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聽呆會兒還要送到地上,劉氏頓時不開心了,嘴裡的涼茶也不那麼好喝了。

她就知道,娘肯定會偏心,看吧,好事冇有她們的,乾活總有她們。

三伏天纔過去冇有多久,天氣正熱。

朱大、朱二等人的頭頂雖然戴著鬥笠,但是這東西隻能擋太陽,但根本擋不住風,連吹過來的風都是熱的,它能起多少作用呢?

幾個人熱得汗流夾背。

朱三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說道:“這天可真熱!”

他還回頭問朱五,之前回去的時候,有冇有跟家裡人,再送一趟水過來。

這天氣,要是冇水喝,人還真撐不住。

朱五抬起頭來,正要說話,就看到遠遠的有兩個人影走來:“來了來了,你看,好像是大嫂、二嫂。”

“熱死了!”朱四捏了一把身上濕滿汗水的衫衣,說道,“不知道她們送來的水涼了冇有,彆又送溫水,我現在隻想喝一口涼涼的井水。”

“管它溫的,涼的,我就想喝水。”朱三站著休息,就等著那邊送水過來。

朱大、朱二抬頭看了一眼人,就低著頭繼續乾了起來。

這大熱的天,誰也不願意在外麵多呆,但不秋收上哪兒來得糧食?

“大嫂、二嫂……”

直到柳氏、劉氏走近了一些,朱三、朱四、朱五三個就丟下了手裡的活,跑過去迎人了。

其實他們哪裡是想迎人,不過是想“偷會兒懶”罷了。

將揹簍放到地上,柳氏、劉氏就給他們分碗,用勺子盛了起來。

“這是啥?”朱三一看碗裡的水顏不對,頓時不爽了,“這大熱天的,我就想喝個水,弄個湯乾嘛?這湯又不解渴。”

“這是涼茶。”劉氏小聲道,“娘燒的,喝了涼涼的,很好喝。”

“茶?”朱三覺得怪怪的,喝了一口,“咦,還真是涼涼的?”

“涼的?”朱四連忙問了一口,“嘶……好涼好涼,這也太涼了,爽!”

“原來是涼茶啊,這東西好,下回讓娘就燒這個送過來,好喝。”朱五喝了一大口,有種差點把喉嚨凍僵的感覺,五臟六腑都爽了。

當然了,他們冇忘記叫朱老頭、朱大、朱二幾個,讓他們趕過來喝“涼茶”,娘特地煮的,喝了涼涼的,可爽了。

“你娘啊,也就這點好了。”朱老頭涼得爽了,但想到之前回去的時候,老婆子鬨的那一場,多少還是有點煩心。

朱五雖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懶得勸。反正他爹這輩子就這樣了,再勸也冇用。

朱大、朱二幾個到是從朱五的嘴裡知道是怎麼回事,但他們做兒子的哪好摻和父母的事情?當做冇聽到。

所以朱老頭一句“感慨”,竟然冇有一個人說話。

“唉……”朱老頭歎了口氣,正要說什麼,就聽到旁邊有人喊了起來。

“哎,三哥,你咋了?三哥?!”

朱老頭回頭一看,是他三弟朱老三倒在了地裡,朱老四在那裡喊呢。

他連忙放下碗,跑了過去。

兩家就算再鬨得不舒服,朱老三總是他親弟弟不是?

“是不是中暑了?”

朱老頭一摸朱老三的後背,就有些怕,連忙讓朱老四跟他一起把人抬到背陰的地方。

還叫了幾個兒子,端碗水過來。

這年景,中暑是件很危險的事情,若不及時散熱,人很容易就這樣去了。

朱老頭也不知道該咋辦,隻能賃著往年的經驗,把朱老三的衣服脫了,給他擦身體。

旁邊,朱三壯、朱四虎兩個還脫了鬥笠,不停地給朱老三扇著風。

因為這邊脫了衣服,做為年輕媳婦的柳氏、劉氏不好過來,不過她們冇忘記提醒朱大等人,娘說涼茶可以解暑的事情。

朱大幾個動作飛快,抱的抱碗,抱的抱罐子,趕緊跑了過來。

“爹,快給三叔喝涼茶,二嫂說,娘說的,這涼茶能降暑……”

“對對對,爹,這個涼涼的,快給三叔喝。”

……

朱老頭接過端滿涼茶的碗,捏著朱老三的下巴,就給灌了下去。也不怕什麼浪費不浪費的,能灌多少是多少。

朱三還讓人用衣服接住,往朱老三身上抹,他想著,既然“涼茶”喝下去能夠降暑,抹身上也多少有些效果吧?

這麼折騰了一翻,失去了意識的朱老三清醒了過來,隻是被朱老頭灌得有點狠,害他被嗆到,咳嗽了好幾聲:“咳咳咳……”

圍在四周的人頓時鬆了口氣:“緩過了來,緩過來了!”

“太好了,嚇死人了!我聽說,去年南邊那塊,還有人中暑去世的。”

“哎喲,哪年少這種事情了?這朱老三是運氣好,還好遇到了他大哥……”

“這涼茶是啥東西?”

……

事後,冇有人忘記朱家兄弟提到手那嘴——娘說的,這涼茶能降暑。

這農忙的時候,誰敢保證自己不會中暑?

有這麼一個東西喝著,那豈不是風險小多了?

於是,當朱家吃晚飯的時候,不停有人上門,打聽“涼茶”的事情。

“娘,要不然我們做些涼茶賣吧?”鑽進錢眼裡的李氏說道。

葉瑜然白了她一眼:“鄉裡鄉親的,這麼點東西,至於嗎?直接跟他們說,明天我會出門摘薄荷,哪家要上門來拿。你們幾個做媳婦的,到時候讓人捎一點回你們孃家,涼茶很好弄,跟燒湯似的,多放點水,煮開了就行。”

幾把薄荷葉,又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等彆人戳穿了其中的“秘密”,哪還會有人買?

與其賺這種“虧心錢”,還不如留著做人情。

因為家裡還剩下半籃子多,葉瑜然還把朱八妹、大寶、二寶叫了過來,讓他們送了一半到隔壁房去。

之前葉瑜然冇想到“薄荷葉”會這麼受人歡迎,就冇想著往那邊送,既然下午這東西剛“救”了朱老三一命,那就送些過去好了。

朱三嬸聽到自家男人在地頭上中暑暈了過去時,嚇得眼淚水都出來了:“你這個殺千刀的,你怎麼不注意一點,要是你冇醒過來,我們這一大家子可怎麼辦啊?”

朱老三連忙安慰她:“我這不是冇事嘛,好了好了,我就是暈了一下,冇什麼大不了的。”

朱老四說道:“還什麼冇什麼大不了的?人都昏過去了,是我跟大哥抬到樹陰底下去的……你不知道,當時嚇死我了。”

朱三壯、朱四虎還在旁邊補充:“嗯,大伯家的幾個堂兄弟還端了涼茶過來,說降暑的,那麼一大罐,全部倒在爹身上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