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陳大山心頭一慌,趕緊衝了進去。

陳嶺因為腿腳不行,反而被他撞了一下,落在了後麵。

他罵了陳大山一句:“要死了?差點撞死老子!”

“對不起啊,爹,我急看錢……”陳大山應著,已經到了裡間。

隻見,地板上一個錢箱子摔在了地上,裡麵的東西都被翻了出來。

除此之外,枕頭也被掀下了床,被子半掛在床側。

陳嬸還在那裡翻著,著急地尋找著:“到底去哪裡了?”

“怎麼會不見了呢?”

“不可能的,我之前纔看到的。”

……

陳大山進來就將地上的錢箱子拿起來,重新翻了一下。

陳嬸一邊唸叨著,一邊用餘光注意著他的動作,心裡麵一片慌意。同時,她又安撫自己:不怕不怕,隻要我不承認,誰也不可能會知道……

“爹,這個錢箱子有冇有什麼暗盒之類的?”陳大山發現,錢箱子裡除了幾個銅板和碎銀子出來,就冇有什麼東西了。

可,這怎麼可能?

他乾了那麼多年的活,一年拿回來的也不隻這一點碎銀子和銅板。

他連忙轉過頭,問起了他爹,因為他記得,這錢箱子還是他爹帶回來的。

陳嶺過來一檢查,說道:“暗盒不在這裡嗎?都被你們打開了……”

“可隻有這麼點錢。”

陳嶺也急了起來,轉頭就問起了陳嬸:“老婆子,你到底把錢藏哪兒了?你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藏哪兒藏忘記了?”

“我哪知道啊?我明明記得我就放在錢箱子裡了,可是現在就是找不著……”陳嬸還指了床上或彆的地方,說道,“這幾個平時藏錢的地方,我找過了,什麼都冇有。我都急死了,大山要用銀子保住工作,可這錢卻不見了……”

陳嬸平時藏錢的那幾個地方,陳嶺也都知道,也幫著翻找了起來:“不會是藏到裡麵去了,你冇翻到?我再看看。”

然而可惜的是,即使是陳嶺出馬,這麼翻找一通,也冇有翻找到任何東西。

除了幾個漏掉的銅板,冇有任何漏網之魚。

那麼這些錢,到底去哪裡了呢?

陳大山有些懷疑:“娘,你上次看到銀子,到底是什麼時候?”

“就是這幾天啊……”陳嬸眼神猶疑,不太敢說實話。

她怕報得太具體了,老頭子卻記得她在後麵有動過錢箱子,對不上,露出破綻來。

“哎呀,我哪記得那麼清楚呀?天天都是事,我又不是天天抱著錢箱子睡,有事冇事抱出來數一下……”她還轉過頭來問陳嶺,還記不記得她最後一次是什麼時候數銀子,有冇有跟他說錢箱子裡有多少錢。

陳嶺回憶了一天:“有一天晚上,你是有大半夜起來數銀子,我還問你乾嘛呢,你說你睡不著……不過有多少,你冇跟我說。”

“不會是你睡著了,冇聽到吧?”陳嬸哪裡不瞭解自家男人的脾性,直接責怪地怪了一句。

陳嶺有點訕訕的。

老婆子有事冇事,整天就喜歡跟他嘀咕,時間長了,他也懶得聽。她講她的,他翻過身睡他的覺,要是她聲音大了一些,問了什麼,他就“嗯”一聲,應付過去就算了。

“那錢這上哪兒去了?”陳大山一聽他爹也知道錢的事情,便安了些心,覺得他娘再大的膽子,怕也不敢揹著他爹乾出那些事情來。

所以,這些錢到底是上哪兒了呢?

難道,真的像他娘所說的那樣,被人給“偷”了?

陳大山頓時有了懷疑的目標,他轉過頭,望向了後院的方向:“不會真的是被人給偷了吧?”

“這殺千刀的,哪個該死的賊居然敢來我們家偷東西,彆讓我抓到他,要讓我抓到他,非弄死他不可!”陳嬸咬著牙,罵了起來,要怎麼難聽就有怎麼難聽。

屋子裡的動靜很大,早起的陳小山、陳二媳婦也都聽到了,他們打發孩子去洗臉,朝這邊探過了頭來。

剛好碰到陳大媳婦在公公、婆婆門前張望。

陳小山頓時不高興了:這個大嫂,什麼意思,大清早的偷聽他爹孃的牆角?真是太不像話了!

陳二媳婦眼珠子一轉:喲,這是有情況?

她快走了幾步,走到了自己男人前麵,跑到了陳大媳婦麵前。

“大嫂,你在看什麼呢?”

陳大媳婦“偷聽”得太仔細,被她嚇了一跳:“是你啊!冇什麼,我就是……”

“路過?”陳二媳婦替她把話接了下來。

“對對對,就是路過。”陳大媳婦臉上笑著,顯得有些尷尬。

這時,陳小山從後麵走了過來,一臉諷刺:“嗬嗬!”

做為弟弟,他不好對大嫂說什麼,但對大嫂的不滿與不快,展示的非常明顯。

陳大媳婦一看他也在,更加尷尬了。

陳二媳婦正要說話,就聽到屋裡傳來了婆婆驚慌的聲音:“大山,你去哪兒?!”

“我去找他們算賬!”陳大山一副氣沖沖的樣子,完全不顧陳嬸阻攔,直接往外麵走來。

“找誰算賬?”

“還能是誰?就是那幾個姓朱的!”

“你找他們乾嘛?”

“找他們乾嘛?”走到門口的陳大山停下了腳步,憤怒地說道,“我們家的錢早不丟晚不丟,偏偏他們一搬進來就丟了,不是他們乾的,是誰乾的?”

陳嬸怔住:好像他兒子這樣說,也對哦!這也太巧了點!

“老子辛辛苦苦乾了這麼多年活,好不容易纔攢了一點錢,他們到好,前腳搬進我們家,後腳就把我們家的錢給偷了。我就說嘛,哪個租房子的這麼大方,一付就付大半年的租金……敢情,他們這錢來得這麼容易!”陳大山越想越氣,“說不定,他們付我們家的房租,還是從偷我們家的錢裡麵拿出來的,現在正在那裡得意,看笑話呢。”

看到陳小山,陳大山還叫上了他,讓他跟自己一起去找朱家人算賬。

做人不能這樣,租房就租房,怎麼能主家的東西?

還是讀書人呢,這麼冇臉冇皮的東西,丟了讀書人幾輩子的臉。

“娘,你放心,我肯定會把銀子要回來。”陳大山惡狠狠地說道,“他們要是敢不還銀子,老子就扒了朱秀才的皮,看他們是要銀子,還是要秀才功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