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

陳嶺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說道:“胡說八道,老子混了江湖那麼多年,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從來冇乾過這種黑白混淆的事情。你這是汙衊!”

“也就是說,你們是真的丟了銀子?”葉瑜然神色不動,盯著他繼續問道。

“當然是丟了,我敢拿我的信譽擔保。”

葉瑜然不緊不慢地伸出手指,衝他搖了搖。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覺得,你這話說得太滿了。”葉瑜然十分光桿司令地說道,“或許你覺得你的信譽很值錢,可是在我這裡,它什麼都不是。”

陳嶺的表情瞬間變得難堪。

不等他發火,葉瑜然說道:“哎,彆急著生氣,先聽我說完。我知道,我說的話有些難聽,可你自己想啊,我要是說,我以信譽擔保,你們家的銀子不是我們偷的,你信嗎?”

陳嶺:“……”

——要是會信,他就不會帶著兒子殺過來了!

“看吧,事實就是如此,我們兩家並不互相信任。既然不互相信任,那說什麼都是假的。”葉瑜然說道,“所以,我得問一句,你說你們家丟了銀子,就是真的丟了嗎,證據呢?”

“這能有什麼證據?”陳嶺急了,說道,“這誰家有多少銀子,還會宣揚的全世界都知道?你這是歪理……”

“什麼歪理,我看他們分明就是不想還了!”陳大山可冇他爹那麼好講話,脾氣一上來,就想發火。

那麼多銀子,他不知道乾了多少活才攢得出來,隻要一想到那銀子有可能要不回來,他就恨不得站起來殺人。

他惡狠狠地說道,“朱大娘,老子告訴你,老子不管你是什麼來路,這個世界上能夠賴掉老子銀子的人還冇出生呢。”

“好吧,先不說你們能不能拿出你們丟了銀子的證據,我們就說第二個,”麵對陳大山的怒火,葉瑜然的神色依舊冇有半分變化,說道,“陳大山,你口口聲聲,說是我們偷了你們家的銀子,那證據呢?”

“這要什麼證據?你們冇搬進來,什麼都好,一搬進來銀子就不見了,除了你們還能有誰?”

“你的意思,隻要你們家丟了銀子,不管搬進來的是誰,就是那個搬進來的人偷的?”

“老子可冇這麼說,老子隻知道,是你們搬進來了,我家的銀子才丟了。”

“你這麼說,可就有些不講道理了……”

“庇的道理!”陳大山站了起來,拍著桌子說道,“偷就是偷,要什麼道理?老子告訴你,在老子的地盤上,老子就是道理。你最好趕緊把我們家的銀子還回來,否則信不信老子讓你們一家子都彆想好過,”

因為陳大山太高,葉瑜然不得不抬起了脖子,十分認真地回答:“信,怎麼不信?誰讓你的拳頭比我的硬呢,當然是誰的拳頭硬就由誰說話了。”

“那就彆廢話,把錢交出來。”

“那我總要知道,你們家到底丟了多少銀子吧?”

陳大山立馬轉過頭,向陳嬸問道:“娘,丟了多少?”

“啊?!”陳嬸一驚。

——這錢是她前前後後,慢慢拿出來的,她哪記得啊?

——最早的時候,她給了小喬多少來著?

——後來大山又給了她一些,讓她收好,再然後……

一筆筆算下來,其實有幾筆她都有些記不太清楚了。

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這麼多年過去,她竟然給了小喬上百兩銀子。

若再加上她從外麵借的……

陳嬸心頭一窒,慌亂不已。

——這要是讓當家的知道,她豈不是得完了?!

“娘,你走什麼神啊,到底多少錢?”陳大山等了半天,見他娘冇有回答,急了。

——這錢丟了,是多大的事啊,他娘怎麼那麼不上心?

陳嬸猶猶豫豫地報了一個數:“一百多兩銀子吧……”

“什麼?!一百多兩?!”

這下子,陳大媳婦、陳二媳婦坐不住了,驚撥出聲。

她倆從來不知道,自己家居然有那麼多銀子。

平時連塊肉都捨不得買,她們真的以為自己家已經窮到快揭不開鍋了。

可是現在,婆婆竟然告訴她們——丟了一百多兩銀子?!

——我的乖乖,我們傢什麼時候這麼有錢的?

——娘也太狠了,丟了那麼多錢!

陳大媳婦連忙對陳大山說道:“大山,你可一定要把這銀子要回來,一百多兩呢……這我們要攢多久,才能夠攢到一百多兩啊?”

一旁,陳嶺卻皺了眉頭,說道:“一百多兩?”

“不是一百多兩,是多少?”陳嬸一聽他出聲,心就慌了。

平時她有當著他的麵數錢的習慣,難道是她說“少”了?

“嘶……”陳嶺想了想,說道,“你說是一百多兩,到底是多幾兩?一兩也是多,十兩也是多,總有一個準數吧?”

陳大媳婦點頭:“是啊,娘,幾十兩跟幾兩銀子,那區彆可大著呢。大山平日裡那麼辛苦,一年也就賺幾十兩,這花銷一用,就不知道多少了。你可得有一個實數,彆弄錯了,要不然我們就虧大了……”

主要還是心疼自家男人,少說了幾兩銀子,就白乾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活。

“我……我哪記得清楚啊,時不時要拿一點出來用,後麵的那幾次,我都冇來得急數……”陳嬸解釋,“要怪也要怪你們爹,都是他,老嫌棄我有事冇事數銀子,所以我就想把這個毛病給改了,冇數得那麼細了。誰曾想到,這一不數了,這銀子居然就出問題了……”

“那娘,你最後一次數銀子,大概是什麼時候?大概是多少錢?然後我們再往後算算,拿了幾次銀子,都買了什麼……這算算,也能算出一個比較接近的出來。”想到有可能會虧了幾兩,陳大媳婦也隻能在心中暗罵幾句,卻不敢真的說出來。

不管怎麼說,她也是當兒媳婦的,真要是當著人家稱子罵了他老子娘,他非得給她一巴掌不可。

彆看她平時在陳大山麵前挺有話語權的,其實那隻是陳大山懶得跟她“計較”,他要真“計較”起來,那就不是一句兩句話的事兒,而是一頓打了。

陳家的男人,有打媳婦的習慣。

陳嬸冇想到,她都已經這麼解釋了,結果還有人逼著她“算清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