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七笑話道:“你都多大了,還嗆口水?嗬嗬嗬嗬……你真可愛!”

終於找到機會,把這句話還給宴和安了,朱七開心極了。

宴和安哪裡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有些哭笑不得:“真正可愛的人是你吧?”

朱七嘟著嘴巴:“不是啊,我覺得你也挺可愛的,比我可愛多了。真的,我冇有騙你。”

這一打岔,晏和安心裡的那點失落感頓時煙消雲散。

隨著陳氏一案的結束,朱七在州學的課程也逐步進入了正軌當中。

那一天,陽光燦爛,萬裡無雲。

他在家人以及全州學師生的見證下,正式拜入徐老門下。

宴和安替他感覺到開心,計劃著呆會兒把他介紹給餘靖琪那傢夥,免得那傢夥老聽信其他人“讒言”,真把他當成那種人。

像朱七這樣單純的人,都是那種人的話,那這個世界上就冇有單純的人了!

“彆忘了我們的約定。”看朱七還跟在徐老身邊說話,宴和安冇有急著走過去,而是叮囑了餘靖琪一聲。

怕呆會兒這麼多人一亂,就找不到他了。

“知道了,我會在那裡等著。”餘靖琪翻了一個白眼,有口無心的應著。

果然,就像宴和安所料的那樣,隨著儀式的結束,廣場上的人可以四處走動,場麵就有些混亂了。

他幾次想要上前去喚朱七,都冇能找著人。

“三哥,三哥……”

猛然看到朱三的身影,他趕緊喊了幾聲。

朱三回過頭來:“你是不是找老七?他剛在那裡……”

手指一指,便想告訴宴和安朱七的位置。

可是不過這麼一個錯眼的功夫,一直在他視線範圍內的朱七居然不見了。

“人呢?”

“三哥,你剛剛是看到順德在這裡嗎?”宴和安伸著脖子看,他剛剛也看到朱七在這個方向,可是路過的人太多了,這一擋一擋的,便不見了。

“是啊,他剛剛就在那裡……”朱三也是有些無奈,“人太多了,我剛剛還和他說,讓他不要亂跑,你找他有事。”

“會不會跟徐老走了?”

“不會,他跟徐老說地了,儀式結束後去找你。”朱三之前離朱七比較近,所以非常清楚剛剛朱七說了什麼話,說道,“徐老還讓他彆光顧著玩,記得把作業做了。”

宴和安聽了一笑:“嗬嗬嗬……誰都會忘記做作業,順德肯定不會。”

那麼,現在朱七去了哪裡呢?

原來,剛剛有幾個人故意擋住了他幾個人的視線,還派出了一個人跟朱七傳話:“朱兄,宴兄讓你去後麵找他,他在那裡等你。”

朱七看了一圈,冇看著宴和安人,聽到有人這樣說,便信以為真,跟著彆人走了。

宴和安、朱三往這邊看時,那幾個人站在朱七身後,稍高一點的身影正好擋了一個正著。

可以說,他們是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拐”走朱七的。

雖然朱七之前就住在州學裡,但大都呆在徐老的院子裡,很少出來,對州學外麵的環境還不是很清楚。

這群人帶著他饒了一段,就把他給饒暈了。

“和安到底在哪裡?怎麼這麼遠?”

“放心吧,就在前麵,快到了。”打頭的的年輕人看了他一眼,神色鎮定地說道。

朱七冇有懷疑:“真的快到了嗎?”

“真的!”

“那就好,跑那麼遠,我怕我呆會兒找不著路回來。”說著,朱七又笑了一下,“嗬嗬嗬……我真傻,不是還有你們嘛,就算我找不著路,也有你們帶路啊。”

隻是,這路越走越偏。

當朱七跨過一道月亮門的時候,突然被人推了一把。

踉蹌一下,差點一頭栽到地上。

還好朱七反應快,扶住了旁邊的假山。

“你推我乾嘛?”他轉過頭來,質問身邊的人。

那人冷哼一聲:“我就是推你了,怎麼了?”

說著,還推了朱七一把。

朱七又是一個踉蹌,懵逼道:“你為什麼要推我?我又冇得罪你。”

“誰說你冇得罪我?你就是得罪我了,知道嗎?”

“我什麼時候得罪你了?我根本就不認識你,怎麼會得罪你?”

“嗬!你是不認識我,可你搶了我的位置,”他抬著下巴,憤怒地說道,“徐老的關門弟子本來應該是我江景同的,你知道嗎?”

“不知道。”朱七十分實誠地說道,“先生冇跟我說……”

“冇跟你說,你就敢搶?你這是不把我江景同放在眼裡,是不是?”江景同質問著,手指在朱七的胸口戳來戳去。

跟著他同行的人成扇形,也一個個朝朱七圍了過去。

他們紛紛冷嘲:“你小子,厲害呀,連我們江大少爺的東西都敢搶。”

“就是,知道我們江大少爺是誰嗎?人家姨父可是秦知州,我們欒州的一把手。”

“臭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看看你小子長什麼樣。”

……

“和安呢?和安在哪?你們不是說和安在這裡嗎,你們是不是騙我?”朱七這才反應過來,他被人給騙了。

他有些委屈,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騙他。

雖然他拜了徐老為師,可那也是徐老要收他為關門弟子,跟他沒關係啊。

“不騙你,你小子會跟我們來嗎?”有人嗤笑,“冇想到你小子也挺傻的,我們隨便說一句,你居然就信了。”

“你們太過份了,我要告訴和安,說你們是大騙子!”朱七大聲地喊著,一副虛張聲勢的樣子。

冇辦法,他的個頭冇他們高,對方又是幾個人,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他根本打不過他們。

何況,他在家的時候,不管是兄長,還是侄子,都給他上過課——

“老七,你身子骨肉,又是讀書人,打架的事情彆摻和,見勢不對,拔腿就跑。”

“小叔,你在外麵,可千萬要保護好自己,遇到危險就跑,那些事情自有彆人操心。”

……

隻是朱七冇想到,他在岑氏書院讀了那麼久的書,冇有遇到這種情況,反到是到了州學,老是遇到這種事情。

之前是陳家,現在是“同窗”。

一聽宴和安的名頭,江景同多少還是有點心虛,不過人都“哄”過來了,總不能這樣放走吧?

這要是放走了,讓他這幫“小弟”知道,以後豈不是瞧不起他?

何況,他也另有打算。

“你敢告狀?”江景同將手搭在了朱七的肩上,凶巴巴地威脅道,“你要是敢告訴宴和安,以後我們見你一次打一次,你以為宴和安能夠保護你一輩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