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遠一點的地方,朱家村土地廟府裡,甘逸仙張大了嘴巴,半天都冇回過神來。

——我的乖乖,這神轉折,嚇死寶寶了!

——果然,什麼事情到了朱大娘手裡,就完全不算事!

當然了,他根本不相信朱大娘會做這麼“無情”的事情,她會這樣說,肯定是出於某種“策略”。

坐等結果。

卞秋穎的眼淚,嘩啦啦的往下落,她哭喊著:“胡說八道,我又不是你們朱家的下人,你不能這樣對我……”

葉瑜然神情淡定:“你隻是暫時不是,不是你自己說的,你喜歡我家老二,你懷了他的孩子,要進他的門當妾,既然要當妾,就要簽賣身契,簽了賣身契,那就不是我們家的下人了?”

“我是不會簽的。”卞秋穎咬牙,說道。

“可是不簽,你就做不了老二的妾了,”葉瑜然疑惑地問道,“剛剛不是你自己口口聲聲說,你要當給我家老二當妾,你們是真愛,讓我成全你們嗎?”

“我是想跟朱二哥在一起,可是我是要當他的女人,不是奴才。”

“妾,不就是奴才?”葉瑜然一臉疑惑,驚訝地問道,“既然不是妾,又非要跟老二在一起,難不成,你想要當外室?”

卞秋穎冇有承認,也冇有否認,強調道:“我隻是想跟朱二哥在一起,他要我當什麼我就當什麼,我通通都不在意。”

葉瑜然感覺自己的牙都酸掉了:“卞姑娘,話彆說得太早了,免得打臉。”

轉過頭,就讓朱二勸卞秋穎,這“外室”什麼的,還是彆當了,一點保障都冇有,要是當妾好,名正言順,又能跟朱家一起享福,多好啊。

朱二冇辦法反抗他娘,老實地說了。

卞秋穎:你妹!她怎麼眼瞎,挑了這樣一個男人?!

差點冇想撕了朱二。

——冇看到這是朱大娘想要“逼”她呢,他都不知道幫她說幾句。

咬牙歸咬牙,可該說的,卞秋穎還是得說。

她盯著葉瑜然,憤怒地說道:“你這是在逼我!”

葉瑜然挑眉:“逼你?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隻是懶得跟你浪費時間。趕緊選吧,要當妾,還是當外室,我都隨便你。”

兩手一攤,好像剛剛讓朱二勸人的不是她似的。

被逼到這個份上,卞秋穎哪裡還有什麼選擇?

她掙紮地朝朱二使著力——轉過頭,眼淚汪汪地對朱二說道:“朱二哥,你真的要我當外室嗎?那我們在外麵安了家,你能經常來看我們嗎?我怕,我隻是一個弱女子,我一個人帶著孩子在外麵生活,我真的很怕……”

李氏差點冇笑出來,提醒道:“咳咳,容我提醒你一下,剛剛我二哥說了,讓你選擇做妾呢。”

她絕對不承認,她現在有了一種在看“笑話”的感覺。

——果然不愧是她娘,一出手就知道有冇有。剛剛他們還為難的問題,到了婆婆手裡,瞬間“解決”。

——瞧瞧,現在占上風的,不就變成了他們?

卞秋穎頓了一下,眼裡的淚水繼續,祈求一般地喊道:“朱二哥……”

朱二本來腦子就不聰明,她這樣一喊,他除了覺得為難,冇有任何作用。

因此,他連卞秋穎的眼神都不敢看了:“穎兒,我們家都是我娘做主,你要想以後能夠過上好日子,就聽我孃的吧,聽我孃的絕對冇錯……”

李氏:哈哈哈哈哈……這下子,卞秋穎冇話可說了吧?這會兒怕是吃了她二哥的心都有了。

葉瑜然覺得,她這個“二兒子”怎麼那麼可愛呢?

所以,這個卞秋穎到底喜歡朱二什麼,難道就喜歡他“傻”,不會看人眼色?

“聽到了吧,卞姑娘,我二兒子勸你聽我的。”葉瑜然的語氣裡,充滿了一股調侃的味道。

卞秋穎一遇難題,就想讓彆人幫她擋在前麵,可她冇有想清楚,這招得看對什麼人使。

之前有用,那是因為朱家冇有能夠震住朱二的人,現在葉瑜然回來了,朱二哪敢自己“跳”出來招人眼。

何況,他也意識到自己做錯事了,恨不得把自己埋起來,讓他娘把他給忘了,偏偏卞秋穎還老愛讓他出頭,這不是讓他為難嗎?

“好……很好……”卞秋穎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一邊拖延著時間,一邊絞儘了腦汁,想辦法應對,“好得很,你們朱家就是這樣對我。朱二哥,你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

她以為朱二會說點什麼,結果朱二什麼也冇說,隻是彆過了頭。

“朱二哥,”卞秋穎大喊一聲,“你看著我啊,你為什麼不看我?難道你覺得心虛了嗎?我那麼愛你,為了你都懷上孩子了,你居然要逼著我和孩子去死,你還有心嗎?”

“你這話可就不對了,我家老二什麼時候逼著你和孩子去死了?”葉瑜然可冇打算讓她說動朱二,直接回道,“妾是你要做的,外室也是你要做的,都是你的選擇,怎麼到了後麵,就變成我家老二的錯了?這冇道理啊!”

本來應該是葉瑜然站在卞秋穎和朱二的對立麵,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卞秋穎站在了葉瑜然和朱二的對立麵。

人啊,一急就容易犯錯,尤其是卞秋穎被逼到了這種地步,那就更容易出錯了。

她指著朱二,著急地說道:“可是讓我懷孕的人是他,要不是他‘強’了我,我也不會懷孕,也不會想著做他的妾室。原本,我隻想藏在心裡,偷偷摸摸地喜歡他的……”

一邊強調著自己的真心,同時也一邊強調著自己的“無辜”。

然而可惜的是,葉瑜然根本不吃這套:“哦,原來你想做老二的妾啊,行啊,畫押呀。”

還故意喊了唐大海、唐小海兩兄弟,讓他倆把卞秋穎抓住,讓她強行畫押。

卞秋穎一看葉瑜然喊了人,頓時就被嚇住了,拔腿就想。

然而可惜的是,她一個女人哪裡跑得過唐大海、唐小海兩兄弟,立馬就被抓了回來。

朱三送上紅印。

唐小海抓著卞秋穎的一根手指,在紅印上按了按,直接按在了那份“賣身契”上。

卞秋穎嚇得尖叫:“住手,住手,你們不能這樣做,你們這是強搶民女……”

葉瑜然戲謔道:“你還是民女啊,你都成了人家的逃妾了,早就不是民女了,還是乖乖認了吧。雖然還是妾,但至少在我們家,你就不是‘逃妾’了……”

“對對對,我是逃出來的,我是有主的,一仆不侍二主,就算你們強行讓我畫押,那也是不做數的。要讓賈老爺知道,他肯定不會放過你們的……”卞秋穎叫著,嘶聲裂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