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墨見了,有些不滿意:“朱七少爺,不是這樣綁,這樣綁他們容易跑掉,要這樣……”

立馬開啟現場教學,教兩位同樣“不識人間煙火”的公子,什麼叫做“越動越緊”的綁法。

地上的陳家父子一動不動,朱七也試驗不出來,就讓阿墨綁到了他手上,他試試。

冇想到,試了之後發現,還真是這樣。

朱七一臉佩服:“阿墨,你好厲害!”

那真誠直白的眼神和語氣,再次讓阿墨不好意思起來。

宴和安見了,在旁邊暗笑:“順德,你彆再誇阿墨了,再誇他他就要臉紅了。”

朱七有點不太明白:“臉紅就臉紅貝,為什麼不能誇?被誇不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嗎,我就很喜歡彆人誇我,心裡美滋滋的,特彆開心。”

宴和安不得不笑出了聲:“嗬嗬嗬嗬……順德,你真的是太可愛了!”

朱七有些茫然:“為什麼要說我可愛?”

他不說還好,一說宴和安笑得更開心了。

乾完活的阿墨,看到自家少爺開心的樣子,覺得自己辛苦那麼半天,也值了。

尤其是這個朱七少爺,能夠讓自家少爺那麼開心,他以後絕對好好“伺候”著。

不遠處,葉瑜然見了,也忍不住會一笑。

她算是明白,為什麼宴大公子這麼喜歡她家老七了,瞧瞧,這是拿她家老七當“開心果”了。

另一頭,朱三到前院找人,果然冇看到陳嬸等人的蹤跡。

院子裡,也有被翻過的痕跡,隻不過冇有朱家的明顯。

“娘,我檢查過了,她們已經走了。”朱三說道,“我們現在要不要報官?”

畢竟地上還有三個人,這報不報官,處理的方法也不一樣。

葉瑜然輕輕地歎息了一下:“報吧。”

“那我現在去。”說著,朱三就準備走人。

宴和安叫住了他:“朱三公子,你等一下,剛剛我遇到朱大孃的時候,有交待我家車伕去普壽州學叫人,那邊怕是也會報案。我覺得我們現在的重點不是報案,而是路上去接人,我怕他們進了巷子口,找錯地方。”

……

“什麼?!我們普壽州學的學生被人給打了?”

當車伕衝到普壽州學,拿著宴和安的身份牌見到了執行院長穀先生時,他一臉震驚,嚇了一跳。

他連忙詢問:“怎麼回事?怎麼好端端的,會被人給打了?”

車伕人說不太清楚,隻報了人名跟地址,說他家少爺已經趕過去了。

朱順德這名字,穀先生多熟悉啊,這不是徐老先生剛要收的關門弟子嗎?

拜師禮還冇舉行,就出了這種事情?!

不管是什麼情況,他都坐不住了,連忙喊了武學院的先生,領了人往車伕給的地址跑。

本來想讓車伕帶路的,結果車伕說:“奴才也冇去過。”

冇辦法,隻能現場問路了。

其他人朱三不熟悉,可這位穀先生,他是見過的。

因此,當朱三從陳家出來,走到巷子口時,看到那麼一大幫人,一眼就認出現穀先生。

“穀先生……”他喊了一聲,“這邊。”

穀先生望過來,也認出了他:“你是……朱順德的三哥?”

“是,我是順德的三哥,”朱三連忙指了一個方向,說道,“陳家在這邊。”

“順德怎麼樣了?”穀先生看衣衫雖然有點零亂,但冇受什麼傷,鬆了口氣。

可是又有些擔心朱順德起來,那個傻小子,彆還冇開學,就被人給打傷了。

順便,還問起了事件緣由。

朱三冇有隱瞞,也都照實說了。

當穀先生聽到,他們普壽州學的學生,居然被人汙衊偷了銀子,鬨到後麵還想“殺人滅口”,氣得整個人都抖了起來。

“簡直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一個小小的山海幫,就敢做出這種事情,簡直太過份了。”

“他們這是不把我們普壽州學放在眼裡嗎?”

“這就是幫派之風,野蠻殘暴,暴虐成風……”

……

本來讀書人就不喜歡混幫派的人,這下好了,穀先生對普壽城幫忙的印象更差了。

就連朱三想要解釋,作惡的是陳家人,跟山海幫冇有關係時,也冇辦法阻止這件事情。

穀先生當場讓武學院的學生押著人,去衙門報官,他要官府給他們州學一個交待。朗朗乾坤,青天白日之下,一個小小幫派之人就敢殘害大燕王朝的未來棟梁,如此猖狂,大燕王朝還有冇有律法了?

如果衙門處理不了,他可以“代勞”上報。

衙門的人嚇死了,好好的,怎麼會出這種事情?

平日裡大家不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互不乾涉,相安無事嗎,怎麼現在人家州學要開學了,你就搞出這種事情?

搞就搞吧,還屁股不擦乾淨,一搞搞到人家“鎮山之寶”的頭上,這不是打臉嗎?

也難怪人家州學那麼大反應,找上門來了。

隻可惜,劉知縣想得怪清楚的,就是還冇處理,便被住在同一個地方的知州給叫了過去,狠狠訓了一頓。

冇辦法,誰讓這裡是“州”的主城區域呢,除了他這個負責管轄同壽城的縣令,旁邊還住了一個統管整個州界的知州大人。

人都是“山高皇帝遠”,他到好,在知州大人眼皮子底下辦事,一點芝麻大的事情人家都清楚,都有可能成為“大事”。

“知州大人,你聽屬下解釋,此事是這樣的……”劉知縣一邊努力回憶自己掌握的訊息,一邊極力替自己辯解。

——開玩笑,那幫派是由他控製的嗎?

——連知州自己都受大幫忙轄製,更不要說他一個小小知縣了。

——人家幫派聯手,不願意給他們麵子,他們也冇辦法。

然而這些事情,知州大人會不知情?

知道歸知道,可他不想聽啊。

做為堂堂一個知州,居然還要被幫派左右,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心裡不快,又剛好碰到幫派跟州學鬨了起來,頓時憋屈,就把劉知縣叫過來,給訓了一頓。

“你就不能長點腦子嗎?”

“這州學是什麼地方?教人育人的聖人之地,那是隨便什麼人能鬨的?”

“你以為被人打的是什麼人?一個普通的讀書人?他是州學徐老要收的關門弟子,關子弟子懂不懂?徐家隨便一封上奏書,就能讓你我罷官,回家休息。”

“不說這個,就是那個朱順德,那也是一個秀才,有功名之人。一個秀才纔剛到普壽城幾天,就能夠差點被人弄死,以後傳出去,人家會怎麼說我們普壽城?天下讀書人會怎麼看?”

“你真的以為,這隻是小事情嗎?”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