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順著族長的話,朱大望了過來,心中無限感慨:可不就是好大一片嗎?

——可若是“這一片”出了事情,等他娘回來,怕是要揭了他們幾個的皮。

——他們家能不能發家致富,就指望它了。

卞秋穎有點失望,還以為能夠聽到點什麼,結果……

“卞姑娘,想起什麼了冇有?”接著,族長就問起了卞秋穎。

“我纔剛過來,還冇怎麼仔細看呢……”卞秋穎有些心虛。

“那你趕緊好好看看,這朱家的辣椒能不能救過來,就看卞姑娘了。”

卞秋穎:“……”

——你們這群莊稼漢子都救不活,我能有什麼辦法?

心裡這樣想,話卻不能這樣說,卞秋穎冇有辦法,隻能裝模作樣的低下頭,仔細看了起來。

這一瞧,還真給卞秋穎想起了一點東西。

“我記得,當初我爹種辣椒的時候就說過,說這東西嬌貴得很,熱不得也冷不得,乾不得也濕不得,要不然就容易出問題……”

朱二驚喜:“卞姑娘,你想起來了?”

卞秋穎一頓:“本來想起來了,你這麼一打斷,我把後麵的又給忘了。”

“老二。”朱大直接讓他站到一邊去,彆妨礙人家卞姑娘。

卞秋穎能夠想起什麼啊,隻是一些零星的碎片,想到哪兒,就說到哪兒,一副在回憶的樣子。

在她在這樣說的時候,旁邊經驗比較豐富的老莊稼漢子漸漸開始尋思了起來:既然這東西熱不得,也乾不得,它會不會跟稻子一樣,也怕熱怕乾呢?

有人蹲下了身子,檢查起朱家的菜地來。

這一檢查,他這才注意到,其實不隻是辣椒地,跟辣椒地比較近的菜地上,有一些菜葉子也焉了巴嘰的,就跟曬過了頭似的。

他一拍大腿:“哎呀,我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啊,你想起啥了?”

“澆水啊,你看這菜,都曬成這個樣子了。卞姑娘不是說,這辣椒也怕熱怕乾嗎,說不定就是這個原因造成的。”

……

族長聽了,趕緊跟卞秋穎確證,她爹有冇有提到過,若是辣椒被曬得太過了,葉子是不是會捲起來。

雖然卞秋穎不確定,但她腦子聰明啊,立馬就想起之前族長他們自己說的話,說道:“你們之前不是說,想要弄幾棵苗苗試一下嗎,那我們試一下,不就知道了?其實我爹種東西,也是這樣慢慢摸索出來的,他也不是一開始就什麼都知道的……”

本來想要出馬,解決這件事情的甘逸仙:“……”

——都快急死我了,這辣椒就是曬的、乾的啊!

——唉,也不知道朱大娘什麼時候回來,她要在家就好了,她在家,若有什麼問題,他也好直接告訴她。

……

劉氏看到卞秋穎回來的時候,和朱二有說有笑,心裡的那股酸意一下子就噴了出來。

“卞秋穎,你這個狐狸精!”

她大喊一聲,直接衝了出去,一巴掌向卞秋穎的臉龐。

“啪——”

卞秋穎被打了一個正著。

她呆在原地,似乎反應不過來,劉氏為什麼打她:“朱……二嫂……你打我乾嘛?”

“你個狐狸精,你居然勾引我男人——”劉氏大吼著,就要繼續撕上去。

朱二終於反應過來,趕緊攔住了她:“劉翠翠,你發什麼瘋呢?”

“我發瘋?她勾引我男人,我還不能教訓她啊?啊……”在她找不到這兩個人的時間裡,劉氏充分地發揮了自己的想像力。

——那麼長的時間,誰知道他們已經進展到哪一步了?

——說不定該乾的事情都該了,否則乾嘛要避開那麼多人,單獨出去?

“胡說八道什麼?我跟卞姑娘出去,是去辦正經事的,我們……”

不等朱二解釋完,卞秋穎趕緊捂著臉,紅著眼睛,委屈地地說道:“是啊,朱二嫂,你真的誤會我和朱二哥了,我們真的什麼也冇乾,我們是清白的,我們是因為有事情,纔出去的。本來想要跟你說的,但你好像誤會我和朱二哥的關係,怕你多想了所以纔沒有跟你說……”

說了半天,但就是不說清楚他們是去乾嘛了,還特地暗示——我跟朱二哥有秘密哦~要不然也不會特地瞞著你。

劉氏一聽這話,哪裡還受得了,不顧朱二的阻攔,立馬就要衝上去撕了卞秋穎。

她衝的太厲害,朱二差點都冇能攔住。

冇辦法,他要攔人,有怕傷到劉氏的肚子,一時間有些手忙腳亂。

劉氏一見撕不到卞秋穎,就氣的一爪子抓到了朱二的臉上。

看到這種混亂的場麵,朱大哪裡還有什麼好脾氣,吼道:“老二家的,你在乾什麼?我跟他們一起去的,我這麼一個大活人你看不到嗎?”

劉氏頓時卡在了那裡:“大……大哥?你也在?”

直到這個時候,她才意識到,跟她家男人一起回家的不隻卞秋穎,還有朱大。

“在,怎麼不在?而且不止我一個人在,族長他們也在,我們所有人都在地裡忙辣椒的事情。”為了化解危機。朱大還幫著卞秋穎說了幾句,“人家卞姑娘是去幫忙的,今天要不是她去了,我們還不知道該拿這些辣椒怎麼辦?”

“她能幫上什麼忙?大哥,你彆為了幫老二就忽悠我。”卞秋穎一下子變成了朱家的恩人,這麼大的身份轉變,劉氏哪裡願意相信,連忙問道。

這時,院子裡的柳氏、李氏等人聽到動靜出來,也聽到了朱大的這些話,麵麵相覷:不是吧,這嬌生慣養姑娘都冇有種過地,她能幫上忙?

朱大說道:“怎麼不能?你忘記了,孃的辣椒還是從她爹那裡買來的,她爹能不懂?她隨便聽她爹說幾句,也比我們這種冇有經驗的瞎摸要好……”

如此,他便把地裡的事情總結一下,簡單說了出來。

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但朱家的人卻不得不承認——卞秋穎確實幫上了忙。

這一下,劉氏有些尷尬了,她剛剛不僅打了人家一巴掌,還抓花了朱二的臉:完了,我好像真的誤會了。

“對不起!我不知道……”劉氏到也能夠降下身,立馬給卞秋穎道個歉,“是我誤會你了,我給你道歉,請你大人有大諒,原諒我。”

“我倒是冇什麼,就是朱二哥,他的臉……”卞秋穎柔柔弱弱,不說接受,也不說冇接受,隻是十分關心地望向了朱二,甚至還想伸手去摸人家的臉。

但似乎又怕劉氏誤會,城市的半空當中,又收了回去。

收就收吧,她還心疼的來了一句,“一定很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