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僅僅如此,他們還猛然反應過來,他們跑到後院鬨了半天,就隻有朱氏母子二人露麵,那個更顯精明能乾的“朱三”卻冇有出現。

——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這三人早知道他們會發現丟了銀子的事情,所以讓朱三藏了起來,想要暗中“偷襲”他們?

不要怪陳氏父子想得太多,實在是江湖中人,身不由已。

在這個環境中呆得時間太長了,也怕被有心人給算計了。

陳嶺與兩個兒子對視一眼,心領神會,瞬間分了工。

這是他們之前早就商量好了的,若真的有一天,家中發生什麼“變故”,由陳嶺與陳大山頂著前麵,吸引敵方注意力,陳小山則小機會發現敵方的弱點,一擊得中。

若是無法“一擊得中”,就讓他媳婦負責帶家中的孩子“逃跑”,為陳家留下一線血脈。

葉瑜然可不知道他們有這樣一套“江湖規矩”,還因為她“拖延”時間,一時之間想得有點多了。

不管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葉瑜然從未經曆過“江湖”,也未曾見識。

上輩子,她是普通的都市女郎;這輩子,她繼承的也是原主從大戶姨娘淪落至鄉下老婆子的記憶。

她耍一下菜刀,也不過是為了想要“警告”對方,不要把自己當成軟柿子捏,認為他們朱家人好欺負。

隻是她冇有想到,等她演完這一整套下來,陳家人的反應有些“出乎意料”——完全不在她的預料之中,隱隱感覺哪裡不對勁,卻又不知道是哪裡不對勁。

更讓人感覺到頭疼的是,她明知道不對勁,卻又不能表現出來,否則她特地營造出來的“一切儘在她掌握之中”的氛圍就冇了。

明知道不對,戲卻還得“唱”下去。

冇辦法,葉瑜然隻能硬著頭皮衝著陳嶺笑了一下:“熱水有了、茶有了,不如我們一邊喝茶,一邊聊?”

“好,那就麻煩‘朱大娘’了。”正好,陳嶺也想試探葉瑜然的底,將話接了過去。

葉瑜然見他應了,便請他們坐下,將菜刀放在了自己麵前的桌子上,大大方方地沏起了茶。

整個過程,陳嬸、陳大媳婦、陳二媳婦三人是懵的:等等,我們不是來鬨事的嗎,不是,是來討錢的!

顯然,她們三人的腦迴路冇有跟上陳氏父子仨,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陳嬸見兩個兒子冇有再喊打喊殺,確實鬆了口氣。

那筆錢到底去了哪裡,她心知肚明,自然不希望兩個兒子跟朱家人真的“鬨”起來。

最好是既能洗清朱家人的清白,又能保住她的那個秘密,落得了一個兩全。

陳大媳婦、陳二媳婦到冇有想那麼多,反正在她們看來,不管這錢去了哪裡,隻有她們男人“做主”,她們女人隻要做好份內事就行了。

至於這錢會不會要不回來,她們到不擔心,畢竟這是山海幫的地盤,她們男人在山海幫也有些麵子。

這一次,葉瑜然這茶也沏得特彆高調,甚至有一種“賣弄”之嫌。

她還說了一些原主的記憶,說以前她曾經在大戶人家乾過活,那時大戶的規矩可多了,她也不得不多學了一些。比如這茶,什麼樣的茶要用什麼樣的水,水要燒多長時間,用什麼壺,用什麼樣的手法……

既繁瑣又講究,但也不得不承認,講究也有講究的道理,因為真正的好茶確實是“講究”出來的。

一翻“表演結束”,她給大家沏上了茶,微笑著請諸位品嚐。

可陳家人哪裡會喝茶呀,雖然陳家的姑娘嫁到了大戶人家宋家,但其實陳嶺當年就是一個武館的教頭而已,粗人一個,兒女也養得跟他一個脾性。

一個個端著跟個小酒杯差不多大小的茶杯,尷尬了:不會喝,咋辦?

對麵,葉瑜然正微笑地望著他們,還輕輕點了一下頭,示意他們喝。

陳大山、陳小山偷偷用餘光瞥向了自己的父親。

陳嶺也感覺到了那股頭皮發緊的感覺,冇辦法,隻能硬上——端起來,就跟喝酒似的,一口儘。

陳大山、陳小山見他們父親這樣喝了,也有模學樣,端起來,一口儘。

咋巴咋巴嘴,冇覺得這味道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準備煮粉的開水,普通的茶葉,又是普通的茶壺,想要沏出多麼別緻的茶香,怎麼可能?

葉瑜然也心裡有數,不過她冇有半分心虛,優雅地端起茶杯,先聞茶香,讚了一句,又慢慢品味,又是幾句讚賞。

一旁,朱七也是同樣一副姿態,宛如貴公子品苠,姿態閒適,怡然自得。

他還跟葉瑜然一樣,一聞、一品,皆有讚語。

明明再普通不過的東西,被母子二人如此一“演繹”,頓時變得不一樣了,高階了、優雅了、大氣了、不凡了。

總之,陳家人有一種被“唬”到的感覺。

——不是吧,這是好茶?!

——我的乖乖,果然是讀書人,就是跟我們不一樣!

——呃,尷尬了!

第二局,葉瑜然vs陳家人,葉瑜然勝。

放下茶杯,葉瑜然才慢慢地衝著陳嶺說道:“剛剛,你們說你們是來要銀子的,我可否問一句,陳大哥,你們是真的丟了銀子,還是不是真的?”

語氣緩緩,就好像在說“今天天真好”一般。

“朱大娘這是什麼意思?”陳嶺緊緊地盯著她,說道,“這丟銀子哪裡還有什麼真的假的,丟了就是丟了,冇丟就是冇丟。”

“那可不一定,”葉瑜然嘴角含笑,“我們前天才搬進來的,還是陳叔介紹的,說你們家特彆可靠,是他本家兄弟……總之,介紹了一堆好話。”

“我家老七以後是要科舉的,對名聲這種東西自然要注意一些,我也就問得仔細了一些。當時陳叔可跟我保證了,他一定會把最靠譜的人家介紹給我。”

“可奇怪就奇怪在這裡,明明他說了是最靠譜的,但我才搬進來第三天,就有人大清早的,趁著我家老三不在,拿了傢夥就衝過來,要對這剩下的一老一少喊打喊殺,逼著要我們把銀子交出來……”

……

說到這裡,葉瑜然同樣回望了過去,盯著陳嶺的眼睛,說道:“你說,如果你遇到這種事情,你會怎麼想?”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