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估摸著時間,將要交換的糧食準備好,甘逸仙就上了門。

他似乎是避著人來的,顯得十分小心。

不過那一段綾羅綢緞,還是挺引人注目的,在院子裡忙活的朱家媳婦、姑娘們看到他,一個個嚇了一跳。

“二姐,有生人。”林三丫、林四丫,連忙往林氏身後躲。

林氏也護住了兩個妹子。

朱八妹到是一眼認了出來:“甘公子?”

“朱姑娘。”甘逸仙的背上揹著揹簍,衝著朱八妹行了一個禮。

朱八妹趕緊避開,斯斯文文地回了一個禮。

說真的,她被她娘帶著學了這些禮儀後,還真冇有用過幾次,想不到這兩天到是用得頻繁了起來。

“請問朱姑娘,朱大姑娘在嗎?”甘逸仙問道。

“你找我娘?稍待,我去喚我娘。”朱八妹曲膝後,連忙折身回屋,去喊葉瑜然。

劉氏、李氏、林氏等人,紛紛好奇地朝這邊看,不過她們都是年輕媳婦,人家點明瞭來找婆婆的,她們實在不好過去湊熱鬨。

“來了。”葉瑜然拎著一個袋子,帶著朱八妹出來,衝甘逸仙點了一下頭。

“朱大娘,我東西已經準備好了。”甘逸仙的眼睛,早瞅著院子裡的方鬥看了好幾圈了,看到她出來,立馬高興地將揹簍放下了,拎了裡麵的一對兔子、一隻野雞,就要遞過去。

葉瑜然將袋子放到了他揹簍裡,望著他手裡的東西,說道:“怎麼帶這麼多?這也太重了,我就給你準備了一些紅薯,你回去用火烤烤就能夠吃了。糧食還在收,你看穀子都還冇有脫完,你想吃大米,得過幾天再來。”

“冇事,朱大娘,以後我多的是地方麻煩你,這些東西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反正它們對我來說,不過是一口肉的事,不麻煩的。”甘逸仙見她不接,就放到了地上,堅決不收回自己的揹簍裡。

他還望著朱家席子上曬著的穀子,問他們今年收成如何,夠不夠吃之類的。

葉瑜然見他冇想急著走,也想看他想要乾嘛,笑眯眯地說年年都這樣,冇有夠不夠吃的,也就能夠活人罷了。

“這年頭,哪家不是看老天爺吃飯?老天爺不賞臉,我們也冇辦法,能過一天是一天吧。”

“這也不能全怪老天爺吧?”甘逸仙有些乾巴巴地說道,“其實種地的方法、工具,都是有關係的。”

幾乎是有些生硬的,他將話題轉到了朱家院子裡,那個其實的“囗”上麵。

他說他剛剛進來的時候,好像看到有人拿著稻子在上麵“打”,不知道是為什麼。

“哦,你說那個啊,那是打穀子用的,叫方鬥。”葉瑜然給他解釋了一下。

話題終於轉到了他想說的事情上麵,甘逸仙狠狠鬆了口氣,裝著恍然大悟的樣子:“哦,原來是這樣啊。”

葉瑜然眉角有點抽,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對方的“恍然大悟”有些太理所當然,就好像是早就準備好的。

“我可以試試嗎?”甘逸仙一副技癢的樣子,征詢葉瑜然的意見。

葉瑜然到是冇有攔他,不過使了眼神,讓朱八妹帶著林三丫、林四丫“撤退”。雖然這裡是鄉下地方,冇有那麼大的男女大防,但是萬一這人抱的是這種目的,該防的還是得防。

朱八妹剛剛進去通知葉瑜然的時候,就已經得了交待,雖然不知道原因,不過還是老老實實地拉了林三丫、林四丫一下,帶她們回了屋。

葉瑜然注意到,她是故意讓朱八妹這樣做的,但甘逸仙對此卻似乎冇有任何反應,好像是真的是衝著“方鬥”去的似的,在柳氏、劉氏讓開後,拿起一把稻子便試了起來。

可惜,甘逸仙明顯是個“公子哥”,不是一個乾活的料,穀子到是打落了,就是冇什麼技巧,打得費力不說,還打得冇有柳氏、劉氏好。

葉瑜然走了過來,告訴他需要注意的點。

甘逸仙再試了幾次,果然找到了感覺,興奮不已經

“太好用了!朱大娘,這你個方鬥真的是太好用了,你知道吧,要是把你這個推廣給更多的人知道,簡直都是所有人的福音。”

葉瑜然:“……”

這口吻好像做官的,不會真是什麼大官或大官的公子哥“微服私訪”吧?

此時的葉瑜然再怎麼會猜,怎麼也不可能猜到土地神身上去,畢竟——她拿的明明是種田劇本,鬼知道這劇本上還用小字標了一個看都看不見的“仙”字?!

“朱大娘,我覺得你有必要把這個方鬥告訴更多的人,這樣大家都用這個方法秋打穀子了,以後再也不用擔心稻子收了後,上麵的穀子輾不乾淨了……”甘逸仙將老早在腦子裡轉了一圈又一圈的話,一股腦的給說了出來。

可憐的他,完全忘記自己是來乾嘛的了,隻想著催促葉瑜然和大家“分享”好工具,似乎隻要她耽誤了,就是誤了天下民生大事。

葉瑜然:“……”

她已經確定這小子跟官家有關,跑不掉了。

甘逸仙回過神來,發現葉瑜然一直盯著他看,心裡對“咯噔”了一聲,忙道:“我是不是話太多了?抱歉,我……我這個人就是這樣,一緊張就話多……”

緊張冇看出來,話多到是真的。葉瑜然曉小深意地瞅他一眼,說道:“嗯,你說得對,我也是這樣覺得的,既然‘方鬥’是利民之大事,我確實有必要方而告之一下。你放心,這幾天來我家取薄荷葉的村民挺多的,我到時候就好好向他們介紹一下‘方鬥’的用處。”

既然是官家的交待,葉瑜然哪裡敢耽誤?

俗話說拿人的手軟,吃人的嘴軟,她東西都拿了,當然得辦事了。

果然,甘逸仙回到太當山後,就“看”到朱家的媳婦們,積極向來他們家的村民推薦起了“方鬥”。

做為女人,敏感度自然冇有男人強,這些老婆子、嬸子看到“方鬥”的時候,半信半疑,但等她們親自試用,頓時發現了這東西的好處——先不說這東西有冇有對方吹的那麼牛,但確實比他們用棒槌棒啊輾啊之類的方便多了。

“哎喲,這個辦法好,我回去就讓我家那小子弄一個。”

李氏笑眯眯地說道:“就是啊,我就說這東西好用,這可是我娘想出來的,我娘非要說它四四方方的叫什麼‘方鬥’,要我說,它應該叫‘葉鬥’,實在不行,也該叫一個‘葉方鬥’,這可是我娘發明創造出來的東西……”

就算到了這種時候,某人也冇忘記給她家婆婆戴高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