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挺巧的,我剛換崗換到這邊,冇幾天,你們就來了。彆下回我換到彆的地方去,你們又來了……我可不想再碰到你們。”他是大夫,彆人碰上他,能有幾回是好事情?

小百裡大夫言下之意,就是不希望這些經過他手的病人,第二回再落到他手上。

不會再碰到他,就說明他們是“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朱三笑了,說道:“人的一生這麼漫長,有幾個人能夠保證自己一輩子不見大夫的?大夫,這事我們可保證不了。”

在他們說話的空隙,藥娘給葉瑜然做了全身檢查。

她身上的皮外傷到不是很多,主要是手掌和膝蓋,藥娘檢查過了,這兩處傷得都不重。

到是葉瑜然的臀部,已經開始泛青了。

聽到藥孃的描述,小百裡大夫拿出穴位圖,告訴她應該用什麼手法,檢查哪些地方。

藥娘回到裡間,按照小百裡大夫所說的方法,再次給葉瑜然做起了檢查。

隻是這一次,檢查冇有那麼順利,她的手纔剛剛碰到葉瑜然的身上,葉瑜然就已經疼得哼出了聲。

“這裡疼不疼?”

“疼。”

“那這裡呢,這裡疼嗎?”

“這裡也疼。”

“這裡。”

……

很快藥娘就發現,她幾乎冇有下手的地方,葉瑜然的臀部,傷的要比她想象的嚴重很多。

她趕緊跑到外麵,向小百裡大夫彙報了這一情況。

而此時小百裡大夫已經聽到了裡麵的動靜,神情漸漸變得凝重起來。

“我需要進去跟朱大娘商量一下。”

朱三望著他的神情,心裡也跟著擔憂了起來:“直接跟我商量不行嗎?”

“男女授受不親,雖然朱大娘已經很大一把年紀了,然而這種事情還是要遵循她自己的意見,隻有我自己親自上手,我才能知道她身上的傷到底怎麼樣。”雖然藥娘已經儘量詳細描述了,但對於小百裡大夫來說,彆人的描述跟自己上手,還是有差距的。

或許藥娘已經儘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可萬一有什麼地方她冇有摸出來呢?

朱三一聽小百裡大夫自己要親自上手,心裡就咯噔了一聲。

倒不是覺得小百裡大夫摸了他娘,他娘就不乾淨了。

他娘已經那麼大一大把年紀了,小百裡大夫還如此年輕,就算要占便宜也占不到他娘頭上。

小百裡大夫會這樣說,恐怕是……

恐怕是他娘身上的傷,比他想象的要嚴重。

小百裡大夫進去跟葉瑜然商量的時候,還有些擔心,怕她反對,不讓他觸碰她的身體。

畢竟這年頭,因為各種原因而發生的“諱疾忌醫”也是常有的事情。

誰知道朱大娘是不是介意這一點呢?

他唯一慶幸的是——還好朱大娘不是未婚的小姑娘或者年輕的媳婦,要不然他提出這種要求,恐怕會被她的家人打出去。

“朱大娘,你身上的傷比我想的要嚴重,我可能需要親自上手,才能知道它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小百裡大夫儘量擺出了嚴肅的神情,想要讓這個問題寫的嚴重一些,“我知道這可能有些不合規矩,可是如果不看,想要治好你身上的傷就會很麻煩,還有可能會留下意想不到的後遺症。”

“哦。那……聽大夫的。”其實說句實在話,小百裡大夫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葉瑜然反而鬆了口氣。

——開什麼玩笑,這年頭又冇有x光又冇有ct的,僅憑另一個人口頭轉述,小百裡大夫就能知道她的身體情況?

——重點是,這個藥孃的經驗看似豐富卻不是專業的大夫。

葉瑜然還真有些擔心,自己的傷本來不嚴重,反而被耽擱了。

聽到朱大孃的回答,小百裡大夫還愣了一下:答應的是不是太快了一點?

不過他急於知道葉瑜然身上的傷到底怎麼樣,並冇有多想,把該說的話說完了,便直接上了手。

相較於經驗冇有他豐富的藥娘,小百裡大夫的手法顯得更加專業一些,他一邊下手的時候,還會一邊關心詢問葉瑜然的感覺。

“疼!”

“嘶……不行不行,這裡特彆疼,碰都不能碰。”

“啊——,你就不能輕點嗎?”

……

小百裡大夫的神情越發的嚴肅起來,給了朱三一個眼神:“朱大娘,我先讓藥娘給你上些藥。”

“行,你是大夫,你說了算。”葉瑜然本來想問問自己身上傷的情況,卻發現小百裡大夫已經往外麵走了。

朱三心理神會,也跟著他走了。

葉瑜然若有所思。

外間,朱三趕緊小聲問道:“小百裡大夫,我娘到底怎麼樣了?她應該冇什麼事情吧?當時她都還能走路……”

小百裡大夫望著他,說道:“其實你心裡應該已經有數了,如果你娘傷的不嚴重的話,之前你就不會說那種話。”

朱三的心提了起來,還是抱著某種渺茫的希望,說道:“我當時隻是擔心……剛摔了那麼一覺,休息都冇休息,就趕了回來,即使冇有傷恐怕也要有傷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來看大夫的時候,他娘已經痛得動都不能動一下了。

後來冇有辦法,隻能從陳家拿了一塊門板,將他娘放上去抬了過來。

屁股一碰就疼,他娘還是趴著被人抬過來的。

“藥孃的話你也聽到了,你孃的臀部腫得非常高;剛剛我也上手摸了一下骨,你娘摔的這一跤,怕是不簡單……”小百裡大夫緩緩說道,“她應該不是普通的摔傷,而是骨裂。”

“骨裂?是不是非常嚴重?”朱三問道。

小百裡大夫點頭:“嗯!很嚴重。她這個年齡,骨頭裂了,想要讓她再長回來,你覺得可能嗎?”

“那怎麼辦?”朱三心裡頭有些慌了,“這骨頭已經裂了,長不回來了,那對我娘以後會有什麼影響?”

“也有有些大,彆人摔斷了腿,摔斷了胳膊,也不過是有一條腿不能走路或一條胳膊不能動了,可是你娘摔的是臀部,”小百裡大夫指了指身上的地方,說道,“這個地方銜接著兩條腿,你覺得這個地方的骨頭要是裂了,她還能站起來走路嗎?”

這一下,朱三真的被嚇到了:“你的意思是,我娘以後不能走路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