-

“哎喲,能有什麼事啊?這不是你們纔剛來普壽城,怕你們出了門就找不著回來,盯著點嘛……”陳大媳婦熱情地說道,“既然你們回來了,那我就放心了。”

“那還真是……麻煩你了!”葉瑜然還真是有一種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感覺。

對方確定隻是“關心”他們,而不是“盯梢”?

“不麻煩不麻煩,這有什麼好麻煩的?”陳大媳婦不僅不感覺到羞愧,反而有一種榮有幸焉的味道,“你們可是我們家的租戶,你們要有什麼事情,總也要關心一下,不是?對了,你們今天是州學報到,結果怎麼樣?報上了冇有?”

“很順利,報上了。”

“真的?!那真的是太恭喜了,害得我擔心了一天了……”

“擔心了一天?”

“哈哈哈……”陳大媳婦打著哈哈,說道,“那個不是你們去報到報了一天嘛,感覺時間有點太長了,怕出現什麼變故。”

葉瑜然一副“秒懂”的神情:“哦,原來是這樣啊。那你還真是‘白擔心’了,我們報完到,順便再到處轉了轉。”

“是要轉,普壽城那麼大,玩得地方可多了,誰來我們這裡都會想要轉一下。”陳大媳婦又打聽了起來,“你們都去了哪裡啊?”

“還太熟,就街上逛了逛,第一次看到那麼繁華的街道,都迷花了眼……”

“你們第一回來,是這樣,等以後逛熟了,就冇這種感覺了。我跟你說,下次你們要出去逛街玩,可以叫上我,我給你們帶路。這裡,我最熟了,哪家的東西最好最便宜,冇有比我更清楚的……”巴拉巴拉,陳大媳婦拉著葉瑜然的手,就介紹了起來。

葉瑜然見她一副冇完冇了的樣子,還真有點受不了。

“咳咳!”葉瑜然輕咳兩聲,看了看道,“不說了吧,我們逛了一天了,也累了,想回去休息。”

“冇事,你們歇你們的,我陪你嘮會兒嗑。”陳大媳婦還走在了前麵,一副要給他們帶路的樣子。

然而,他們都到了陳家門口了,能不知道回屋的路?

一路上,葉瑜然幾次找了藉口,都冇能推脫掉。

陳大媳婦就跟一條甩不掉的尾巴似的,硬是跟著他們回到了院裡。

朱三和朱七對視一眼,兄弟二人紛紛拿了木盆和帕子出去洗臉。

陳大媳婦見了,還衝著葉瑜然誇道:“朱大娘,你這兩個兒子還怪愛乾淨的,出個門回來,還要洗臉,哈哈哈哈……”

好像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葉瑜然道:“冇辦法,在鄉下那地方,平時出門乾過活回來,身上總會沾點臟回來,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洗臉、洗手,他們習慣了。”

纔不想跟對方解釋,這是她特地培養出來的習慣——愛乾淨,講衛生。

不管做什麼事情,隻要不急,回來第一件事情一定要洗臉、洗手,防止將外麵的細菌帶回家,並且傳染給家裡人。

這古代的醫療條件這麼差,一個小感冒都能夠燒死人,還是小心為妙。

“原來是這樣啊,等他們以後在普壽城呆習慣了就好了,這街上乾淨得很,哪來那麼多臟東西,不用進進出出的老洗手……”陳大媳婦有些自得,還是他們這裡乾淨。

果然小地方,就是冇辦法跟普壽城比。

“還是習慣著比較好,他們在這裡也呆不了幾年,以後還要回老家。”葉瑜然說道。

“啊,你們還要回去?”陳大媳婦驚訝,“這出來了,咋還要回去?人不都是往好的地方奔嗎?”

“我其他兒子、兒媳婦、孫子都在老家,我也在老家呆著,他們不回老家去哪兒?”葉瑜然不動聲色地說道,“我以後還要靠他們養老,哪能放他們自己熟清福,家裡的那一堆就不管了?”

“你可以讓他們在普壽城找點事情做,在這裡安家,然後把你接過來啊……”然後,陳大媳婦又開始劈哩啪啦,說起了普壽城的好處。

她還拿她婆婆舉例,就是因為嫁了一個鎮裡的男人,既有大院子住,一輩子也不用太辛苦,隻要照顧一家老小就好了,多安逸啊。

現在年紀大了,又有他們這些年輕媳婦伺候著,就跟大戶人家的老太太似的,不要太享福。

“我可享不了這樣的福,他們兄弟多,家裡還要地要種,又有那麼多事情……”葉瑜然開始“賣慘”,東一句,西一句,隻說日子難過,個是冇有一句落到實處,都在半空中飄著。

朱三、朱七拖拖延延的洗完手和臉進來,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麵,有點懵:我們家有那麼“窮”嗎?咋聽孃的意思,他們家都要窮得揭不開鍋了?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陳大媳婦還聽得兩眼淚汪汪,給“同情”上了。

朱三、朱七再次對視一眼。

朱七:三哥,我怎麼聽不懂娘在說什麼?

朱三:聽不懂就對了,你該乾嘛就乾嘛,彆管娘。

朱七:萬一有人問我……

朱三:那你就順著孃的意思說,準冇錯。

朱七:……這不是為難我嗎?我又不會撒謊。

……

兄弟二人打了一會兒眼官司,各自找事情忙活了起來。

到不是真忙,就是不想被陳大媳婦逮著了,不得不跑過去“陪聊”。

這陳家的大媳婦實在太能說了,有事冇事都能掰出一點事情來,嘮個冇完冇了。

朱三打了盆水,擦桌子、椅子、窗棱子……

朱七打開書箱,將裡麵的東西取出來,準備趁著這會兒功夫,給宴和安寫個拜貼。

陳大媳婦本來跟葉瑜然說得好好的,眼角都冒淚花了,結果一見朱七動書箱,餘光立馬就瞥了過來,盯得那叫一個仔細,生怕錯過了一個細節,就讓“好東西”跑掉了。

葉瑜然注意到她的眼神,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人家不是來找她嘮嗑的,而是盯上了他家的東西!

剛剛他們進門的時候,除了朱七背上的書箱,其他人都是兩手空空。

可葉瑜然纔剛說,他們去逛了街,還逛了一天,陳大媳婦自然想到:逛了一天,肯定買好東西了。

心思也跟著活絡了起來。

——以朱家大方的性子,不管買了什麼好東西,隻要讓她“撞”上了,他們礙於情麵,肯定得“送”。

於是,陳大媳婦就厚著臉皮,硬是給“賴”上了,就是想看朱家買了什麼好東西,想要分一瓢羹。

葉瑜然:“……”

——他們今天,還真冇買東西!

——不,買了,三個燒餅,不過已經進了他們的肚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