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海幫車行開業第一天,火的卻不是車行,而是那十張“謝謝惠顧”。

朱三也不知道這一切怎麼發生的,他本來冇想弄什麼抽獎箱的,但他娘說:“宣傳活動冇有一個抽獎箱熱鬨一下,怎麼叫宣傳活動?弄一個抽獎箱吧。”

然後他娘直接敲定了“安慰獎”和“謝謝惠顧”兩種獎,其他的全由他和吳江搞定。

“娘,這麼多‘安慰獎’,你就不怕我們車行虧死?”這安慰獎可是一張又一張發出去的免費單次票,普壽城那麼多人,車行的人要跑多久,才能夠跑遠?

葉瑜然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們開車行的頭一件事情,昌什麼?”

“賺錢。”

“胡說,誰開門一做生意,就立馬能賺錢?”

朱三訕訕地摸了摸鼻子:“那娘,你說,我們開車行的第一件事情,應該是什麼?”

“是你問我,還是我問你?”

“你問你問……”朱三感覺,就算是他娘不能走路了,這身上的氣勢也從來冇有弱遠。

不遠和,正抱著書在那裡看的朱七,一陣偷笑:哈哈哈哈……三哥被娘“虐”的樣子,實在是太有趣了!

——突然有些捨不得娘回去,要是車和的事情解決了,娘也能留下來就好了。

葉瑜然這才繼續問了起來:“那你覺得,想要賺錢,必然先有什麼?”

“東西,還有人,彆人願意為你花錢。”

“簡單說來,就是人流量,隻有客人來了,還願意為之花錢,你才能賺錢。那我問你,人流量哪裡來?”

“口碑啊,”朱三說道,“就像我們家的紅薯粉似的,隻要你做得好,客人自然就來了,人家也樂意上你們家店裡吃東西。”

“剛開店的時候,哪來的口碑,人家都不知道你。”葉瑜然說道,“所以一開始,最重要的不是口碑,也不是東西,而是——廣而告之,讓所有人知道,有你們這麼一家店,是乾嘛的。”

她直接問朱三,他們願意花多少錢去“打廣告”,讓彆人知道山海幫改行做車行了,並且來瞭解車行是做什麼的?

與其從自己的腰包裡掏錢,還不如做些“不花錢”的買賣。

比如這免費的單次車票,反正冇生意你也放在那裡,還不如費點力氣,讓彆人先“體驗”到你的方便,把習慣養成了,這樣以後誰想要這種“方便”的時候,不會先想到你?

至於“謝謝惠顧”,也是他娘怕有人什麼也抽不中,心裡不快,跑來搗亂,所以想到了一個“折中”的辦法。

反正宴和安和朱七平時也要練字練畫什麼的,不如做點這種“小紙片”,挑出十張好一點的,扔到抽獎箱裡麵。

“即使有人說什麼,咱們也有了由頭——這‘謝謝惠顧’可不是什麼都冇有,隻是你不識貨而已。”

隻是冇想到,這“識貨”的人比想像中的要多。

一張“謝謝惠顧”被炒出了十兩銀子,甚至有人花十兩銀子,想要收集全套。

有人跑到宴和安麵前打聽時,宴和安自己都有些懵:“求字?”

“不是求字,是那個‘謝謝惠顧’,你這裡還有冇有底稿之類的,給我留一張。”

宴和安哭笑不得,說道:“你說的是那個啊……那種東西,我怎麼可能會有底稿,都是當場裁好,現寫的。”

“啊?”那人傻眼了,“就冇有一張多餘的?你不知道嗎,就那麼一張小小的紙片,都炒到十兩銀子一張了……當然了,十兩銀子而已,我不缺銀子,可我缺‘珍藏品’啊。”

宴和安十分無奈:“當時就是寫著完的,寫好後,就被朱大娘都收走了,最後她挑了哪幾張,我都不知道。”

“也就是說,朱大娘那裡還有?那你能幫找她,要幾張嗎?”他搓了搓手,笑得一臉討好,“嘿嘿!不多,隨便幾張就行,我也拿出去威風威風。”

“這個……那我得找朱大娘問一下,看她還有冇有留著。”宴和安冇有打包票,說道,“畢竟當時弄的時候,誰也冇放在心上,又是那麼小的東西,還在不在都不知道。”

“這纔過去多久啊,不可能不在,”那人趕緊說道,“你今天回去就幫我問,明天我來找你,你給我訊息啊。這事就這麼說定了。”

這人前腳剛走,後腳餘靖琪便來了。

他一臉興致沖沖,進門就問:“宴兄,那個‘謝謝惠顧’……”

不等他說完,宴和安就說道:“你不會也想要吧?”

“你怎麼知道?!宴兄,你可真不愧是我肚子裡的蛔蟲,我想什麼都知道。”

“彆,快彆,剛有一個從我這裡出去,跟你一樣,張口就是‘謝謝惠顧’。”

餘靖琪愣住:“不是吧,宴兄,你答應他了?!你怎麼不等我呢?我跟你纔是兄弟啊,你怎麼能把好東西拿給彆人?你知不知道,我剛跟他們打賭,我一定會弄到東西,要不然就是小狗……宴兄,你不會是想要讓我輸吧?”

“你怎麼這麼無聊,跟彆人打這種賭?”

“這不是無聊,這叫‘生活’。在生活裡,總要找一點樂趣嘛。”餘靖琪走過來,撞了撞他的肩膀,“我說真的,你把東西給我好不好?我真的跟人家說好了,你不能讓我輸,要不然我得當著大家的麵學狗叫。你想想,我要是學了,以後他們肯定會有後麵給我取名號,什麼‘餘三聲’、‘餘狗’、‘餘狗叫’,想想都很可怕……”

“既然你知道可怕,乾嘛還要跟人賭?”

“我這不是覺得我們倆關係了,你一定會給我留著嘛,哪知道你會答應彆人?”餘靖琪一臉苦注,“宴兄,救命!”

“我到是想救你,但那十張‘謝謝惠顧’早發出去了,我還能找人幫你要回來?我要能要回來,跟你找人要回來,有什麼區彆?”

餘靖琪自然知道,去“要”東西,這事有些不太現實。

彆說他要不要得回來,他敢找著他爹的麵子去要這種東西,回頭他爹就能打斷他的狗腿。

餘靖琪後退了一步,說道:“就冇有留底嗎?草稿也行啊。”

“這得問朱大娘,全在她那裡。”

餘靖琪一聽,立馬說道:“那行,那我跟你一塊兒去。那傢夥是不是要下課了?我在這裡等他。”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