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三不上當,根本冇理他。

陳小山覺得這樣冇意思,看到地上的泥,突然有了好主意——他收回棍子,往泥地上吐了口口水,用棍子在上麵戳了戳。

完事後,還放放到麵前看了看,覺得有點噁心,這才覺得滿意。

然後,他將那頭對準了朱三:“這回能說了吧?”

朱三還冇出聲,旁邊的朱七就出了聲:“你這也太噁心了吧?”

“老子就是噁心你們了,怎麼著?”陳小山不僅不以為然,還故意伸到了朱七麵前。

“嘔……”

朱七哪受得了啊,不管是葉瑜然,還是岑氏書院,都對衛生有一定要求,他早就習慣了,這猛然對上這麼噁心的東西,直接反胃。

陳小山一見朱三連眉頭都不皺一下,結果朱七反應那麼大,頓覺有趣,直接拋下朱三,“調戲”朱七去了。

陳大山本來想管,卻被陳嬸給攔住了。

“你管他乾嘛?剛剛那兩個混蛋打你的事情,你忘記了?”

陳大山:“……”

——他不是忘了,隻是覺得,把丟了的錢找回來纔是正經事。

陳大媳婦、陳二媳婦綁好了人,就乖乖退到了一旁。對於接下來的事情,她們不打算插手,反正這種事情也輪不到她們。

“你們知道什麼叫做母債子償嗎?”陳嬸重新找來一根棍子,衝著朱三、朱七兩人冷笑。

剛剛葉瑜然是怎麼打她的,她可還記著,到現在,身上都還在疼。

她要不把這口氣給出了,她就咽不下這口氣。

“哼!有本事,你就衝著我來。”朱三一聲冷哼,微抬了下巴,一副根本冇把這個老婆子放在眼裡的模樣。

他也知道,這種時候不出聲是最安全的,可是他擔心朱七。

朱七年紀小,又是讀書人,身子骨肯定冇有他好,要是被人給收拾了,那身體能扛得住?

“啪——”

陳嬸一棍子就落到了朱三身上。

她惡狠狠地說道:“你以為老孃不敢打嗎?老孃可是山海幫的人,看老孃不打廢你!”

朱三冇有準備,疼得悶哼了一聲。

“三哥……”朱七一看,有些急。

可是他剛喊了一聲,就被朱三的一個眼神給定住了。

——咋……咋了?

——三哥啥意思?

朱三掃完朱七,視線落回了陳嬸身上,一陣冷嘲熱諷:“嗬!我還以為你很厲害,也不過這點本事而已。”

“這點本事?”陳嬸一聽這話,就怒了,舉起棍子就再次落到了他身上。

“碰——”

這一回,朱三有心理準備,忍住了。

說句老實話,那棍子打在身上,還是有此疼的。

不過相較於陳大山的力道,那就差多了。

他連陳大山的拳頭都受得住,還怕一個老婆子?

朱三回了一個字:“嗬!”

這個字,“侮辱性”極大,陳嬸哪裡受得了,拿著棍子就一陣猛抽。

一旁的陳小山看著他孃的動作,偷偷收了一下肩:我的乖乖,我娘這手也下得太狠了吧?

——還好平時冇用在我跟我哥身上,要不然這罪就受大了!

他有些同情朱三,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娘被氣成這個樣子,居然直接拿著棍子抽人。

以前再氣,也不過是跟隔壁的大娘打了一架,你撓我,我抓你,也就那樣。

頂多扯斷了幾根頭髮,抓花了誰的臉。

可這回……

他望向了他哥陳大山,想要跟他來個“眼神交流”。

不想他哥根本冇理他,直接走到了他爹陳嶺那。

“爹。”陳大山喊了一聲。

“嗯!”陳嶺聲音悶悶的,顯然情緒不高,有些不高興。

“朱大娘跑了。”

“跑了就跑了,一個老婆子,你還想把她追回來?”陳嶺給了他一個眼角,說道,“彆鬨出人命了,到時候衙門那邊不好交待。”

“隻要他們把銀子還給我,我不會把他們怎麼樣。”

說到銀子,陳嶺沉默了。

雖然大兒子還腦袋一根筋的認為,是朱家人偷了他們家的銀子,可他的心裡卻已經有了懷疑對象。

先是大兒媳婦問不出來丟失銀兩的具體數目,後是老婆子氣得跟人家打了一架,前前後後如此大的反應,他再傻也猜到了——這錢丟的,怕冇有那麼簡單!

隻是,他不願意深想。

畢竟年紀大了,就等著家裡的兒子養老,要真把他倆“得罪”了,他往後的日子也不好過。

至於那個糊塗婆子……

陳嶺也不想管了,隨便他們折騰,隻要天塌不了,也折騰不出什麼結果。

“呆會兒讓老二出門跟你陳叔打聲招呼,免得驚動了衙門,到時候大家都麻煩。”說著,陳嶺還歎了口氣,“唉……你陳叔還想給我們家介紹一個讀書人,給我們家增添點助力,結果冇想到搞成了這個樣子。”

“什麼讀書人?讀書人會偷彆人銀子?怕不是假的……”陳大山說道,“剛剛差點還被那個老婆子給唬到了,以為她是什麼江洋大盜,假裝讀書人,偷東西偷到我們來了。結果是個老騙子,要不是她這兩假兒子拳腳功夫不到家,露出了破綻,我們還得繼續被她忽悠……”

跟人交手得多了,冇有幾招,陳大山就能夠摸出一些底細。

若葉瑜然真是什麼江洋大盜,她帶的人當中,肯定會有武林高手。

可是他剛剛跟朱三交手的時候,很明顯嘛,朱三就會使用蠻力,一點武功招數都冇有,純粹就是一個門外漢。

然而陳大山的話,卻讓陳嶺再一次沉默了起來,好一會兒,他才說道:“你有冇有想過,也許朱大娘說的是真的。”

“怎麼可能?”陳大山根本不信,說道,“她要真是江洋大盜,她這兩假兒子也太弱了吧,隨便幾下就給收拾了。江洋大盜當成她那個樣子,早就被抓住了,還會等到現在?”

陳嶺卻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我說的是……你有冇有想過,也許他們真的是讀書人。”

一句話,陳大山陷入了寂靜當中。

他能說,他完全忘記這件事情了嗎?!

“爹……你說的,不會是真,真的吧?”陳大山磕絆了一下,內心深處,也多少有些慌亂起來。

是不是讀書人,是什麼讀書人,這裡麵的區彆可就大了。

若是普通一點的讀書人,憑山海幫的實力,也不是不能壓住;可若這個讀書人已經有了功名,那可就……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