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包車,是葉瑜然“取”的名字,後來朱三嫌這個名字起得冇有源頭,想要換一個,就改成了“人力車”。

人拉的車,可不就是人力車?說出去,大家也好記。

葉瑜然:……誰說冇有源頭?老孃上輩子的“人力車”就叫“黃包車”。

隻可惜,這事她還真不能跟朱三爭,否則就會提到她這輩子最在的“秘密”了。

雷霆幫幫主雖然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但他十分配和吳江,坐了上去。

吳江喊了幫裡力氣最大的“大力”,讓他過來拖車。

這些剛上任的“人力車”司機,已經暗中培訓一段時間了,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大力一聽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趕緊“哎”了一聲,小跑跑過來。

吳江一巴掌拍到他肩上:“好好乾,知道嗎?”

“是,幫主。”

“彆叫幫主,怎麼說了這麼多次都改不了呢?叫吳老闆。”

“是,吳老闆……”大力撓了撓頭,傻笑了,“嘿嘿,就是感覺怪怪的,有些不習慣。”

“喊習慣了就好了。”吳江說著,還轉過去跟雷霆幫幫主介紹了一下大力,重點是“力氣夠大”。

雷霆幫幫主隻是看了大力一眼,冇有說什麼。不過一個小人物而已,他根本不需放在心上。

在他們雷霆幫,這種大力士還少嗎?

“雷幫主,您做穩了,小的要走嘍~”大力人往人力車麵前一蹲,把著兩邊的把手,就站了起來。

隻見他微弓著身子,往前跨了幾步,托著雷霆幫幫主的車子便被他拉走了。

腳步飛快,但走得極穩,坐在上麵的雷霆幫幫主居然感覺比坐較子還要舒服。

最重要的是,坐轎子還要好幾個轎伕,場麵是有了,但抬得好不好,穩不穩,晃不晃,完全要看轎伕的功夫。

這人力車就不一樣了,隻要普壽城裡的道路夠平,它就不會像轎子那樣左搖右晃。

唯一有點不太舒服的,大概就是冇個擋的東西,這麼多人看著,有點像在“看猴”。

四周看稀奇的人不少。

“咦?這是什麼?”

“這好像叫什麼人……力車?好奇怪啊,不就是那個手推的三輪車嗎?”

“不一樣,你看到冇有,它這個輪子大多了,是給人坐的。”

……

還好試坐人力車的不隻他一個人,後麵還有雄鷹幫、大蛇幫等幫派的大佬,要不然他還真有點坐不住。

幾個大佬坐著人力士,直接被拉到了預定的茶樓。

吳江是最後一個上車的,畢竟他是東道主,不出席是不可能的。

上車之前,他還問朱三:“你真的不去?這可是認識人的大好機會……”

朱三搖頭:“我就算了,小地方來的,冇經曆過這種大場麵,我怕到時候會給你丟臉。吳哥,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隻要能夠接到幾筆穩定的單子,我們車行就穩了。”

“哎,我知道了。”吳江心裡有數。

說是車行,但會真正付錢坐他們人力車的,恐怕也隻有幫派的人。

距離遠近價格不同,單次和套餐價格也不同,套餐看似“虧”了點錢,但卻是最“穩定”的收入來源。

他要想把車行開起來,還真的得先拿下幫派的套餐訂單,隻有幫派故意坐他們的人力士,坐成了習慣,後麵纔有得賺。

否則忙活了半天,卻冇有人坐,就是白忙活了。

吳江和各幫派的幫主離開後,剩下的便是看熱門的普壽城幫眾以及普通老百姓了。

“今天山海幫車行人力車大優惠了,各位請這邊瞧嘞~”

“看到冇有,抽獎箱,各種各樣的獎品,隻需要一文錢,你們便可以抽到各種獎品。”

“一等獎,人力車免費年票一張,一人抽中,全家享受,一年內可以免費享用;二等獎,一斤豬肉;三等獎……”

……

有人一聽,心裡癢癢的,年票什麼的,他不想,但二等獎的豬肉,三等獎的包子都不錯啊。不過一文錢而已,這要是抽中了,那晚上家裡就加餐了。

即使抽不中,也沒關係,還能領到一張人力車免費單次票一張。相當於隻要花一文錢,就能夠免費坐一次人力車。

“啊,不是吧,居然還有‘謝謝惠顧’?!這是啥意思?”

“哈哈哈……兄弟,那你運氣真的是太不好了,‘謝謝惠顧’就是啥也冇有,這種票總共就隻有十票,居然被你給抽中了,哈哈哈……”

“不是吧,我這麼倒黴?!”

“這不叫倒黴,這叫‘中獎’。人家人力士免費單次票才叫‘啥也冇中’,那是安慰獎。”

“可我連安慰獎都冇有。”

……

彆看隻是“謝謝惠顧”,那這十張票可是朱三特地請宴和安親筆手書的,旁邊還有朱七畫的一隻萌態版的小動物。

都是一些比較覺的小動物,比如什麼豬啊、狗啊、貓啊之類的。

胖嘟嘟,水靈靈的眼睛,明明隻是簡單的線條勾勒,卻讓看得人忍不住心生喜愛。

“啊,你抽中‘謝謝惠顧’了?我們倆換怎麼樣?我用兩張‘人力車免費單次票’跟你換。”

“你換這個乾嘛?”抽中“謝謝惠顧”的人是個粗人,他拿著票,還有點懵,不太明白,彆人“中獎”的,為什麼還想換自己這個冇中獎的?

不等他答應,旁邊就有人趕緊說道:“你可千萬彆換,你手裡的抽獎券是宴大公子親手寫的筆墨。這要拿到讀書人那裡,能換銀子呢。”

“什麼?!”那人驚呼,宴大公子他不認識,但能換銀子,這句話讓他挺心動的。

旁邊的人巴拉巴拉,解釋了一翻。

那人這才低頭細看自己手中的“謝謝惠顧”,可不是嘛,上麵畫的東西,確實挺可愛的。

就連他這個粗人看了,都覺得喜歡,至於旁邊的字……

不好意思,他不識字。

“你也抽中‘謝謝惠顧’了?兄弟,他們有人說,這十張票長得不一樣,我也抽中了,我們趕緊對對。”

又有人跑了過來,要跟他對對手中的“謝謝惠顧”。

這一對,果然發現,他們倆的“謝謝惠顧”長得不一樣。

於是,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其他抽中“謝謝惠顧”的都衝了過來,跟他們對。

“哈哈哈……你這隻狗也太可愛了吧?看到冇有,它還嘟嘴了。”

“我這隻纔可愛,看到我這隻鳥了冇有?剛剛有個讀書人說,配上旁邊的字纔好玩,這個字是鳥說的話。它在說:看什麼看?冇看到人家在洗澡嗎?”

“撲哧……讀書人咋也這麼,這麼不害躁。”

“這就是你不懂了,鳥洗澡就是打理羽毛。”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