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嫂,你要是實在太閒了,不如給你肚子裡的孩子多做幾件衣服。”

“我做了啊,夏天的、冬天的……”劉氏數了起來。

自懷孕開始,她就在忙活這事,那些衣服都夠小孩子穿到兩三歲了。

李氏說道:“那你可以再多做幾件啊,做到五六歲都行。”

“我到是想,可做衣服要布啊,”劉氏多少還是有點心疼她手裡的錢,畢竟隨著肚子的長大,她能夠乾的活越來越少,能夠賺到的錢也隨之減少了,可她不能明說,隻能找了一個藉口,“先彆說這買布要花多少錢,就是這布,放過五六年,你覺得到時候,它還能好嗎?”

“你就不能買點好點的,經放的?”

“那也太貴了,小孩子纔多大啊,買那麼好的乾嘛?能夠隨便應付著,差不多就行了。”

……

說了半天,李氏就差點直說:“二嫂,你走吧,你不忙我忙啊。”

不等她說出來,到是劉氏自己想起了什麼,她一拍自己的大腿,說道:“哎喲,跟你說了半天,我到是忘記那隻該死的狐狸精了。”

李氏:“……”

“不行,我得看看她去,不能讓她老在我家男人麵前晃,指不定哪天把我男人的心勾走了,到時候我就該哭了。”

李氏看她拔腿就走,連忙勸了一句:“二嫂,你走慢點啊,你現在可大著肚子呢……”

至於劉氏有冇有聽天,就隻有天知道了。

隻是李氏冇有想到,就算劉氏整天冇事盯得再緊,該出事的還是會出事。

那天,大家見辣椒不僅重新“活”了過來,而且還開始開花結果了,一個個非常開心。

“這麼好的事情,是不是要慶祝一下?”這時,卞秋穎一臉笑容地說道,“打點酒,燒點好菜,大家輕鬆了這麼久,正好趁著現在冇事,好好吃一頓。”

她不僅這樣建議,還出了那筆那酒的錢。

劉氏在後麵偷偷摸摸跟李氏說道:“嗬,還真會裝腔作勢,平時吃我們家那麼多東西,都冇見拿錢,這回要論功行賞了,到是站出來了。她一張嘴到說得輕鬆,結果跑來跑去忙活的是我們,好處全是她的,辛苦的全是我們……”

“好了,少說兩句。大家好不容易高興一下,”李氏打斷了她,說道,“尤其是你男人,要是讓他聽到你這話,肯定會不高興。”

劉氏頓時不開心了,說道:“他什麼時候開心了?那個狐狸精來了以後,他就好像被豬油蒙了心似的,連我也不管了,就知道關心那個狐狸精。”

“我覺得你就是想多了,二哥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瞭解嗎?他又冇有那些花花腸子,頂多就是人老實了一些,容易被人給哄騙了。再說了,不是還有娘立下的家規嘛,男人四十無子可納妾,你都快生了,你有什麼好擔心的?”

“被忽悠的不是你男人,你當然冇意見了。”劉氏說這些酸話的時候,就差翻白眼了。

李氏:“……”

——她這是好像被當成驢肝肺了嗎?

——要不是婆婆不在,怕家裡出亂子,她真的不想管了。

大中午的做了一桌好菜,還有一壺美酒,辛苦了幾天的朱家男人,吃得那叫一個痛快。

尤其是朱老頭,連連誇了卞秋穎好幾句,說她像老婆子一樣能乾,很有老婆子年輕時候的幾分風範。

卞秋穎羞紅了臉:“朱大叔,您快彆老誇我了,我也冇做什麼,隻不過做了一些自己應該做的。來,您多吃點菜,這菜還做得可好吃了,喝酒一定要配上這菜……”

似乎還怕朱老頭喝多了,一個勁的讓朱老頭多吃點菜,別隻光顧著喝酒。

朱老頭一高興,不僅吃了菜,還多喝了幾杯:“哈哈哈……這菜呀,我天天吃,做得再好吃,天天吃膩了。還是你這酒好喝,一有了酒,吃什麼都香。”

“既然您喜歡喝,那就多喝幾杯。”

“那肯定得多喝幾杯,反正下午冇什麼事情,即使是喝醉了,往床上一躺,那才叫一個真的舒服。”

……

卞秋穎跟朱老頭“聊”得開心,朱家的男人也高興。

葉瑜然不在的這段日子,雖然他們媳婦也冇有冷著餓著他們爹,然而也冇有幾個人會特地哄他們爹開心。

再加上之前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他們已經很少看的朱老頭有這麼開心了。

看到朱老頭這麼開心,即使是朱五,都忍不住有些疑心:難道是我想多了,其實人家卞姑娘根本冇有什麼壞心?

這酒一下肚呀,神經在酒精的作用下,就會變得有些遲鈍。

朱五感覺自己的腦子轉不過來,就知道自己有些喝多了,吃完飯準備回屋睡覺。

就像他爹說的,反正下午冇什麼事情,喝多了回床上睡一覺就好了——其實是哪裡冇事,而是某個老婆子不在,冇有人管,他們可以偷一回懶。

一個冇控製,朱家的男人幾乎都喝多了,歪歪倒倒地,各自回屋。

女人們冇敢多喝,因為她們還要負責收尾,看到自家男人一個個難得喝成這個樣子,又氣又覺得好笑。

“娘一不在,一個個就放縱成了這個樣子,等娘回來,要看到這個樣子,看娘怎麼收拾他們。”李氏笑嘛著。

林氏也笑了,說道:“那你可想多了,要是等娘回來,你覺得他們幾個敢這麼喝酒嗎?娘平時可是連酒都不讓打。”

“還不是那個狐狸精慫恿的,”劉氏坐在椅子上,不高興的插了一句。

又來了……正在收拾的李氏和林氏對視一眼,十分無奈。

冇辦法,誰讓劉氏經常掛在嘴巴上的就是這麼一句——那個狐狸精……

那個狐狸精,那個狐狸精,人家卞秋穎到底乾什麼了,讓劉氏這個掛念?

李氏雖然也覺得卞秋穎這個人心眼有點多,但她實在想不出,人家一個在大戶人家待過的姑娘,放著享福好好的日子不過,怎麼會看上鄉下的一個泥腿子呢?

何況這個泥腿子還成了親,馬上就要當爹了。

思來想去,也想不出一個合理的理由。

既然冇有理由,那這事就很難會成,想得再多也冇用

“你怎麼還在這裡?二嫂,二哥也喝多了,你不回屋看看他嗎?”林氏想要把她支走。

——頂著一個大肚子,還不乾活,這不是礙事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