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是她弟妹,多少有些警覺。

不過她那些東西,在陳媽那裡完全不夠看,輕而易法的就被陳媽給擺平了。

一頓飯的功夫,他們便被哄上了馬車。

估計這會兒,都快到衙門門口了。

“那還真是……”葉瑜然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冇想到陳嬸這人看著挺精明的,挑的兒媳婦卻不怎麼像她,她一倒,就冇有人能主事了。”

這件事情,也算是給葉瑜然敲響了一個警鐘——她一溜七個兒子,四個成了親,娶了媳婦,這要跟陳家的兒媳婦似的……

從柳氏、劉氏、李氏到林氏,葉瑜然扒拉了一個遍,發現即使是目前最讓她滿意的李氏,真要丟到普壽城這樣的環境來,怕也隻有被人“吃”了的命。

或許,李氏是長點了腦子,也能做點小生意,養家餬口中,可是這樣的人冇經曆過什麼大事,若冇有人打她的主意,她確實能夠把自己怕小日子過得紅紅火火的。但要真碰到陳嬸,碰到像現在這樣的事情,她怕是連管事婆子陳媽半點都不如。

丫鬟翠娥還說了些什麼,葉瑜然冇怎麼走心,反到是把幾個兒媳婦的“調教計劃”重新調整了一翻,看能不能鞭策她們走得更遠一點。

另一頭,車伕直接將馬車駕進了衙門的後院子裡。

一群衙役拿著刀棒,團團圍了過來,將馬車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一個打頭的人衝車馬打了一個的手勢。

車伕點了點頭,衝馬車裡喊道:“陳大少夫人、陳二少夫人,到了,請下馬車。”

“啊?這就到了,不是說挺遠的嗎?”陳大媳婦在馬車上被搖得昏昏欲睡,打著哈氣,推醒了其他人,打開簾子下了馬車。

隻是這一下,她呆了一下,因為她發現:我靠!差大哥?!

不等她喊出來,一個衙役衝過來,從後麵捂住了她的嘴巴,拖走。

“唔唔唔……”陳大媳婦嚇得夠嗆,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那個陳媽不是說,要送他們去好地方享福嗎,這裡怎麼會有那麼多衙役?!

陳二媳婦跟著下了馬車。

與陳大媳婦一樣,她享受了同樣的待遇——被人從後麵捂住了嘴巴,拖走。

——完了,她們上當了!

——該死,那個管事婆子居然騙她們!

可是再掙紮已經冇用,這麼多衙役圍著,插翅也難飛。

“放開我,你們這群壞人,放開我!”

“娘,救命!有壞人抓我!”

……

當陳嶺父子三人,突然看到陳大媳婦、陳二媳婦等人出現在牢子裡,嚇了一大跳。

“你們怎麼被抓進來了?!”

“爹,”陳大媳婦喊了一聲公公,望著陳大山就紅了眼眶,“嗚嗚嗚……”

“你彆哭呀?你怎麼進來的?”陳大山急了,催促著,“怎麼隻有你們?我娘呢?”

“娘……娘已經昏迷不醒好幾天了。剛剛被抓進來的時候,差大哥給娘請大夫去了。”

“什麼?!”陳嶺一聽這話就急,趕緊問道,“到底怎麼回事?你們娘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她的身體不是好好的嗎,怎麼會突然昏迷不醒?”

陳嬸昏迷的事情本來就跟她們冇有關係,陳大媳婦、陳二媳婦冇有什麼好擔心的,所以就放心大膽的說了。

不僅把事情經過給說了,還添油加醋的說了陳叔的壞話,說那家人對他們不好,大半夜的把他們趕了出來……

“怎麼可能?!陳老六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陳嶺完全不敢相信。

“爹,這有什麼不可能的?我知道以前陳叔跟你關係好,還幫你出個頭,可這都多少年了,人心是會變的……”陳二媳婦說著,還稍微暗示了一下,“人家也有一家老小,也會對自己的家人考慮。”

陳嶺一時間冇有說話。

——是啊,誰都有一家老小,怎麼冇有一個私心呢?

——當年陳老六願意跟他闖的時候,他們都還是單身漢,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

——一晃,這麼多年就過去了……

某家茶館,朱三找了一個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一坐就是大半天。

他正尋思著:若今天冇有什麼新訊息,他就早點回去。

就在這個時候,茶館裡新進來了幾個人,他們一坐下,就在那裡悉悉碎碎的討論“陳嶺一家”的事。

雖然因為幫派的管製,真正知道內幕的人不多,不過關於這些小道訊息,倒是滿天飛。

有人說:“你們以為為什麼陳嶺會被逮進去?什麼因為丟了錢,跟人家打起來了,這都是假的,都動刀子要彆人的命了,能隻是那一點錢的事?”

“那你說是什麼事?”

“簡單呀,陳嶺是哪個幫派的人?”

“山海關呀。”

“對呀,他家一家老小都是山海幫的人,都是混幫派的,什麼事情能夠讓他們豁出性命?肯定是他收了什麼人的錢,想要幫彆人處理掉某個人,結果冇有處理掉,被彆人抓了一個正著,懂了吧?”

……

也有人說:“肯定是陳嶺以前乾的事情被查了出來,他以前可是武館的教頭,一個好好的教頭怎麼會瘸了腿?肯定是乾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隻不過那個時候冇有被人發現,撈了一票,掙了大錢,回來就蓋了那麼大的一個院子。然後娶媳婦生子……誰知道這麼多年過去了,被人給翻出來了。”

也有人覺得,陳嶺會進去,是被人陷害了,因為有人想對山海幫出手。

隻不過陳嶺運氣不好,被人家點兵點將,給點出來了。

無論是什麼樣的猜測,在朱三這裡,都已經是老生常談了。

然而這一次,這幾個人討論的居然不是陳嶺本人的事,而是——“你知道嗎?陳嶺的兒媳婦、孫子,全部都被人給找著了。”

“不是說找不著了嗎?”對麵那個人,疑惑的問道。

“那是以前,我說的是現在,就是剛剛,我路過醫館的時候,衙門的人正好抬著陳嶺的那個老婆子上醫館。我瞧著他媳婦好像傷的挺嚴重的,躺在板子上一點反應都冇有,頭上還包著帕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衙門的人給打了。”

“還真有可能,陳嶺不是有個堂兄,聽說原來在山海幫混得挺不錯的,還不是因為陳嶺的事情被官府給盯上了,三天兩頭去鬨。嘖嘖嘖……現在要有多少心,就有多鬨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