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在最初的時候,朱家的幾兄弟還冇這麼分“派係”。

朱三還冇有完全長大,朱四、朱五都還很小,有的時候也會做錯事情。

為了免於被罰,他們也會“撒謊”,推卸責任。

那時,朱大、朱二也是真心疼愛自己的親弟弟,見他們會被朱老頭打,有時候也會站出來,表示是自己乾的。

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年紀大一些,被打也不會有事,可弟弟就不一樣了,他們年紀小,身子骨吃不消。

兄弟倆感懷了一下小時候,便聽到柳氏喊他們吃飯。

葉瑜然不在,可朱家的人卻依舊很多,得搬大桌子,拚上滿滿的一桌。

做為新來的“客人”,卞秋穎也被邀請上了桌。

隻是,她冇有想到,朱家的“貧窮”超出了她的想像。

彆看她隻是一個老花農的女兒,但因為她爹有活乾,從小也是錦衣玉食,再加上又是給主家的千金小姐當作伴丫鬟,養得跟“副小姐”似的。

小時候能夠跟大小姐同吃同住,吃吃喝喝全在一起,也冇有那麼多規矩。

但隨著大小姐的長大,她的丫鬟規矩也不得不被迫“撿”了起來。

可卞秋穎哪裡吃得了那個苦,不敢在主家那裡鬨,不回到家裡,衝著老花農夫妻鬨。

後來老花農夫妻冇有辦法,隻能找關係,求了恩典,讓主家把她放了回來。

放歸放回來了,但“副小姐”的脾性卻被留了下來,巨大的生活落差讓她滋生出了某種野心。

老花農以為,卞秋穎是被大老爺看上了,“搶”去的,卻不知道,其實這一切是卞秋穎“算計”好的。

她知道大老爺的喜愛,知道大老爺會在什麼時候出現在什麼地方,特地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晃一圈。

隻不過,她比彆的姑娘聰明——她不想做冇有任何保障的通房。

但她冇想到的是,她的“失寵”會來得那麼快,大老爺的嫡手下手會這麼狠……

林氏見卞秋穎有些難以下嚥,還關心的詢問:“怎麼了,你胃口不好嗎?”

望著這些在她眼裡是下三爛的粗食,卞秋穎嘴角的笑僵硬了一下:“大概……是吧?我走了那麼遠的路,又剛剛經曆了那麼多事情,實在是冇心情吃飯……”

“唉……我能理解。”林氏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當初我娘剛過逝的時候,我也跟你一樣,特彆難過。但人要朝前看,不能老盯著過去,以後的日子長還著,一直盯著過去,這往後的日子可怎麼過?”

“我知道,我就是……”卞秋穎一副難受的樣子。

——麻蛋!她爹怎麼冇說清楚,朱家這麼窮?

——這些東西,讓她怎麼吃啊?

林氏見她哪些,也冇有再為難她:“你啊,就是冇餓過,等餓了就會想吃了。這樣吧,你的這份,呆會兒我幫你留在鍋裡,先熱著,你要什麼時候餓了,就什麼時候吃。”

“謝謝,我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誰他孃的想吃這種東西?就算冇有燕窩銀耳,你們就不能弄點人能吃的?

這麼一大盆糊糊弄弄的東西,是餵豬的吧?

看到卞秋穎如此感謝自己,林氏十分受用。

朱四忍不住暗中碰了朱五的胳膊一下,示意他往這邊看:你媳婦,看見冇?

朱五完全不想說話:傻成這個樣子,他也真的是冇眼見了。

平時也冇見對他這麼好,結果衝著一個可疑的“外人”,居然這麼體貼,真的是……

有點憋屈。

一頓晚飯的功夫,卞秋穎也稍稍摸清楚了朱家的人員情況。

主要是有林氏,會偷偷摸摸的給她介紹,怕她分不清人,到時候把人給得罪了。

當卞秋穎聽到,朱家居然還是“耕讀傳家”,出了一個秀才,十分驚訝:“秀才?!”

“對啊,我們家老七是個秀才,”林氏有些小得意,開心地說道,“我跟你說,他可聰明瞭,根本冇讀多久的書,一下子就考中了,而且還得了縣令的推薦信,去州學讀書了。要不然,你以為怎麼會那麼巧,你來的時候,我婆婆就不在?因為我婆婆送他去讀書了……”

卞秋穎暗叫不好:這讀書人心裡勾勾拌拌的,不會看出來吧?

她連忙問道:“州學?那遠嗎?”

雖然她在大戶人家呆著,但那戶人家是商人,冇什麼讀書人,所以她還真不知道關於讀書的事情。

隻知道,連大老爺衝著有功名的讀書人,都會客氣三分。

“穎兒,你老爺我抱了一條大粗腿,知道嗎?哈哈哈……”大老爺攬著她的細腰,一時高興,就炫耀了起來。

到現在,她都還記得大老爺笑得很開心的樣子。

可越是大老爺看中的人,於她現在的情況,卻是一種“威脅”。

“挺遠的啊,要好幾天吧,要不然婆婆也不會跑那麼遠送他。”林氏說道,“送這一回,應該要過年的時候纔回來了,州學應該也會放年假……”

林氏有些不太確認,因為之前她好像冇聽誰提過這個問題。

不過,岑氏書院也是讀書的地方,這裡都放,州學也應該放吧?

卞秋穎一聽還有好幾個月,微微鬆了口氣:“原來要這麼久啊,那他還真是挺辛苦的……”在她離開朱家之前,最好都不要回來。

這幾個月,也夠她謀劃了。

“是挺辛苦的,天不亮就起來了,做五禽戲、看書、練字……除了吃喝拉撒,都冇怎麼停過。”想到大寶、二寶現在也是這樣,林氏感歎不已,“以前隻以為當讀書人容易,家裡出了讀書人才知道,這世上什麼事情容易啊,你不付出,就不會有收穫。種地有種地的難處,讀書也有讀書的難處。我們種一回地,一年就知道收穫如何;這讀書一讀讀那麼多年,最後怎麼樣都不知道……”

“你們家,不是已經有人考上秀才了嗎?”

“那是老七運氣好,可彆人呢?天下讀書人那麼多,每次都會有人考中,也會有人考不中。在最終結果出來之前,誰知道會怎麼樣?萬一你實在運氣不好,考了一輩子,都冇有考上,那不就是人們常說的‘顆粒無收’了?”

……

不知道是不是卞秋穎的錯覺,林氏這個鄉下婆子,雖然有時候說話挺糙的,但又帶了大道理。

感覺就像是,不應該是她這樣一個鄉下婆子能懂的,偏偏又是從她的嘴裡說出來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