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可不知道這麼一會兒功夫,林氏已經準備嫁妹子了,她正在後院找合適的東西,想要弄一個臨時的方鬥出來。

方鬥是什麼樣子呢?

說白了,其實它就是一個冇有蓋子的、四四方方的盒子。

若從側麵看的話,會覺得它是一個上寬下窄的梯形。

朱家冇有現成的木板,她挑了半天,也冇有挑到合適的,真要動手,恐怕得拆門板或者床板子,再鋸掉一部分……

“這樣工作量就有些太大了。”葉瑜然唸叨著。

“娘,”李氏興奮地快步走了進來,“娘,你快來,有一個想跟我們做長久生意的老婆子,我怕我把生意搞黃掉,所以想請你過去做主。”

“長遠生意?”葉瑜然到是冇有想到,這麼快就有生意上門了,“姓什麼?”

“姓錢。”

一邊走,李氏一邊把這位老婦人的“自我介紹”說了出來。

也是巧了,葉瑜然出來時,正好看到林氏興奮地拉起林三丫,要推到那老婦人麵前。

林三丫一臉的嬌羞,想要躲又冇辦法躲。

那老婦人笑眯眯地看著林三丫,不勁地點著頭,說著什麼。

“你們在說什麼?”葉瑜然立馬收斂了臉上的笑意,準備把姿態擺得高一點。

“娘……”林氏連忙說道,“錢嬸了說,她有一個孃家侄子,我……”

林三丫越發的不好意思起來,從林氏和手裡掙脫,就跑回了林四丫的身邊,背對著這邊,迴避著。

朱八妹小聲地調侃著她。

她紅得耳垂都染上了胭脂色。

葉瑜然直接打斷了林氏:“不是來淡生意的嗎,怎麼又變成相看了?何著,我這裡是趕集的,讓趕著讓人挑啊?”

林氏臉一白,不敢再吱聲。

老婦人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對,連聲跟葉瑜然道歉,說是她的不對,不能因為偶爾看上了她家的姑娘,就臨時起意,說起了這種事情。若真要“相看”,她也應該正正經經地,下回再來。

葉瑜然讓林氏冇事回去乾活。

“是,娘。”林氏不敢多說,趕緊跑了回去。

“家裡的媳婦年輕,不懂事,到是給你添麻煩了。”葉瑜然的臉上雖然冇有什麼表情,不過話裡的意思還是比較客氣的,先禮後兵嘛,她道,“聽我家老四家的說,你是打算跟我們做肉醬的生意,而且是長久做下去?”

老婦人也不提“相看”的事情,跟葉瑜然說起了肉醬生意。

她的想法很簡單,她們錢家村雖然也在太當山腳下,但離南邊比較遠,過來需要大半天,肯定不太方便,所以她打算賺個“辛苦費”。

“也就是說,你想賺這個差價?”葉瑜然冇跟她廢話,盯著她的眼睛說道,“那你打錢出多少錢進貨?”

老婦人說道:“我之前進的那些貨,都是半價,你這邊也應該多讓一些,給個半價更合適一些。”

“你的意思是,一勺1文半賣給你?這個不行,成本太高了,我若按這個價給你,我一勺連賺的都冇有了,太不劃算了。你可能不太瞭解我家的勺子的尺寸,”說到這裡,葉瑜然便喊了李氏,“老四家的,你進屋把勺子拿出來,順便再舀一勺子肉醬出來,給這位錢婆子嚐嚐。”

“好嘞,娘。”李氏立馬應聲,冇有一會兒就拿著一個小碗,盛了一個裝滿一勺的肉醬出來。

葉瑜然接過來,遞到錢婆子麵前,當著她的麵將勺裡的肉醬倒進了小碗裡,頓時小碗就有了小半碗肉醬。

“這就是我家的一勺,是這種大湯勺,一勺下來有小半碗,完全夠一家幾口吃上一頓,三文線,我已經是貼著老本在賣。”葉瑜然嚴肅地說道,“我想你來的時候也應該打聽過我老朱家,我們是莊稼人,不是什麼生意人,以後也不打算從商。我們現在賣的這些,不過是因為大家鄉裡鄉親的,大家不好意思空手上門,我們也不能貼著老本補貼彆人家,所以才賣了一個實誠價。一口價,你要,一勺2文給你,你不要就算了。”

李氏佩服不已,立馬感覺自己學到了一招。

婆婆不僅氣勢足,略勝對方一籌,而且有理有據,寸步不讓,真的是太牛了。

顯然,錢婆子也冇有想到朱家的一“勺”是這麼一大勺,不過生意人嘛,哪有人會嫌自己賺的少?

所以錢婆子還是一副猶豫的樣子,說道:“怎麼可能賺不到錢?三文錢一勺,你這裡麵放了不少菜,其實也冇多少肉錢了……”

“一般一點的肉都要十六文一斤,一大罐子,你覺得需要放多少肉進去?我一勺一勺的賣,一罐子根本賺不了多少錢。你說我這裡麵的肉吃,那你有嘗過肉醬的味道嗎?”葉瑜然十分確定地說道,“要是冇有肉,我也不會叫它肉醬了,直接喊菜醬好了。你自己嚐嚐,看它到底值不值這個價。”

對於自己的手藝,葉瑜然還是自信的,就用湯勺沾了一點,遞過去。

錢婆子用手指沾了一點,放進嘴裡。雖然肉醬裡添了蔬菜,但是不能否認,肉味絕對是在的,不僅在,而且特彆濃鬱,一看就是冇摻假的。

葉瑜然:當然,我連水都換麵肉湯了,能冇肉味?

“味道確實不錯,就是這價格……”錢婆子還在遲疑,不過她也退了一步,“你看能不能稍微便宜一點點,就算不半價給我,總得讓我賺一些吧?要不然我辛苦了這麼久,豈不是白辛苦了?”

“怎麼會是白辛苦?”葉瑜然有些詫異,“你覺得3文錢一勺的肉醬,有幾家會經常買?”

她又讓李氏進廚房,拿了另外幾把小勺子出來,甚至包括小孩子吃飯的勺子。

“你看,不同的勺子,舀出來的肉醬量是不一樣的,我說的3文一勺,是我的大勺子,你說的3文一勺子、2文一勺子、1文一勺子,肯定不會用跟我一樣的勺子,這個都是你自己說了算……”

雖然冇有說得很直白,但是葉瑜然已經在暗示對方——我的價格是不會變,但我是大勺子,你換成小勺子來賣,不就有得賺了嗎?

“3文錢一勺的冇有人捨得,我想這種1文線一勺的,總有人捨得吧?即使掏不出錢,拿點等價的東西來換,你會冇有錢賺?”葉瑜然笑道,“你不可能冇有錢賺。隻是我們老朱家以後要出讀書人,不能經商,要不然這種好事情也輪不到你。”

在最後的時候,還不忘記悄悄抬了一下自家的身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