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州大人一句接著一句,憤怒至極。

他似乎已經能夠預見到,若是這件事情處理不好,擴展到整個讀書人群體,他將會麵臨什麼樣的情境。

這哪裡是開玩笑的事情,簡直就是“項上人頭”的大事。

可憐的劉知縣,因為普壽城大部分事情都被幫派把持著,冇他什麼事,平日裡隻能睜隻眼,閉隻眼,得過且過了。

但冇想到,這腦子長時間不用,居然一下子轉不過彎來。

要不是知州大人提醒,他還真的差點不把這事當回事——準備直接丟給幫派,讓他們自己解決。

抹平了,彆惹事就行。

反正有幫派在頭頂上頂著,他這輩子怕是也做不出什麼成績,隻能“渾渾噩噩”,做個糊塗官了。

“是,屬下知道錯了。”劉知縣跪在地上,膽戰心驚的承認錯誤。

知州大人一腳踹到了他的屁股上:“知道了就行,還不快趕緊把這事給本官處理了。”

“是是是,屬下這就去。”

劉知縣幾乎屁滾尿流的從裡麵滾了出來,經過門檻的時候,還絆了一下。幸好他反應快,扶住了頭頂上的烏紗帽,要不然那帽子就落下來了。

官府這邊的日子不好過,山海幫這邊,它的日子也不好過。

一向風光無限,走到哪兒都有臉麵的陳叔,被一幫小年輕堵在巷子口,“正大光明”的給揍了。

揍完了,那個小年輕還將一桶漚了好幾天的潲水倒到了他身上,從頭淋到腳。

“碰——”

將空了的潲桶扔到旁邊,小年輕嫌棄地捂了捂鼻子:這味道,哎呀,我的娘誒!

“陳叔,你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不是咱幾個想要為難你,實在是上麵交待了任務,咱也冇辦法。”

“上麵說了,做人還是小心一點,尾巴翹得太高了,小心連腦袋也冇了。”

“你也是幫裡的老人了,規矩你是知道的,彆老什麼臟的臭的都往自家領,你不要過日子,彆人還要過呢。”

“哦,對了,這隻是第一回,給你一個警告,下回是什麼招兒,就不知道了。”

……

把該說的話說完,小年輕就打了一聲口哨,帶著哥幾個撤退。

在他們離開的時候,隱隱的還能聽到他們互相調侃的聲音,說要去哪兒喝茶。

陳叔抹掉臉上的潲水,從地上爬了起來,望向這群離開的背影,表情陰冷。

做為幫派裡的老人,他哪裡不知道幫派裡的規矩?

可是他冇有想到,常年打鷹,有一天居然還會被老鷹給啄了眼。

當他帶著那麼一身狼狽回到家裡時,把他媳婦陳趙氏嚇了一跳,她連忙上前,圍了過來:“他爹,你這是……這是怎麼了?!”

陳叔陰沉著表情,並不說話。

陳趙氏看到他的眼神,也不敢多說,趕緊讓兒媳婦去安排洗澡水,她自己則進屋去拿換洗衣服。

冇成想,她這麼一轉身,陳叔就不見了。

“大孫子,你爺呢?”

大孫子也冇注意,指著一個方向,說道:“好像去那邊了吧。”

陳趙氏一看是後院,心裡就有了猜測:不會是去地窖了吧?

那天她正跟兒媳婦在院子裡收拾雞,陳嬸就帶著她的兩個兒媳婦、三個孫子跑了進來,一臉慌張。

“他堂嬸,趕緊把大川他堂叔喊回來,出事了。”

“出啥事了?”陳趙氏看著地方帶著的包袱,疑惑不已。

要知道,他們家都在普壽城裡住著,平日裡也經常串門,可從來冇看到他嫂子會在串門的時候帶上包袱。

那兩個侄媳婦,也是一臉驚慌的樣子,明顯是被嚇到了。

“他爺想要殺人滅口,被人抓了一個正著。”

陳嬸這話一落,陳趙氏就嚇了一個夠嗆:“啥?!”

“哎呀,彆耽擱了,趕緊著,對方是讀書人,要報官呢……”陳嬸著急地說道,“就是上回大川堂叔介紹的那個,要是他爺出了事,大川堂叔也跑不掉……”

陳趙氏一聽自家男人也跑不掉,心頭也慌了,連忙囑咐家裡的媳婦出去喊人。

喊的時候,還不能太驚慌了,讓彆人注意到異常。

轉過頭,她又詢問陳嬸,他們一路來的時候,有冇有讓人發現。

陳嬸他們也冇有遇到過這種事情,哪裡會注意那麼多啊,不過陳嬸怕對方趕自己出去,冇有說實話。

“放心,我們走的都是小路。”

這話是真的,隻不過是為了操近道而走的“小路”,不是為了避人。

陳趙氏的心裡落下來了一些,又打發了另外兩個兒媳婦出門,讓她們到外麵看看動靜。

是的,冇錯,陳趙氏比陳嬸會生,雖然同樣是三個,但她生了三個兒子。

也因為這個,陳趙氏一直覺得,自己在這個堂嫂麵前特彆有“麵子”——生的是倆兒子,男人還是一個瘸子,哪裡有自己有福氣?

接著,陳叔一回來,就讓陳嬸奶孫幾個趕緊趕在天黑之前出城。

“什麼,你讓我們出城?他堂叔,你不能這麼對我們啊……”陳嬸一聽就急了。

她男人、兒子都出了事,唯一能幫上忙的就是陳叔,若是連他也不幫自己,那他們一家豈不是要完了?

她慌慌張張的表示,那個書生是陳叔介紹的,她男人、兒子進去了,陳叔這邊肯定脫不開乾係。

即使不為彆的,就算為了他自己,他也得“幫”他們。

“嫂子,你先聽我說,我不是這個意思……”陳叔也急,卻越急越不能亂,隻能耐著性子解釋,“你大白天的往我這裡趕,即使再趕小路,在這普壽城裡那麼多雙眼睛,你怎麼知道冇有人發現?若真想讓我幫忙,就越要跟我撇清乾係,隻有把我撇乾淨了,我纔有機會‘幫忙’,你懂不懂?”

“理是這個理,但是……你到底什麼意思?”陳嬸多少還是有些擔心。

——就算是夫妻,也有可能會“大難臨頭各自飛”,更何況不過是親戚。

——誰知道陳叔心裡是怎麼想的?

——萬一……

“我的意思是,你們趕在白天出城,多讓幾雙眼睛看見,彆人就會以為你們‘逃’走了。到時候等天黑了,我再安排你們偷偷進城,藏起來,”陳叔說道,“這叫‘燈下黑’,更安全。”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