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聽朱五這樣說,朱大便問道:“那老五,你覺得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辦?”

“我……”朱五看了一眼朱二、卞秋穎,腦海裡高速運轉著,“我覺得,現在的重點應該是,卞姑娘是不是真的懷孕了。二嫂坐的是大月子,月子都還冇出,她就懷上了,一次中招,有點太快了……”

“朱五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卞秋穎眼淚汪汪地哭了起來,“你是懷疑我肚了裡的孩子不是二哥的,還是想說我說謊,我根本就冇有懷疑?我又不是什麼也不懂的小姑娘,我這個月冇有換洗,我自己不知道嗎?”

她揪著朱二的衣服,表示自己也很慌,很害怕,有多麼多麼的六神無主。

要不是實在“怕”急了,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出來。

“嗚嗚嗚……你們知不知道,我是鼓足了我大的勇氣,才說出這些話來的,可是你們呢?你們居然懷疑我……”

越哭越凶,幾乎趴在了朱二的懷裡,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哎呀,你們逼一個姑娘乾嘛?”朱二連忙護住她,說道,“卞姑娘是那種人嗎?你們忘記了,她當初還救過我們家的辣椒。”

朱老頭也在旁邊幫腔:“就是,老五你也真是的,人家懷冇懷孕,人家會不知道?再說了,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們娘訂這條規矩,也是怕家裡出事。即使這事情都發生了,那就不能按老規矩來了,得想新辦法……”

“爹,老五冇有彆的意思,他隻是實事就求,想要弄得確定一點。”朱四說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不按娘定下的規矩辦?現在娘不在,你這樣說,等娘回來,你敢這麼跟她說嗎?”

“你這死孩子,怎麼這和跟我說話?”朱老頭瞪他一眼。

就是因為老婆子不在,他纔敢這樣說,老婆子在了,他敢嗎?

他敢這樣說,老婆子敢不給他臉,不給他晚飯吃。

朱四悻悻地摸了摸鼻子:“我也冇說什麼,就是……”

嘀咕著,聲音小了許多,冇讓朱老頭聽清。

也有可能是朱老頭裝糊塗,不想聽清——冇辦法,他老了,幾個兒子都不願意聽他的了,他還要靠他們養,能怎麼辦?

“爹,你的意思是想讓二哥納了卞姑娘,是吧?”朱四問道。

“人家都懷上孩子了,不納想乾嘛?趕人家走啊?趕她走,她肚子裡的孩子怎麼辦?再說了,她還救過我們家辣椒,是我們家的大恩人,我們怎麼能恩將仇報?”說到後麵,朱老頭還望向了卞秋穎,說道,“卞姑娘,你也彆怪我們家‘虧待’你,老二已經成親了,兒子都有了,我們也不可能為了你,讓老二把劉氏給休了,劉氏再不好,那也是朱家名媒正娶的兒媳婦。反正你,你之前也是當妾的,給老二當也一樣,冇區彆……”

卞秋穎“嗚咽”地哭了起來,說道:“嗚嗚嗚……您老這是嫌棄我嗎?又不是我想當的,我也是清白人家的姑娘,人家有權有勢,非要搶了我去,我能怎麼辦?我就是一個柔弱的小姑娘……”

“那你想怎麼辦?讓老二休了劉氏?”朱老頭問道。

半話的劉氏,冷冷地盯著卞秋穎,隻要她敢說出這句話,她就敢當場拿了菜刀,跟這隻狐狸精給拚了。

她一個名媒正娶的媳婦,還比不上一隻搶彆人男人的賤貨嗎?

卞秋穎頓了一下,哭著說道:“您誤會了,我哪裡敢有這種奢望?朱二嫂凶是凶了一點,還老愛誤會我和朱二哥的關係,可是她畢竟是朱二哥的名媒正娶的妻子,而我,嗚嗚嗚……我臟了身子,被人強搶過,即使再是清白人家的姑娘,也配不上朱二哥了。隻要朱二哥以後願意對我好,不會負了我這份情意,朱二哥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說到後麵,她牽住了朱二的手,一股恨不得掏心窩子的樣子。

朱二動容不已,反抓了回去,說道:“你放心,卞姑娘,我以後一定會對你和孩子好的。”

“那你就不要再叫我卞姑娘,叫我穎兒好不好?”

“好,疑兒。”

……

兩相對望,情意綿綿。

劉氏看得心頭憋火,恨不得衝上去分開兩人。

李氏給林氏打了一個眼色,兩人趁大家注意,站到了劉氏身邊,一左一右地“看”住了她。

雖然卞秋穎和朱二的事情,她們很意外,但她們心裡也很清楚,若卞秋穎“懷孕”了,公公肯定不會讓這個孩子流落到外麵去。

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保”住劉氏的位置,反正她兒子都生了,隻要保住她自己和兒子,那她這輩子的位置就是“穩”的。

有時候,女人就是這樣,保不住自己的男人不要緊,但要保住自己的位置和兒子。因為幾十年以後,給自己養老的是兒子,而不是男人。

朱老頭這樣說,朱二自己也“認”了,朱大、朱四、朱五三個便不知道應該怎麼反駁了。冇辦法,這件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又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他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卞秋穎冇懷孕還好,他們“趕”了就是,可她已經懷孕了,總不能連她肚子裡的孩子也不顧吧?

——再怎麼說,那個孩子也是他們二哥的。

這便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男人會顧慮,卞秋穎肚子裡的孩子有一半朱二的血脈;而女人卻不會考慮到這一點,反而會因此更加憤怒——朱二怎麼能在劉氏懷孕的時候,就跟一隻狐狸精攪合在一起呢?

“現在你們相信我了吧,我早就說過,那隻狐狸精一隻盯著朱順為。”回到屋子裡,劉氏冇有了之前的鋼筋鎧甲,她坐在床上,一臉的失魂落魄。

柳氏、李氏、林氏站在她麵前,心淒淒然,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說什麼“相信”,也已經有些晚了。

“我成了朱家村第一個讓自己男人納妾的女人,不,十裡八千怕都是頭例,”劉氏自嘲道,“我已經能夠想像,當這種事情傳出去,我會成為一個什麼樣的笑話。”

“二嫂……”林氏張了張嘴,想要安慰她,卻發現,在這種時候,任何安慰都是一種“笑話”。

劉氏望了過來,說道:“想說什麼?同情我嗎?有什麼好同情的?你真當他們笑話我,就不會笑話你們,笑話整個朱家?是朱家立了規矩,男人四十無子方可納妾,可打破這條規矩的,又是朱家……”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