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赤腳大夫進來後,就給劉氏把了一個脈。

此時,劉氏已經疼得昏花,看不清人了。

她嗚哇地叫著,說太疼了,不想生了,這輩子都冇受過這種委屈。

緩過一口氣的時候,還在那裡問柳氏、李氏,當初她們生的時候,是不是也這樣疼?她們當初是怎麼撐下來的?

大寶、二寶已經這麼大了,柳氏都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冇事的,二弟妹,疼疼就不疼了。哪個女人生孩子,都是這要過來的,你熬熬就好了……”

“嗚嗚嗚……大嫂,我真的好疼!我不想生了……”眼淚水都從劉氏的眼角落了下來,雖然她也心疼孩子,擔心肚裡的孩子會出事,但真的太疼了,疼得她冇辦法再去想這種事情。

現在,她隻想趕緊“解脫”。

因為劉氏又是說話,又是動,赤腳大夫把了一下便冇有再把了,而是檢視起她的臉色、瞳孔等地方。

臉上晝是虛汗,嘴唇有點發白,瞳孔渙散,種種跡象看得赤腳大夫一陣心慌:“我能摸一下肚子嗎?”

“恐怕不行,大夫,我二哥還冇回來呢。”李氏盯得緊,趕緊阻止了赤腳大夫想要伸出去的手,“我二嫂情況到底咋樣?”

赤腳大夫不敢當著劉氏的麵說,給了李氏一個眼神。

李氏跟著他,出了門。

朱大一看到他倆出來,就圍了上去:“咋樣了?”

赤腳大夫輕輕搖頭:“情況有些不好,脈我是把了,但以現在這種情況,我也不知道把得準不準,本來想摸摸她的肚子,看看胎兒的情況,可朱二不在,冇摸成……總而言之,她現在怕是難產了。”

“啊?!”李氏差點冇站住,“怎麼會這樣?那我二嫂……二嫂還保得住嗎?!”

她們有想過劉氏生不下來,或者生出來的孩子會出事,但真的冇想過,劉氏有可能會出事。

不,不是冇想過,而是不敢往這上麵想。

即使平時再有一些小矛盾、小衝突,那也是相處多年的妯娌,憑白無故的冇了一條人命,怎麼可能受得了?

另一頭,正在喝口的葉瑜然,突然一口嗆住,咳得她眼淚花子都出來了。

丫鬟翠娥趕緊上前伺候:“朱大娘,你冇事吧?”

好一會兒,葉瑜然才緩過來,她有些恍神地說道:“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發生了……翠娥,你幫我叫人去看看老三和老七在哪兒。”

“這個時候,朱三少爺、朱七少爺,肯定在州學啊。”丫鬟翠娥說道,“這個時候在上課呢,朱三少爺也聽你的勸,冇事多去幾趟州學,也沾沾學子的氣息……朱大娘,你這兩個兒子又聽話又能乾,這府上多少大娘聽了,都羨慕得不行。”

“你快彆寬慰我了,什麼羨慕啊,再羨慕也隻是泥腿子,回去還是種地的。”

……

赤腳大夫冇有打包票,畢竟劉氏的肚子他冇摸到,除了把了一下把,其他的都是用眼睛“看”的,都隻是一些表麵跡象。

李氏急了:“這二哥咋還冇回來?”

朱二也急,可誰能想到,穩婆走到一步,摔了一跤呢?

“嘶……”

摔了一個屁股蹲的穩婆,好半天都冇爬起來:“彆動,疼……我緩緩。”

“哎呀,大娘,你快點啊,我媳婦要生了……”朱二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急得在原地打轉。

“我知道,可我真的疼啊,萬一要是摔斷了骨頭,我過去了也冇用,幫不上忙……要不這樣吧,你實在等不急,就換一個穩婆叫……”她又推薦了另一個,說村裡的誰也接生過。

“你到底還站不站得起來?”朱二也有些猶豫,到底是等她呢,還是重新叫一個更快?

穩婆試了試,有點起不來:“真不行,疼。”

“那我揹你,總行吧?”雖然朱家村不大,但朱二覺得,他要這樣饒來饒去,怕是得耽誤不少時間。

一咬牙,還是覺得先把一個穩婆弄回家再說。

家裡大嫂和四弟妹都是生過的,即使穩婆到時候動不了,坐在旁邊指揮一下,也行。

“行……”其實不怎麼想去的穩婆。

——唉……這個時候老虔婆不在,她二兒媳婦又提前發動了,一個不好,就有可能落下壞名聲。

——她這一趟,怕是凶多吉少。

原以為找了一個“藉口”,就能夠忽悠住朱家的二傻子,結果……

穩婆硬是被朱二給“背”到了朱家。

也到了這個時候,她的屁股蹲似乎不那麼疼了,能夠一踉一蹌地走路了。

“老二,你咋這個時候纔回來?”朱大拉著朱二的手,就趕緊讓他進屋,“快進去,二弟妹要撐不住了……”

“穩婆……”朱二才說了兩個字,就被朱大扯著,推進了屋子。

他剛想說——我一個大男人,怎麼能進產方呢?

然而,當他視線瞥到站在床前的大夫,頓時頓住了。

赤腳大夫摸了摸劉氏的肚子,居然發現孩子的胎位有問題,人家要生的,頭都是朝下,可是這個孩子卻是頭朝上。

心頭一驚,連忙問柳氏:“你們檢查過宮口冇有,開了幾指了?”

“檢查了,冇開,但一直在流血……”柳氏憂心忡忡地說道,“我們已經想辦法用東西堵了堵,但冇用……還好血量不大,要不然……”

聽到一直在流血,赤腳大夫連忙抓住劉氏的手,摸了摸:“不對,她的手指已經在發涼了,你們冇注意嗎?!”

“啊,不是啊,二弟妹都還有力氣跟我說話……”柳氏趕緊望向了劉氏的臉,說道,“不過現在好像冇什麼力氣了。大夫,你得想想辦法啊。”

“大夫,我二嫂好不容易懷了這一胎,你一定要想想辦法啊,要是連你都冇辦法了,那我們就真的冇辦法了。”李氏也圍了過來。

林氏望被子上的血,以及那個躺在血汙中的女人,隻覺得心驚:生孩子,這麼可怕嗎?!

突然間,有些不敢生了。

眼前是赤腳大夫不斷觸碰到他媳婦的手,耳邊是大家焦急地詢問聲,朱二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轟”掉了,一團亂麻,根本反應不過來。

他不知道自己是該怪大夫碰了他媳婦,還是該怪他媳婦不爭氣,連個孩子都不會生。

天底下那麼女人生孩子,怎麼輪到她了,就出事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