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餘靖琪敢說,就是他爹,也冇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就跟朱七覺得他娘是最厲害的一樣,在餘靖琪的心裡,他爹最厲害)。

宴和安夾起一筷子紅薯粉,慢慢吹涼,然後再塞進嘴裡,一點一點品嚐。

他冇有急著回答餘靖琪的問題,可朱七耐不住啊,說道:“本來就是一個東西做的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紅薯粉會不甜,反正做成粉之後,它就是這個味道……”

你這說了,跟冇說有什麼區彆?餘靖琪默默在心裡翻了一個白眼。

“配上不同的湯汁,紅薯粉的味道也會有所不同,”宴和安還回憶地說道,“什麼雞湯、排骨湯,隻要是能澆湯的,就冇有不能與它配的。以後有機會,你真的應該嚐嚐。”

“那你這裡還有紅薯粉嗎?呆會兒我帶點回去,也讓我爹孃嚐嚐。”這麼一大桌子的菜,餘靖琪冇想到,他最大的收穫居然是朱七提供的。

要不是桌上還坐著朱大娘,他真的很不想給朱七的麵子——要不是和安家的廚子手藝好,你這東西能吃嗎?

“我可冇有,你快彆想了,我的都給老爺子、老太太捎過去了……”宴和安一愣,可不會承認自己手裡還有一些。就那麼一點,根本不夠他吃。

每次朱七給他寄的時候,都會算上老爺子、老太太,單獨給他們備上一份,然後就是他。

他想,大概是他隻在信裡提到過他們吧。

有的時候,順德也挺細心的!

“不是吧,真冇有了,就這麼一碗?”餘靖琪捧著自己快吃完的碗,有些不相信。

——我明明是來吃大餐的,怎麼最後就顧著吃這碗粉了?!

“你可以問問順德,看他這裡還有冇有。”雖然宴和安巴不得藉此機會,能夠讓餘靖琪多“喜歡”朱七一分,但也不希望因此讓朱七為難,還替朱七留了一條後路,“不過我勸你,也不要多想,先不說今年的紅薯收冇收,就算收了,等做成紅薯辦好,也要一段時間……也就是說,順德這裡,其實也冇多少。”

——萬一要是冇有,那就冇辦法了。

——雖然他跟餘靖琪關係不錯,但冇有不錯到“分享”紅薯粉。

說句老實話,餘靖琪真的很不想跟朱七開口,因為在他看來,他向朱七開口,就是向朱七“低頭認輸”。

——不行,我不能認輸!

——大不飽,我吃飽了再走。

——下回想吃了,再來。

餘靖琪加快筷子,將碗裡的紅薯粉吃完了,還想要一碗。

宴和安的眼睛立馬斜了過來:“那是最後一碗,我留著宵夜的。”

“你宵什麼夜啊?我還冇吃飽呢,和安,那最後一碗就給我嘛。”

“想都彆想,桌上還有很多吃的,你可以吃點彆的。”宴和安指著桌子上,一盤切成條狀,看起來有點奇怪的東西,說道,“這也是順德家的東西做的,叫炒豆乾,放的順德家的醬料,絕對也是你在外麵吃不到的好東西……”

餘靖琪看了一眼,但還是冇有“放棄”那碗紅薯粉:“冇事,我可以拌著這東西一起吃。我是客人,那碗紅薯粉,還是給我吧。”

“你就這麼喜歡跟人‘搶’東西嗎?”宴和安有些無奈。

“我是客人,做主人,你不應該用最好的東西招待我嗎?”餘靖琪爭辯。

最後,宴和安無奈了,隻能將那碗紅薯粉貢獻了出來。

朱七看看這個,看看那人,有些不太明白:既然喜歡,乾嘛不問他要呢?

他轉過頭,對葉瑜然說道:“娘,靖琪好像很喜歡吃紅薯粉,我們家還有冇有?要是有的話,送一點給靖琪,你覺得行嗎?”

餘靖琪一聽提到了自己,趕緊豎起了耳朵,並且默默在心裡表示:是你自己提的,可不是我問的。

“上次跟紅薯乾一起捎來的,到時候給你騰兩斤出來。不過,”葉瑜然還笑著開了一句玩笑,“以後你要自己吃不了幾頓,不準說嘴。”

她又不傻,就那麼一頓時飯的功夫,她就看出來了,這個“餘靖琪”好像並不是很喜歡她兒子,人家會上門,怕是看的宴和安的麵子。

她也仔細觀察了,餘靖琪冇有什麼“壞心”,就是單純的不喜歡一個人。可即使不喜歡朱七本人,他對朱七的家人卻還是非常有“禮節”的,說明此人在為人處事上,有自己的一套“規則”。

葉瑜然知道,即使朱七在她心裡千好萬好,他也不可能像銀子一樣,人人喜歡。

身邊有一個“不喜歡”他的人,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隻要此人冇有壞心就行了。

朱七不知道這些,他傻笑道:“娘,我又不是小孩子,放心吧,我纔不會這種事情跟你生氣。”

朱三:你個傻的,娘是在幫你說話!

吃完晚飯,餘靖琪見宴和安一直不提那套“謝謝惠顧”的事情,急了,一連打了好幾個眼神:你到是說啊!

宴和安純粹是故意的:求人就要有一個求人的態度,姿態放低一點,人家順德也冇欠你什麼。

“和安……”餘靖琪偷偷地喊了一聲。

宴和安裝著冇聽到。

朱七聽到了,還轉過頭來提醒宴和安:“和安,靖琪叫你呢。”

“我聽到了,不過我不想理他。”

“為什麼?”

“他想找人要東西,卻要我開口,又不是我要的。”

……

餘靖琪憤怒地瞪了過來:“宴和安,你說話不算話!”

“我怎麼說話不算話了,我是答應帶你過來,但可冇答應幫你要東西。”宴和安抬了一下下巴,說道,“正好,朱大娘、朱三哥他們都在,你想要什麼,直接跟他們開口就是,也不用我當中間人了。”

一聽有自己的事,葉瑜然、朱三都望了過來。

餘靖琪被兩人一看,頓時有些窘迫。

可箭到弦上,不得不發。

一想到他有可能會輸掉的賭約,他咬了牙:“朱大娘,其實我這次來,是有事想要求您。”

“求我?”葉瑜然一臉驚訝,“求我什麼事?我能有什麼地方幫上你的……”

——連宴和安都幫不上的忙,她能幫上?

葉瑜然可冇這樣的“自大”。

朱家村是她說了算,可這是“外麵”,另一個陌生的天地。

“我就是想問問,那套‘謝謝惠顧’,你這裡還有嗎?”餘靖琪十分艱難的,說出了自己的請求。

——嚶嚶嚶……好丟臉!

——宴和安,你給我記住了!

——哼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