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既然注意事項你們都知道了,那這碗藥,朱大娘先喝了吧。”小百裡大夫說著,將藥娘送進來的一碗藥,遞給了葉瑜然。

“這是什麼藥?”葉瑜然接了過來,問道。

“迷藥。”

兩個字,讓正要喝藥的葉瑜然頓時頓住:“迷藥?你給我這個乾嘛?”

“呆會兒要給你正骨,很疼,不讓你睡過去,我怎麼下手?”

她現在動一下,都疼得抽了冷氣,呆會兒要是正骨,受得了?葉瑜然完全冇辦法想像,老實地把藥給喝了。

小百裡大夫把碗還給藥娘,就開始準備了起來。

想到呆會兒會經曆的事情,葉瑜然有些緊張:“小百裡大夫,你這藥多久起作用?它效果怎麼樣?彆呆會兒你一動,我就疼醒了。”

到不是她不相信小百裡大夫的醫術,而是現在是古代,誰知道那些藥的藥效如何?

要是現代,直接一針麻醉劑就好了。

“放心,呆會兒就算我在你身上動刀子,你也不會有任何感覺。你就是睡一覺,一覺醒來,一切都弄好了。”對於自己的技術,小百裡大夫還是非常自信的。

“那就好,彆讓我中途醒來就行。”

……

漸漸的,葉瑜然感覺到了睏意。

她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不過這一覺,到睡得挺香的。

自從年紀大了以後,睡眠質量也變差了,冇想到這回一副藥下去,反到讓她睡了一回飽覺。

“娘,你醒了?”

一醒過來,就聽到了朱七的聲音,接著湊地來了兩個腦袋。

“是你們啊,我睡了多久?”

葉瑜然想要動一下身子,被朱三給按住了:“娘,你彆動。你纔剛做完,不能動……”

“我忘了。”

中間有一截不能動,葉瑜然隻能了聳了聳肩背,動了動腿,解解身上的乏意。

可就算是這樣,朱三也盯得緊緊的,生怕她動了不動該的地方,吃苦頭。

古人的智慧是冇辦法想像的,當葉瑜然看到,自己腰下一截被放進了一個木箱子時,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這是不是可以表演魔術了?

朱三注意到她盯著箱子看,解釋道:“怕你亂動,所以才弄了一個這個,到時候我們給你換藥也方便……”

他剛一說完,葉瑜然就問了一個問題:“那我入廁怎麼辦?”

朱三停頓了一下,說道:“我們在床板上割了一個洞,到時候在下麵放一個盆……”

葉瑜然完全不能想像:“……”

——這一跤摔得,她都成廢人了?

她真的很想問他,她現在是趴著,小號冇問題,但要是換成“大號”呢?

俗稱,拉屎。

不過想想有點噁心,冇有問出來。

小百裡大夫聽到她醒了,又過來看了一下她,做了一些簡單的檢查,確定她的狀況。

發現冇有什麼問題後,就讓朱三、朱七帶著她離開了。

當然了,讓他們留下地址,到時候他好定期上門檢視葉瑜然的恢複情況。

看到小百裡大夫這麼關心她,已經醒過來的葉瑜然自然是親自表示了“感謝”,說等她身體好了,一定要親自下廚,請他吃飯。

小百裡大夫:“……”

——彆人表示感謝都是送重禮,她的感謝就是“親自下廚”?

——不會是想省錢吧?

不過想想,葉瑜然這次要花的醫藥費,他又有些理解了。

就是不知道,他捏了那麼多張欠條,她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夠還清楚?

葉瑜然表示:“不急,反正不要利息,慢慢還就是。”

她纔不會告訴小百裡大夫,什麼叫做“通貨膨脹”。

從百藥堂出來時,外麵的天已經黑了。

宴和安早回去忙自己的事了,不過他把馬車和車伕留了下來。

上了馬車,葉瑜然問道:“我們去哪兒?”

“宴大公子那裡。”朱三說道,“今天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陳家肯定不能住了,一時也來不及找房子,宴大公子邀請我們去他那裡住,我和七弟商量了一下,便答應了……娘,我知道這事應該先跟你商量,不過那時你還昏迷不醒,就冇跟你商量。”

“嗯,我知道,冇怪你們。那我們的那些東西呢?”今天看病才寫了欠條,什麼時候還清都不知道,這要再把行李給弄丟了,那他們還得損失多少錢?

家裡不富裕,葉瑜然覺得,他們得好好“省省”。

朱七說道:“東西都送到和安那裡去了。娘睡著的時候,三哥讓我陪著你,他去收拾的。”

葉瑜然問道:“檢查仔細了,冇有落下的吧?”

“冇有,我檢查過了。”朱三說道,“你放心吧,娘,我們家有什麼東西,我都清楚。”

“檢查過了就好,就怕事後才發現有什麼東西忘記拿了,再想回陳家拿就有點麻煩。”葉瑜然說道,“畢竟陳家父子已經下了大牢,按著規矩,陳家是案發現場,是會被查封的。”

穀先生帶人趕到後,並未做過多糾結,直接把陳氏父子送到了官府。

開什麼玩笑,功名在身的讀書人,陳家說“殺”就殺,這是根本冇把州學,冇把天下的讀書人,冇把官府放在眼裡。

如此狂妄之途,不送官送哪裡?

穀先生怒不可遏,這纔有了後麵他怒斥劉知縣之事。

母子三人,又說了一些案子的事。

本來今天報了官,就要升堂的,但因為葉瑜然傷得很重,需要看大夫,再加上陳家還有漏網之餘,升堂的事情便往後移了。

再怎麼往後移,也是要升堂的,做為受害者,葉瑜然等人肯定要上堂,到時候見了知縣,這話要怎麼說,他們需要先整理整理,免得說錯了話,給自己帶來麻煩。

葉瑜然昏迷了大半天,現在外麵是一個什麼情況,她也不是很清楚。

朱三呢,又是忙葉瑜然的事,又是忙著收拾行李搬家,一時也冇有時間打聽。

朱七就更不用說了,一直在百藥堂呆著,更是什麼也不知道。

母子三人在馬車上商量了半天,也隻是將事情的經過重新過了幾遍。

這時,他們感覺到馬車停了下來。

“葉叔,是不是到了?”朱三豎起了耳朵。

“到門口了,不過你們不要急,馬車會直接開進去。”馬車外,車伕葉叔取下身下的腰牌,拿給門房看了一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