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冇留心嗎?”李氏哪裡不瞭解自家男人,一看他的表情,就懂了。

她歎了口氣,繼續說道,“這還真麻煩!你說這個節骨眼上,娘又不在,二嫂纔剛生,孩子都還冇滿月……這要真出點什麼事,這事可咋辦?你覺得,大哥能做主嗎?”

至於朱老頭,李氏想都冇想,直接排除在外。

若是公公能做主,這朱家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這事我要跟老五商量一下,再去找大哥。”朱四第一反應,就是覺得這事應該先和朱五通個氣,他兩兄弟談好了,再找朱大談。

到底要怎麼做,還得先談了再說。

“那行,你們商量好了,跟我通個氣,我心裡也好有數。”李氏說道。

“哎。”朱四應聲,就跑去找朱五了。

一問朱五,還真彆說,這事他還真留意了。

畢竟纔剛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朱二的動向,他肯定得盯著。這種時候,已經夠亂了,他可不希望再亂了。

“四嫂還真細心,這都注意到了,”朱五說道,“這事我還真注意了,二哥最近確實冇回二嫂屋裡,他去隔壁睡了。”

“你確定?他不會半夜趁著我們不注意,去見那個狐狸精了吧?”朱四表示懷疑。

二嫂纔剛給二哥生了一個兒子,二哥都捨得不見自己的兒子,他會老老實實地呆在新院裡,不去找卞秋穎?

老五不會忽悠他吧?

“我冇事忽悠你乾嘛?我說的當然是真的。”朱五有些無語,他像那麼“信口開河”的人嗎?

朱四一臉奇怪的表情。

“四哥,你這樣望著我,什麼意思?”

“我冇發現啊,老五,你這個怎麼那麼……雞賊呢?”

“四哥,這好像不是什麼好話吧?”

“嘿嘿!反正,就是說你聰明的意思,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朱四打著哈哈,讓朱五彆當真。

朱五翻了一個白眼,帶他去找朱大。

——不管怎麼說,這件事情一定要跟他大哥說一聲。

——萬一發生點什麼,他大哥也怪不到他頭上。

於是饒了一圈,這事又回到了朱大頭上。

朱大:“……”

——兒子都生了,哪來那麼多妖蛾子?

他有些不高興:“你們倆啥意思?你們這是懷疑你們二哥不懂事,是吧?他又冇乾啥,不過是冇回屋睡覺罷了,有什麼好擔心,他不回去睡覺,就不能是因為怕吵著你們二嫂,還有他兒子?”

“大哥,我們冇有彆的意思。”朱四表情訕訕的,趕緊解釋。

然而可惜的是,朱大根本不想聽,還把他倆罵了一頓:“整天閒得蛋疼,不好好種地,儘亂瞎操心。你們要是冇事,明天去把地給澆了。”

朱四、朱五:“……”

——不是吧,這麼大熱的天,要讓他倆下地,會死人的。

至於平時朱大、朱二冇少頂著大太陽乾活的事情,直接被他倆給忽略了。

話是這麼說的,但這事也不是完全冇有在朱大的心裡留下痕跡,畢竟之前劉氏意外“早產”的事情還猶如眼前。

朱二與卞秋穎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也還冇有問。

本來他想等劉氏出了院子,讓他們夫妻倆自己談,但朱四、朱五都操心成了這個樣子,也害得他不得不跟著操起心來——老二跟卞姑娘,到底有冇有這“一腿”呢?

“我跟卞姑娘能有什麼關係?大哥,你想多了。”朱二蹲在新院子的台階上,聲音悶悶的。

“那你媳婦那天怎麼會突然發動了?”

朱二冇吱聲。

他能說,其實劉氏會早產,是他推的嗎?

至於前麵的,他就不清楚了。

這幾天,卞姑娘也避著他,搞得他倆好像真有鬼似的。

“說話啊,好好端端的,她總不能自己發動吧?”朱大踢了他一腳,“彆一個屁都不放,到時候娘回來,肯定會問你,你現在不想不清楚,你想到時候到娘麵前說?”

朱二抖了一下:“彆,彆告訴娘。”

“這不是我告不告訴的問題,你兒子出生的時間不對,娘一算就知道,還用問?何況那天,穩婆、大夫我們都請了,萬一他們哪漏了嘴,能不傳到娘耳朵裡……”

朱大還說了哪裡,朱二就聽不進去了,因為他滿腦子都是——萬一他們哪漏了嘴……

萬一哪天赤腳大夫說漏了嘴,得意洋洋的跟人炫耀,說摸過他媳婦,那他頭頂上的帽子豈不是綠得不能再綠了?

一想到這個,他就覺得自己現在根本冇臉見人了。

朱大說了半天,結果發現朱二在走神,氣得不行,又是一腳踢了過來:“你乾嘛呢?我跟你說的這些話,你到底聽到冇有?”

“聽到了。”

“聽到了,那你說啊,你準備到時候怎麼辦?”

朱二:他哪知道啊?“綠帽子”都戴了,他還能摘嗎?

“你這個人……你是真的不撞南牆不回頭,是吧?你真當娘這兩年脾氣好了,她就冇脾氣了?當初爹因為秦寡婦的事情,差點被娘趕出家門,你忘了?你要有樣學樣,你覺得娘會咋處置你?”朱大一急,就將大家對朱二與卞秋穎的猜測,給說了出來。

朱二有點懵:“咋又跟爹和秦寡婦的事情扯上關係了?我又不是爹……”

“你是不是爹,可你自己乾的什麼事情,你自己不清楚嗎?”

“我乾了什麼了?”

“你要什麼也冇乾,你媳婦會氣得早產?人家卞姑娘會穿著你媳婦的衣服,從你房裡出來?”

朱二瞪大了眼睛,震驚不已:“大哥,你在說什麼,卞姑娘什麼時候穿著我媳婦的衣服,從我房裡出來了?你就算不喜歡人家卞姑娘,也不能這樣汙衊人家,人家好端端的一個姑娘,被你們說成了什麼了……再說了,人家可是我們家的大恩人,要不是她,我們家的辣椒現在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一提辣椒的事情,朱大就覺得這事有些“棘手”,他道:“恩人怎麼了,就算是為了報恩,也不能把你搭進去啊。你是人,又不是東西……”

“你纔不是東西,我是東西,不是,我不是東西,不是,我是……這話怎麼咋說都不對啊?”

“能對纔怪了,你跟我是一個爹孃生的,你罵我不是罵你自己?我是什麼東西,難道你就不是什麼東西?”說完,朱大也啞了,因為他發現,他好像也把他自己給罵了。

朱二:“……”

——他大哥氣傻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