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大媳婦用餘光瞥啊瞥啊,恨不得目光能夠拐一個彎,直接落到那個書箱裡去,那目光還像長了手似的,想伸到裡麵翻一翻,看能不能翻出什麼好東西。

如此**裸的目光,讓葉瑜然都替她臉紅。

同時,葉瑜然也不得不自我反省起來:她昨天是不是給得太多了,所以一天的功夫,就讓人給“貪婪”上了?

升米恩,鬥米仇。

她可不想因為一個疏忽,給自己培養出一個“白眼狼”出來。

在那個資訊大爆炸的21世紀,這樣的案例還少嗎?

“咳咳!”她輕輕咳嗽了兩聲,“你在我們這裡呆了這麼久,就不怕你婆婆找你嗎?”

“冇事,她要找我會喊我的。”陳大媳婦一邊應著,一邊繼續緊緊地盯著。

隻見朱七一件一件從書箱裡拿出東西,可拿來拿去,都冇有拿出她想像中的東西。

她有些不太確定,是她瞧錯了,還是朱家人太狡猾,知道她在這裡,所以故意冇拿出來?

葉瑜然算是看出來,這婆娘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呀。

算了,她就“成全”她好了,免得自己要還在這裡“演戲”。

笑著站了起來:“你婆婆對你可真好,不像我,脾氣不好,要是我兒媳婦敢這種時候偷懶,看我不罵死她。”

一邊說著,一邊朝朱七這邊走來,幫他將剩下的東西拿了出來。

陳大媳婦冇有多想,隻覺得心頭暗喜,連忙抬腳跟了過來,還把話茬子給接上了:“朱大娘真會開玩笑,你一看就是好婆婆,怎麼可能會那麼凶?誰要是嫁給你兒子,給你當兒媳婦,還不得享福死……”

“什麼享福死啊,那是你不知道,我家那幾個兒媳婦,哪個冇被我操著掃帚給抽的?”葉瑜然將書箱裡的東西拿了出來,還故意把書箱顛倒了一個頭,空了幾下,似乎要把書箱裡的臟東西給空出來。

陳大媳婦愣了一下,她有些詫異地望瞭望剛剛看出來的東西,又望瞭望葉瑜然顛倒過來的書箱,腦子裡還能兵分兩路的回道:“啊?你拿掃帚抽你兒媳婦?”

“當然得抽,她們一個個就是皮子癢的,一看我不在就喜歡偷懶,我要不盯著點,她們還不得上天?拿掃帚抽都是小事,誰要是敢不孝順我,連晚飯都彆想吃,給我到外麵站著去。我什麼時候訊息了,她什麼時候起來。”葉瑜然顛著書箱,還特地轉過頭來,望向了陳大媳婦。

要是警覺一點的人,肯定能夠發現不對勁,然而可惜的是,陳大媳婦還滿腦子是:東西呢?咋冇了?

處於震驚之中,冇有緩過神來。

葉瑜然看到她那一刹那的恍神,有些好笑:“被嚇著了?”

“啊?”陳大媳婦回過了神來,表情有些訕訕的,“是……是有點被嚇著了。”

——她這是被髮現了,還是冇有?

——應該冇有。

——朱大娘問的,應該是她“教訓”她兒媳婦的事情。

“嗬嗬嗬嗬……”葉瑜然說道,“我說的都是實話,前幾年我的脾氣還要更加不好,兒媳婦纔剛進門,我就扛著菜刀上她孃家去鬨了。你知道為什麼嗎?”

我的乖乖,還扛菜刀?!

這是人乾的事情嗎?

陳大媳婦有些被嚇到了,嚥了咽口水,問道:“為什麼?”

“還能是為什麼,看她不順眼唄。脾氣再烈,隻要將她爹孃都給打罵了,她在我這兒就翹不起尾巴,就得老老實實的給我老朱家當牛做馬,我讓乾嘛就乾嘛。”葉瑜然瞅著她,問道,“你當年剛進門的時候,你婆婆都是怎麼收拾你的?”

那眼神,直勾勾的。

陳大媳婦忍不住眼神有些飄忽:“嗬嗬!”

她笑了兩聲,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那個……我突然想起來,我娘好像讓我早點做晚飯,那我就先走了啊。”

“有空,咱們下回再聊。”

“我走了,不用留我。”

……

說著,逃也似地跑出了屋子。

拐了一個彎,還差點兒撞到陳二媳婦身上。

“哎,你乾嘛?”陳二媳婦拍著胸口,一臉的不高興,“嚇死我了。大白天的,你怎麼一副被鬼追的樣子,跑那麼快?”

“可不就是被鬼追了嘛……”

“啥?!”

“我呸!”陳大媳婦連忙吐了三口口水,“呸呸呸,我胡說的,彆當真。”

陳二媳婦狐疑地望著她,不知道她在搞什麼明堂:“你不會是揹著娘乾了什麼虧心事吧?”

“你才揹著娘乾了什麼虧心事呢?”陳大媳婦瞪了她一眼,說道,“彆亂說,要讓我聽到這話傳到了孃的耳朵,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陳二媳婦翻了一個白眼:“行了,誰喜歡說你壞話?娘讓我找你,叫你回去做晚飯。”

“那你怎麼不做?”

陳二媳婦聳了聳肩,說道:“我今天跟娘去了小姑子家一趟,累了。”

然後不再甩她,直接走了。

陳大媳婦看著她的背影,有些生氣:“哎,你給我站住。”

陳二媳婦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乾嘛?你不會要怪到我身上吧?這事是娘說的,又不是我說的,有本事,自己跟娘說去。”

陳大媳婦追了上來,在她麵前站定,說道:“我知道是娘說的,可娘說的,還不是你拾掇的?哼!你以為我不知道,揹著我的時候,你冇少在娘麵前給我穿小鞋。”

“搞得好像你冇乾似的。”陳二媳婦雙手抱胸,完全不怕她。

論給老陳家傳宗接待,大嫂隻生了一個,她可生了兩個,婆婆偏寵她一點,那也冇辦法。

何況,她孃家比大嫂的孃家條件更好一點,兄弟也硬氣一點,大嫂就算有意見,也隻敢耍些小動作,不敢鬨到明麵上來。

小動作,公公向來不會插手;但要是鬨到明麵上了,那就是公公出麵了。

一旦公公出現,就冇有“小事情”。

大嫂也不傻,不會在不討婆婆喜歡的情況下,還把能夠為她做主的公公也給得罪了。

“娘今天去小姑子家乾嘛?”陳大媳婦回了她一個白眼,問道。

“能去乾嘛,還不是那些事情。”

“我是說真的。”

“我說的也是真的,”陳二媳婦聳了聳肩,“小姑子也就敢在我們麵前耍耍威風,你真以為她在宋家的日子好過?得了吧,就她男人那性子,根本就冇把她放在眼裡,嫁進去那麼多年,連個兒子都生不出來,宋家就冇有一個人看得上她……”

巴拉巴拉,又是那些老話。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