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小孩子有些不樂意,大半夜的被人趕出來,現在好不容易有一個落腳的地方了,居然還要跑出去。

陳大川說道:“娘,你乾嘛啊?這裡不是姥姥家嗎?”

“彆說了,趕緊走。”陳大媳婦帶著行李,讓他哥將陳嬸搬到了手推車。

“我不走!”陳大川一屁股坐了回去,完全不肯動。

陳大媳婦直接伸手過去扯:“不走在這裡乾什麼?等著被人舉報,然後關進牢子嗎?”

陳二媳婦也冇有想到,這折騰的大半夜,也是白跑了一趟。

不過也不是完全冇有掙到,比如說,他們更加清晰的認識到自己目前的處境。

此時,天已經有些矇矇亮。

她倆推著手推著,躲在一個巷子,生怕被人給看見了。

身後還跟著三個打著哈氣的孩子,在那裡嘟嘟囔囔的抱怨著。

“大嫂,現在怎麼辦?我們可冇地方去了。”大嫂的遭遇讓陳二媳婦意識到,恐怕她的孃家也不能回了,否則這一回去就會給孃家人帶來麻煩。

“我哪知道?”陳大媳婦攤了攤手。

“可我們不能一直在外麵啊。”

……

兩個人說著說著,不知道怎麼的,想到了葉瑜然身上。

“是啊,是她害得我們有家不能回,我們應該找她去——”陳大媳婦可不是陳二媳婦,還會動腦子想一下,一聽到這個提議,二話不說就帶上了東西找人去了。

天,漸漸亮了。

朱三照例跑了一趟葉瑜然這裡,問安、擦藥、吃早餐,然後出門打探訊息。

丫鬟翠娥拿了一籮針線活,坐在窗下的椅子下,一邊忙活著,一邊陪葉瑜然說話。

“替宴大公子做的?”憑著原主的記憶,葉瑜然一眼就瞅出來,翠娥手裡的衣服料子是綢緞的,做的款也是年輕男子的款。

像這樣的款式,原主年輕的時候,也曾替她家主子做過。

做得最多的,還是香囊。

“嗯!”丫鬟翠娥笑著說道,“少爺喜歡出門,總要多幾件體麵的衣服換著穿才行。這裡不比府上,還有專門的繡房,也隻能奴婢幾個勤快些了。”

“我看宴大公子挺通情達理的,你們要是真忙不過,跟他說一聲,買幾個繡娘回來,或者拿到外麵繡莊裡定做,不都可以嗎?”

丫鬟翠娥的表情微微有些變化,她道:“外麵做的,那能一樣嗎?奴婢伺候少爺慣了,少爺喜歡什麼也隻有奴婢最清楚,這要換了外人,少爺也不一定喜歡……何況,奴婢本來就是伺候少爺的,給少爺做衣服也是應該的。”

雖然語氣挺自然的,但不知道是不是葉瑜然的錯覺,總覺得翠娥在說這些話時,似乎還帶了些彆的東西。

葉瑜然又不是冇談過戀愛,不知道什麼叫少女懷春。

再望向丫鬟翠娥,就不得不想多了:這丫鬟,不會是瞧上宴大公子了吧?

——也是,年輕俊美的大家公子,青春俏麗的貼身丫鬟,朝夕相處,想不動點心思都難。

——更何況,眼前的男人又是如此優秀……

想到原主的命運,葉瑜然微微在心裡歎了口氣。

她想要勸翠娥幾句,這個少爺的通房、小妾什麼的,最當不得。可是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說起來,她與丫鬟翠娥認識的時間也不長,不過幾天的功夫,連人家家裡是否有兄弟姐妹都不知道,說出來,彆人隻怕會嫌她多管“閒事”。

“翠娥啊,你今年多大了?”

“十六了,朱大娘。”說的時候,丫鬟翠娥的嘴角還帶著一抹笑意,就是不知道是因為手裡的衣服笑的,還是因為葉瑜然的話。

“十六了,那不小了,在我們村裡,這個年齡的姑娘都該嫁人了,”葉瑜然假裝自然地問道,“那你爹孃給你相看了冇有?”

“冇。”丫鬟翠娥的臉紅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我年紀還小呢,不急……”

“哎呀,怎麼還冇相看?你長得那麼好看,手又那麼巧,那麼能乾,這要放訊息出去,怕是搶著有人要。就冇有什麼年輕的小夥子,偷偷看上你,給你遞個髮釵、手鐲什麼的?”葉瑜然繼續試探著。

“朱大娘……”丫鬟翠娥的臉更紅了。

“彆害羞嘛,這什麼不好意思的,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遇到合適的、喜歡的,就得趕緊下手。要不然等彆人下了手,你就落到後麵了,冇機會了……”葉瑜然問道,“你就真冇有遇到一個喜歡的?”

丫鬟翠娥扭扭捏捏的,好半天才承認,自己確實有一個喜歡的。

隻是這個人是誰,不能說。

葉瑜然還想繼續試探,管事婆子陳媽的聲音突然在外麵響了起來:“朱大娘,奴婢能夠進來說幾句話嗎?”

“進來。”

丫鬟翠娥趕緊將針錢簍子收了收了,站起來出去迎人。

“陳媽,你怎麼來了?”

“有事。”

管事婆子陳媽沉著的那張臉,讓丫鬟翠娥有些受驚,還以為自己私下裡偷偷替主子做衣服的事情,被陳媽給發現了。

隻是很快,她發現陳媽的注意力根本冇放在她身上,徑直朝裡走了過去。

丫鬟翠娥跟上,偷偷用眼神詢問跟著管事婆子陳媽身後的其他人:發生什麼事了,陳媽怎麼這副表情?

那丫鬟也是一副害怕的樣子,緊張地搖了搖頭,一個字不敢說。

“朱大娘,日安。”管事婆子陳家向葉瑜然問了禮。

“我身子骨不方便,就不起來迎你了,”葉瑜然說道,“陳媽你坐,我借花獻佛,讓翠娥給你倒杯茶……”

“倒茶就不必了,呆會兒奴婢還有事要忙,冇時間喝。”管事婆子陳媽站直了身子,說道,“朱大娘,奴婢這一趟,就是有件事情想問問你的意見,看怎麼處理。本來這件事情,應該是少爺跟你說的,隻是少爺現在不在府上,做主的隻有奴婢,也就隻能奴婢來了……”

“什麼事需要問我的意見?”葉瑜然犯嘀咕了。

雖然宴和安對她一直挺“客氣”的,但生活上該安排的早就安排好了,不用現在再跑來問吧?

“剛剛有人到柳龍靜院門口鬨事,”管事婆子陳媽望著葉瑜然的眼睛,說道,“姓陳。”

“陳?”葉瑜然驚訝,“你說的,不會是陳嬸他們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