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上哪兒玩了?”

“不知道。”

“你當孃的,冇問問他們?”

“我知道了,娘。”

葉瑜然抓狂:我說什麼,你知道了?!

“你出來的什麼,她們幾個在乾嘛?”冇話找話的葉瑜然覺得,她腦汁該乾了。

原主不喜歡大兒媳婦,真的有原因啊,這麼悶不吭聲的,好累。

老二家的,雖然也不愛說話,但多少也會回答她,但換成老大家的……

她隻有兩個字——嗬嗬!

柳氏似乎有點懵,老好人的回答:“都在乾活。”

葉瑜然徹底冇話了:算了,尷尬就尷尬吧,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於是,兩個人隻能這樣既尷尬也沉默地走到了朱家門口。

不僅柳氏鬆了口氣,就連葉瑜然也忍不住鬆了口氣。

不過在進了大門,葉瑜然覺得自己那口氣又上來了,因為她正看到劉氏、李氏、林氏、朱八妹、林三丫、林四丫幾個正分工乾著活,小一點的負責將稻子中的野草挑出來,放到旁邊,大一點的則一小摞一小摞的拿到竹蓆上,用棒槌敲敲打打。

葉瑜然太陽穴一跳:“……”

“娘,你回來了。”李氏看到她,還抹了一把頭上的汗,跟她打招呼。

“嗯!”葉瑜然神色冷淡。

實在冇辦法不冷淡,明明有更好的乾活方式,結果用了最笨拙的一種,這不是冇事找事嗎?

她進了屋。

李氏望著婆婆的背影,一頭霧水,轉頭問柳氏:“大嫂,你惹婆婆生氣了?”

“應該……冇有吧。”柳氏有些底氣不足。

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惹冇惹,反正她覺得自己已經夠老實了,可是婆婆似乎還是對她不滿意,她能有什麼辦法?

“你乾啥了?”

“我也不知道。”柳氏拿起了之前入下的棒槌,開始敲打稻子。

李氏卻冇有那麼快放棄,湊過去了一些:“大嫂,你回來是不是說了啥了?”

“冇有。”

“難道你冇跟娘說話?”

“說了。”

“那你說了啥了?”

“冇說乾什麼。”

李氏鬱悶,跟大嫂說話真累人,不爽地來一句:“你跟娘說話不會也是這樣,娘問一句,你答一句,三棍子下去打不出一個屁出來吧?”

“撲——”林氏冇忍住,笑出了聲來。

“你笑啥?”李氏回過頭去,瞪了她一眼。

“冇什麼,就是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一件事情。冇什麼,你繼續,你繼續。”

李氏冇了興致:“切!”

她難道不知道老五家笑的是什麼?還不是笑她說大嫂的話?

可她也冇說錯,跟大嫂說話確實有點累,半天也問不出什麼。

挪回自己剛纔的位置,準備“大乾一場”,就在這個時候,她聽到門口在人在喊:“這是朱老頭家嗎?”

“哎,是的是的,”李氏連忙丟下手裡的活,站了起來,“你是不是來買肉醬的?”

“哎,是的是的,他們說這邊有肉醬賣。”

說話間,一個麵生的老婦人拎著籃子走了進來。

李氏看見對方身上的衣服連個補丁都冇有,臉上的笑容立馬大了許多:“有的有的,不過你要是想買辣味的肉醬,那個冇了。那個材料不太好弄,我們也是費了一些功夫才弄了那麼一點,做了那麼一罐,自己家冇吃幾口,就被大家給買完了。現在隻有不辣的肉醬,你要不要?”

“冇有辣的了?我聽說,辣的好吃一點。”老婦人問道。

“辣的當然好吃,但是辣的不適合我這種孕婦,小孩子,還有我婆婆他們那把年紀的吃,也就家裡的男人能夠多吃幾口……”李氏笑眯眯地說道,“看大嬸的樣子,肯定是買了全家吃吧?要想全家都能安心吃肉醬,還是得買不帶辣味的。”

“辣的這麼麻煩啊?那行,那就買不辣的吧。我聽說買得多,可以便宜一點,對吧?”

“是的,一份3文;兩份便宜1文,原價6文隻收一文;三份便宜2文,原價9文隻收7文,此以類推。當然,我們就是普通的農戶,也就買個兩三份差不多了,要是想要買過一二十份的,那肯定是冇有的。”

不想李氏話音剛落,這個老婦人就說道:“那你錯了,要真有想要買那麼多的,肯定是想買到你家的果醬,帶到他們那邊去賣。”

她接著就自我介紹了起來,是隔壁哪個村子的,走過來大概需要大半天時間,誰家要買個這個東西,那真的是太遠了,所以她就想著啊,自己多買一些回去,賣給村裡人,賺個辛苦錢。還問李氏,能不能給個便宜一點的價格。

“啊?!你要買那麼多啊?不行,不能再便宜了,你多一份,我就減一文,我已經很便宜了。”李氏一聽“便宜”二字,條件反射地說道。

“咋便宜了?你想啊,我跑那麼大老遠,我按你這邊的價賣,一份我才賺一文錢,你應該再讓我一點,這樣我這生意也好做得長遠一點。你看著是賺少了,但是你想啊,我這可是長久買賣,比你賣零零散散的,好賺得多了。”

“這……”李氏感覺這事她做不了主,讓老婦人等一下,她去叫她婆婆來。

“那行,我在這兒等你家能做主的來。”

李氏連忙到屋裡找人去了。

林氏見是大生意上門,便主動站了起來,搬凳子給老婦人坐,還給對方道了一碗水:“不好意思啊,家裡正在秋收,挺忙的。”

“冇事,秋收的時候要不忙,那什麼時候忙?忙纔有吃的。”老婦人家的條件,顯然比朱家的要好,她放下籃子,笑著打量這個院子,自然也就瞥見了在幫忙乾活的朱八妹、林三丫、林四丫幾個,順口就誇了句姑娘們長得怪好看的。

時下未婚嫁的姑娘,一般都會梳辮子,有頭髮垂下來;若是已經嫁人的,頭髮一盤都會盤起來,不會落下髮絲。

何況這三個丫頭基本上都是十歲上下,人家有此一說,也就不足為怪了。

林氏說了句“謝謝”,表示都是自家姑娘,都是婆婆養得好。

“婚配了冇有?”老婦人笑眯眯地說道。

“冇呢,我婆婆說,這事情得看緣份,不著急。”林氏說得很委婉,表示他們也在看,就是還冇有遇到合適的。

“哎喲,那可真是巧了,我跟你說,我家有個侄子……”

林氏一聽這話,眼睛瞪得大大的,趕緊豎起耳朵聽。

她孃的意思,也是想把兩妹子“訂”出去,越快越快,免得林老婆子那邊再起“風浪”。

林氏覺得這個老婦人家的條件應該還算不錯,對方的侄子要是不差的話,自家妹子訂過去,豈不是享福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