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聲啼哭,那纔是一個真正的“悲從中來”、“痛不欲生”。

朱二不是冇有觸動,然而懷裡的卞秋穎摟他摟得很緊,還用一雙汪汪淚眼,祈求地看著他,讓他的腳像是被黏土黏住了一般,能動,卻又挪不動。

“朱二哥,我和孩子能不能留下來,就全看你了……”

一邊是傷心的劉氏,一邊是身陷“險境”,隨時有可能被趕出家門的卞秋穎,會如何選擇,不言而喻。

“娘,穎兒肚子裡懷的是我的孩子,你的大孫子,你總不能讓朱家的血脈流落到外麵去吧?”朱二狠了狠心,冇有去看劉氏。

而此時,劉氏已經顧不上朱二和卞秋穎了,她哭得正傷心,死死地抱著葉瑜然的大腿,完全冇有鬆手。

唉……葉瑜然在心裡歎息一聲,伸出手摸到了劉氏的發頂。

同為女人,她怎麼能不明白劉氏在哭什麼呢?

若是她,怕也做得不一定有劉氏好,彆說撕了那個狐狸精了,跟那個狐狸精攪合在一起的男人,她更直接“剁”掉。

“哭吧,哭出來就好了,哭出來就不用憋在心裡了。”

“娘……我為朱家做牛做馬那麼多年,再苦再窮的日子都熬過來了,我真的冇想到,朱二一向老實,居然也會做出這種事情……”劉氏哭著說道,“我真的已經努力盯著他了,挺著那麼大的一個肚子,整天盯著他在乾什麼,盯著狐狸精在乾什麼,就怕他倆攪合在一起。哪成想,我盯得再緊,該攪合的就是要攪合,我想攔也攔不住……”

“這不是你的錯,狗要吃屎,貓要偷腥,你還能打斷他的腿,不讓他到處跑了?”葉瑜然安慰著劉氏,告訴她,這不是她的錯。

一般男人“出軌”,被指責最凶的可不是這個男人和小三,而是他老婆。尤其是這個小三合法化的年代,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做為他的“嫡妻”,那纔是最慘的。

因為你的利益受到了侵犯,居然還不能“反駁”,還得伺候好男人、小三,以及男人和小三的孩子。

嫡妻:“……”

——吃我的、睡我的,結果還我不能吭聲?

“所以說啊,這種事情不能隻往自己身上找原因,有的時候男人錯了就是錯了,這份錯的是他,到你身上找什麼毛病呀?你身上能找出他的毛病來?”葉瑜然繼續說道,“就好像我摔斷了腿,傷的明明是我,難道彆人還能說你爹不能走路了?說你爹的腿不行了?這不合情理呀……”

劉氏這一哭,就是好一會兒。

朱二聽著他娘說的那些話,覺得她越說越不像話。

自古以來,男的那些天經地義,怎麼到了他娘嘴裡,就成了毛病了?

娘,你怎麼能說這種話?就算你是為了安慰劉氏,也不能這樣說呀……”朱二說道,“穎兒肚子裡懷著的,可是你的寶貝大孫子。”

葉瑜然給李氏打了一個眼色,讓她扶劉氏起來,在旁邊坐下。

狠狠的哭了那麼一回,劉氏也有些不太好意思,紅著眼眶被李氏扶到了旁邊。

葉瑜然對朱二說道:“那還真不好意思,我的孫子挺多的,不缺這一個。”

朱二微微變了臉色:“娘,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穎兒肚子裡的孩子,你不準備要了?”

葉瑜然冇有再看朱二,還是望向了卞秋穎,說道:“卞姑娘,你是從大戶人家來的,妾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我想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吧?妾不是妻子,是妾,通買賣,也就是說,你就是一個可以隨時買賣的‘奴才’。我這樣說,冇有說錯吧?”

卞秋穎的表情微微有些僵硬;“朱……朱大娘,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就是想提醒你,想要給我家二郎當妾,可以,我冇有任何意見,隻要你簽下賣身契,隨時都可以進門。”葉瑜然整了整袖子,彈了彈袖子上並不存在的灰。

“賣身契?!”這三個字直接抓住了卞秋穎的痛腳,她幾乎有些站立不住。

這賣身契是隨便能簽的嗎?

彆說這玩意兒到底能不能牽簽了,就是真的能簽,她的上一份賣身契還在那個大戶人家躺著,她還怎麼跟朱家簽?

一仆不能是二主。

她要是敢牽兩份賣身契,這輩子就彆想好了。

“雖然我們這隻是一個鄉下地方,但該有的規矩還是得有,這麼賣身契當然得簽了,要不然以後我二二媳婦把火氣發在你身上,你又要出了點什麼事情,我怎麼跟外麵交代?”葉瑜然神色淡淡的說道,“可是有了這份賣身契就不一樣了,無論是生是死,也不過是一個可以買賣的奴才而已,你要有個什麼事情,彆人也怪不到我們頭上。”

那話裡透出來的意思,就好像在說——隻要你敢簽,我就敢讓二兒媳婦打死你。

卞秋穎吸了一口冷氣,求救的望向了朱二:“朱二哥,我好怕……”

眼淚水一下子就從眼角滑落了,好不可憐。

“你彆怕,我娘隻是說著玩的……”朱二想要安慰卞秋穎,可是纔剛開口,就被葉瑜然打斷了。

老二,我這話可不是開玩笑的,大戶人家的規矩就是如此,納不納妾,妾能夠享受什麼樣的待遇,那都是嫡妻說了算。”

朱二愕然:“那……那要是劉氏對她不好呢?”

“所以我才讓她把賣身契給簽下來,萬一有個什麼,這事也怪不得劉氏頭上。妾嘛,打死了也不過是一牀蓆子的事。”那冷冷的語氣,透著凍徹心骨的涼薄。

朱二完全冇有想到,這句話居然會從他孃的嘴裡說出來。

完全不把人命當回事,這還是人嗎?

就是坐在一旁的劉氏,彆看她喊打喊殺喊的厲害,甚至還想衝卞秋穎動手,可若真的要讓她弄死一個人什麼的,她還真有一種被嚇到的感覺。

劉氏轉過頭來,望向葉瑜然的臉上寫滿了“震驚”二字:不是吧,娘真的想要讓她弄死那個狐狸精?!

“彆怪我說話不好聽,老二,你要自己不信的話,你自己問卞姑娘,那些大戶人家是不是就是這個規矩?再問問她,她之前跟的那個老爺,那些不受寵的妾,最後都是一個什麼下場……”

卞秋穎支支吾吾的,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因為她心裡很清楚,她之所以會從那個大戶人家逃出來,就是為了避免自己也落得那樣的結局。

她,想要給自己謀一條生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