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此之外,他還讓宴和安幫忙,把將之前說好的“下人”給買了。免得到時候回了安九鎮,找不到合適的。

安九鎮肯定有“下人”出售,但他們冇買過,不清楚裡麵的套路,也不知道該怎麼挑人,由宴和安這邊幫忙“掌掌眼”,安全係數也高一些。

還有一個就是,普壽鎮比安九鎮大,這邊的走貨量也大,那麼能夠挑選的“下人”範圍也會大很多,想要找到可心的人,也更加容易。

朱三想得很清楚,他預算有限,不可能買太多的人,但希望能夠買到可以做家務,可以下地乾活,也可以幫他“照顧”他孃的人。

下地乾活,是因為他們家以後有買地的打算,他自己又經常在外麵,多一個勞動力,其他兄弟也能夠輕鬆一些。

同時在不忙的時候,這個勞動力力氣比較大,還能幫忙推著他娘到處走動。

乾家務和照顧他娘,是指一些日常工作,比如打掃衛生、燒飯、洗洗衣服、給他娘洗洗澡之類的。

去牙行挑人的時候,是宴和安帶著管事婆子陳媽一塊兒去的。

宴和安出麵,借的自然是他“宴大公子”臉麵,讓牙行的人心裡有數,彆挑一些不合適的人“忽悠”人。

管事婆子陳媽出麵,則主要是借她的眼力,希望能夠幫忙挑一些更加合適的。

到了牙行,那一排排的人站出來,男女老少都有。

有的穿得好一些,比較體麵;有衣衫襤褸,一看就過得很不好;甚至有人的身上,還有被鞭笞過的痕跡。

第一次看到這些的朱三,還愣了一下:“還有小孩子?”

他完全想像不出來,什麼樣的人家,纔會將自己的孩子給賣掉?

人牙子詫異他會問出這個問題,不過看在宴和安的麵子上,他還是賠了一個笑臉:“朱三公子,你可千萬彆誤會,這小孩子不是我們拐來的,是他主家賣的。他爹孃本來就是主家家裡的家生子,因為犯了事,就一起被髮賣了。隻不過,隻有他一個人被賣到了我們這裡。”

“那他爹孃呢?”做為當爹的人,朱三的內心深處,多少還是有些柔軟的。

看到他也就比大寶大了一點,可大寶已經在書塾讀書了,這個孩子卻被人當成牲口一樣到處售賣,就忍不住有些同情。

“被賣到彆處去了,人家家主特地要求的,小的隻是一個小人物,冇辦法替他做主,也隻能照辦了……”

不等人牙子把話說完,管事婆子陳媽就輕咳了一聲:“咳!博人同情的話就不用說了,既然會被賣到這個地方來,那就是他的命。一樣的米,養百樣的人。世上不平事多了去了,我們也不能見著什麼事都幫忙出一下頭,要那樣,這天下就冇辦法太平了。”

人牙子表情訕訕的,賠了一個不事。

他看朱三露出了“同情”的表情,確實動了幾分心思,想要讓朱三將這個小孩子給買下來。

冇辦法,像這種身上有“汙點”的小孩子,最不好賣。

小孩子買回去隻有兩種用途,一種是家中冇有合適的“玩伴”,要給孩子挑一個貼身丫鬟或書童;另一種就是家生子不夠用,需要提前買下人,打小培養。

如果是後者,還好,但如果是前者,主人家特彆“忌諱”這些孩子會影響到自家孩子,肯定不會買。

而後者,在能夠避免的情況下,他們也不會選擇有“汙點”的小孩子。

管事婆子陳媽的話,是在警告人牙子,同時也是在提醒朱三:在這種地方,造成不要隨便“同情”彆人,以免給自己帶來麻煩。

朱三也不過是一時心軟,也知道對方落到現在這種境遇,跟他冇什麼太大關係,也不是他造成的。

即使他想要“救人”,也會衡量自己的能力,畢竟他是有家小的人,冇有任何人能有他的家人重要。

管事婆子陳媽一邊提點朱三應該怎麼選人,一邊過濾了一些她覺得不合適的,剩下最後幾組之後,覺得冇什麼太大問題了,才讓朱三自己挑。

下人這種東西,不隻是能不能乾,有的時候還要跟主家有冇有眼緣。

何況朱家這樣的情況,下人還冇有主家人多,合不合朱家人眼緣非常重要,否則買了一個礙眼的東西回去,難受的不是朱家人自己?

最後,朱三選擇了一家幾口,並且向年輕人承諾,隻要他們好好乾活,他們的爹孃和孩子,都能夠得到很好的待遇。

選擇這個擁有三代人的家庭,朱三也有自己的考量。

老一輩的,雖然年紀大了,乾不了什麼活,但經驗十足,光這些“經驗”對於朱家這種正在崛起的家族就特彆有用,隻要他們儘心伺候,絕對能夠讓朱家少走很多彎路。

到時候唐老頭夫妻二人留在老家,當個管家或者管事婆子什麼的,也完全足夠了。

至於他們的兩個兒子,一對夫妻先留下來照顧朱七,另一對則帶回老家,女的伺候葉瑜然,男的下地乾活。

兩對夫妻各有一個孩子,剛好一個給大寶、二寶當書童,一個留在家進而照顧三寶、四寶(他還是知道劉氏生了)。

聽了朱三的打算,葉瑜然抬頭看了一眼老實站在屋子裡的人,點了一下頭:“嗯,既然你覺得合適,你就安排吧。不合適,我們到時候再換,反正也就是麻煩一點,多跑幾趟牙行。”

正大光明的“威脅”唐老頭一家子——敢不好好乾活,直接發賣。

這種頻繁地發賣,對於唐老頭一家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冇有哪一個主家願意挑選賣得比較勤的,說明你有問題啊。唐老頭趕緊表示:“朱老夫人,您放心,小的們一定會好好乾活,儘心儘力。”

“那就好,無規矩不成方圓,我們朱家雖然是小門小戶,可該有的規矩也少不了,隻要你們遵守規矩,我們也不會為難你們。大家都是有兒有女的人,老天爺頭頂看著,你乾了什麼,總有一天會跟你算‘總賬’。我也不希望自己當了‘惡人’,到了地底下,還給子孫後代添麻煩。”葉瑜然說了一些“空頭白話”,安他們的心。

畢竟你買了人家,總要讓人家心裡有個底吧?

從這裡到朱家村還有一些距離,萬一人家半道跑了,你還能到處找人去?一紙賣身契是有用,但也得看具體情況。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