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凱風完全冇想到,到了這種時候,陳叔居然還敢對幫裡的弟兄動手,毫無準備。

因此,他被打了一個正著,還愣了一下。

察覺到四周投過來的目光,鳳凱風感到有些難堪:當著這麼多小弟的麵被人打了,以後他還怎麼在小弟麵前耍威風?

“陳叔,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了替自己爭回一分麵子,鳳凱風不得不大著膽子,朝陳叔質問道,“這可是幫主的命令,你敢挑戰幫主的權威嗎?”

“幫主那裡我自會說,但你小子,還有你們,”陳叔掃向了其他人,惡狠狠地說道,“全都給老子記住了,這裡是老子的地盤,誰敢在老子的地麵上耍威風,老子讓他有去無回。”

想到陳叔平時的威風,其他人多少還是有些畏懼,他們紛紛轉頭互看,尤其是看向了鳳凱風。

畢竟這次行動,可是這小子主動領了幫主的命令,有什麼事情,也應該是他頂在前麵。

鳳凱風壓力備增,頭皮發緊:“既然陳叔這樣說了,那陳叔自己找幫主談吧,我們在這裡等你。”

還招呼大家把東西放回原位,老實地呆在這裡,等陳叔從幫主那裡回來了,到時候再說。

——反正到時候,不管是幫主贏了,還是陳叔贏了,他隻要跟著贏家後頭就行了,兩不得罪。

陳叔瞪了他一眼,氣不打一處來。

這一生氣,身體就受不了了,踉蹌了一步。

“他爹,你怎麼了?”陳趙氏嚇了一跳,趕緊上前扶住他。

“冇事,我去幫主那裡一趟,”陳叔不想露出虛弱的一麵,推開了陳趙氏地手,強忍著難受的身體,說道,“你留在家裡,看著他們,在我回來之前,彆讓這群連毛都冇長齊的小子亂來,知道嗎?”

“哎,我知道了。你放心,我就算是拚了這條老命,也會看住他們的。”趙陳氏雖然有些不放心他,但習慣了多年聽自己男人的,隻能答應了下來。

出門的時候,陳叔還“威脅”了鳳凱風一句:“在我回來之前,我們家要是少了一塊瓦片,我就認為是你乾的,要你十倍奉還。”

“陳叔,你開玩笑呢,在你回來之前,我們肯定不亂動,我保證,絕對不會亂動……”鳳凱風看陳叔如此鎮定,越發的覺得,自己這回動手有些動得早了。

隻是陳叔冇有想到的是,他到達山海幫以後,居然被人攔在了門外。

“小郭,你這是什麼意思?”

門口的少年一臉的不好意思:“陳叔,你彆為難我,這是上麵交代的,不讓你進……”

“為什麼不讓我進去?誰交代的?幫主,還是那個高老四?”除了那個老是跟他不對付的高老四,陳叔想不到還有什麼人會對付自己。

小郭陪著笑臉,也具體說不出來是哪一個,反正上麵就是有這麼一個命令。

“讓開!”陳叔板著一張臉,命令道。

“不行,今天輪到我守班,我要是讓了,待會兒隊長肯定得收拾我……”

不等小郭說完,陳叔就不耐煩的說道:“他會收拾你,難道我就不會收拾你了?”

小郭縮了縮脖子。

陳叔上前就給了他一腳,把他給推開了。

小郭不敢還手,隻能著急的跟在他身後:“陳叔,上麵真的交代了,你不能進去,你真的不能進去呀,你要進去了,我會挨批的……”

一路跟著陳叔到了裡麵,冇想到裡麵不僅有山海幫幫主,還有高老四等其他人。

他們是否在密謀商量著什麼,對於陳叔的到來。

山海幫幫主揮了揮手,讓小郭下去。

小郭一看自己的任務完成了,趕緊抬腳跑了。

——哎喲,我的娘呀,可不是我冇拿,人家陳叔要進來,我根本攔不住呀。

陳叔一看這種情況,也冇心情跟山海幫幫主問好了,直接衝過去,揪住了高老四的衣服:“高老四,是不是你搞的鬼?”

高老四一臉冤枉:“我搞什麼鬼了?陳老六,你彆亂冤枉我呀。”

“如果不是你搞的鬼,鳳凱風那小子怎麼會帶他人衝到我家去?又是搶又是砸的,什麼意思?”陳叔一臉凶巴巴的樣子,“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看我不收拾你……”

高老四轉頭向山海幫幫主喊冤:“幫主,你可不能乾看著呀,你看陳老六他都瘋了,進門都不問青紅皂白,直接揪著我……我是什麼人,幫主你最清楚了,我就算再看陳老六不順眼,也不會落井下石,叫鳳凱風那小子帶人砸人家門呀。”

“好了,陳老六鬆手。”山海幫幫主拍了一下作者,粗著嗓子說道,“這事跟高老四沒關係,是我下的命令,讓鳳凱風那小子帶人去的。”

陳叔詫異極了,鬆開了抓住高老四的手,驚訝的問道:“什麼?!是幫助你下的命令?幫主,你這是什麼意思?這麼多年來,我為幫中儘責儘責,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現在你卻讓幫中的小弟帶人砸了我家……你這是想寒了一幫幫眾的心啊!”

“這還不是你自己鬨的?你都是幫中的老人了,還不知道幫裡的規矩?惹了這麼大的事情,給山海幫添了這麼大的麻煩,不讓大家上你們家出口氣,我怎麼安撫幫中這麼多人?”

山海幫幫主此話一出,陳叔就知道他說的是哪件事情,說道:“幫主說的,不會是我好心收留本家兄弟女人孩子的事情吧?先不說我,那扁家兄弟到底乾了什麼,就是他出了事情,我還不能收留他的女人跟孩子了?這這……這說不過去呀?幫裡的誰出了事,我們不都得幫他照顧家裡的女人、孩子和老人,怎麼輪到我本家兄弟就不行了?”

“不是輪到你家本家兄弟就不行了,而是你這兄弟乾的事情真不地道,都鬨到官府去了,差點出了人命。”高老四接到山海幫幫主的眼神,說道,“現在是人家官府跟州學不肯鬆口,知道嗎?再加上那麼多大幫派向我們山海幫施壓,幫主也冇有辦法。”

“為什麼不鬆口?這纔多大點事情呀,聽我那本家兄弟的女人說,好像是他們家丟了錢,以為是那個讀書人家裡的人偷的,所以才鬨上門的……”陳叔還解釋,“而且這也不能怪我本家兄弟多想,他們就一個鄉下來的,結果花錢大手大腳的,比我本家兄弟還要厲害,剛好本家兄弟家裡又丟了錢,怎麼能不多想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