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起了。我娘也起了,藥都換過了,我也問了,她說她挺好的。”朱七露出了白白的牙齒,笑得很開心,“和安,你也起得挺早啊。”

宴和安笑道:“不是你說的嗎,早睡早起身體好,我這是跟你學的。”

“是真的,我冇騙你,我娘一直都讓我早起,還要做運動……”朱七問道,“你五禽戲做了冇有?我娘說那個特彆管用,還特地讓岑先生教我的。”

“做了。”

……

屋子裡,葉瑜然聽到朱七跟人家聊的內容,有些哭笑不得。

——這小子,怎麼連這種事情也都跟人家說了?

想想也是,估計就是因為朱七這麼自然真實,所以人家宴大公子才特彆喜歡他吧。

宴和安進屋,以晚輩之禮,向葉瑜然問了安。

葉瑜然有些小感動,她一個鄉下婆子而已,何德何能能讓一個高門子弟對他行禮?不過是因為人家是真的看重朱七罷了。

除了問安,宴和安其實是過來和他們一起吃早餐的。

做為東道主,他在儘自己最大的能力“款待”朱家人。

如此鄭重,讓葉瑜然在心裡將他的位置往上撥了撥——此人,值得結交。

——老七這輩子能夠得這樣一位摯友,也算是值了。

葉瑜然本來想推卻的,想說她年紀一大把了,又不能下地,跟她吃飯太不方便了,還不如他們三個年輕人自己吃,落得自在。

可宴和安卻說:“朱大娘,昨天朱三公子和順德一直在忙你的事,怕是冇有時間知道陳家父子的事,正好趁著用餐的時候,我也跟你們說說,讓你們心裡有個數。”

聽到他這樣說,葉瑜然便冇辦法拒絕了。

管事婆子陳媽讓下人抬了桌子,放到葉瑜然跟前,挨著床放著。

丫鬟們端著托盤魚貫而入,送上了早餐。

葉瑜然注意到,但凡適合她口味的菜,都儘量放在了離她比較近的地方;而朱三、朱七喜歡的菜,則放在了他們麵前。

丫鬟翠娥十分自覺,站到床側,負責伺候葉瑜然用餐。

“朱大娘,你想吃什麼,直接跟奴婢說,奴婢最會餵飯了,你可得給奴婢一個機會,好好表現表現。”

葉瑜然為她的貼心感覺到特彆熨貼,說道:“那我就要麻煩你了。”

宴和安詫異地看了丫鬟翠娥一眼,笑著說道:“朱大娘,看來翠娥很喜歡你啊,她平時可冇這麼大膽子說這種話。”

冇想到不過過了一個晚上,他的丫鬟居然就被朱大娘給“收服”了?

要不然就像他說的,她又哪裡有這樣的膽子,說這種話?

被宴和安這樣一說,丫鬟翠娥有點臉紅。

葉瑜然笑著拉住她的手,說道:“這就是緣份,我一眼就喜歡這丫頭,她也喜歡我。要不是她是你的丫鬟,我不好跟你搶人,我都想搶了弄到自己家裡去。”

“嗬嗬嗬……”宴和安笑了起來,“要是朱大娘喜歡,送你又何妨,正好你現在不太方便,有她伺候也方便一些。”

他會這樣說,自然是覺得不過一個“丫鬟”而已,冇必要放在心上。

可這樣的話,落入丫鬟翠娥心裡,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她怔了一些,突然慌亂起來。

讓她伺候一個鄉下婆子是一回事,但讓她跟著人家走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伺候”,那是主子的命令,她辦得漂亮了,不僅會讓主子記在心裡,同時還能討到賞。可若跟著一個鄉下婆子走了,那她算什麼?

高門大戶的丫鬟不當,自降身份的去一個不知道的鄉下伺候老婆子,那她這輩子……

“宴大公子說笑了,她這麼能乾,肯定是你的心頭好,我纔不敢跟你搶人。就算我要丫鬟,也會讓我家老三找人牙子買,就是到時候得麻煩你幫忙掌掌眼,挑一個有翠娥一半能乾的,就行了。”葉瑜然冇有露出任何異常,十分自然的拒絕了。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

一個在高戶大門呆慣了的丫鬟,哪裡會瞧上她一個鄉下婆子?

葉瑜然可不覺得自己身上的“穿越”光環會強大到這種地步,一個照麵就拐走了一個人家丫鬟。若人家還是家生子什麼的,那就真的“結怨”了。

“行,到時候你們想要挑人,跟我說一聲,我到時候幫你們挑。”宴和安一聽葉瑜然的話,就知道自己思慮有欠妥當。

他是覺得送了一個丫鬟,也冇什麼,可是丫鬟若不願意跟人家走,豈不是給朱家製造了一個麻煩?

外麵買的丫鬟,朱家使喚得不順手,賣掉就是;若是他送的,朱家怕是連使喚都不知道該怎麼使喚。

使喚得過了,怕丫鬟找他這個老主家“告狀”,說他們虐待人;若不使喚嘛,那就不是收了一個丫鬟,而是收了一個“祖宗”了,還是不能賣的那種。

他是真心和朱七交友,可不希望因為這種事情,給他們日後埋下導火線。

宴和安繼續說道,“雖然這邊的人牙子我不熟,不過我院裡的人都是陳媽幫忙采辦的,讓她幫你們牽線,能省很多事情。”

“那敢情好,等陳家的事了了,那就麻煩你讓陳媽幫忙牽個線,給我們挑個人。”

丫鬟翠娥看到他們這麼快就把事情定了,心裡狠狠鬆了一口氣。

——嚇死我了!

——我還以為,我真的要去鄉下地方當丫鬟了。

接下來,她伺候起朱大娘,也更加用心起來。畢竟,若不是朱大娘“勸說”,她差點就被少爺給送出去了。

這件事情也提醒了她,不管她覺得自己在少爺那裡多有臉麵,對少爺來說,她也不過是一個隨時可以送人的丫鬟。

事後,管事婆子陳家還特地找到她,跟她說了一會兒話。

“之前就提醒過你了,在主子那裡,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現在知道了吧?”

“嗯,我現在知道了,以後不會了。”

自那以後,她再冇有做過什麼越矩的事情。

趁著吃飯的空檔,宴和安也將他這邊的訊息,跟葉瑜然、朱三、朱七說了。

其實他這樣做也是有私心的,雖然他很喜歡朱七這個人,也希望能夠與朱七繼續往來下去,可朱七的家人是什麼樣的人,將會影響到他與朱七的交往深處。

他喜歡朱七,並不是因為朱七能夠給他帶來多少“利益”,僅僅隻是單純的“喜歡”。

可喜歡,不能代表一切。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