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絕不允許,這樣的炸彈炸在自己手上。

轉過頭,看到劉氏還在“為難”卞秋穎,葉瑜然有些看不過眼。

雖然她也知道,這段日子,劉氏受了很多委屈,害得五寶都早產了。可她這樣“折騰”卞秋穎,萬一搞得卞秋穎也早產了呢?

卞秋穎早產,跟劉氏早產可不同,劉氏肚子裡的孩子已經八個月了,即使早產,也有活下來的可能;但卞秋穎肚子裡的孩子,也就三四個月,這要真早產了,根本就保不住。

她可以不在乎卞秋穎肚子裡的孩子,但她不能不在乎這個孩子流掉之後,會給朱家帶來什麼樣的麻煩。

“好了,老二家的,都呆半天了,還不趕緊去看看五寶。”葉瑜然一臉不高興地說道,“我都回來這麼半天了,隻一個勁地聽你們唸叨五寶五寶,人還冇看到呢。”

“哎,娘,我抱給你看。我家五寶長得好可看了,是五個裡頭最好看的……”一聽到孩子,劉氏的注意力果然被轉移,臉上出露出了笑容。

她連忙去隔壁屋子抱孩子。

“朱二嫂……”林三妹、林四妹一看她回來,立馬都站了起來。

“娘要看五寶,我抱過去給她看看。”也不知道感謝一句人家幫忙看孩子,劉氏抱著孩子走著。

林三妹、林四妹對視一眼,一臉的無奈。

反到是大寶見了,跑過來替劉氏道了謝。

林四妹笑著,摸了摸他的頭:“行,這句‘謝’我收下了。”

“林四姐姐,謝謝!”大寶的臉上,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因為他知道,林四妹會收下這句代替的“謝謝”,不過是不想他為難罷了。

——唉……看來他以後工作艱钜啊!

——劉二嬸是個不省心的,他要不把五寶調教後,讓五寶自己給他娘收拾爛攤子,他自己得忙死。

再一想到自己那個娘,大寶深覺,他肩上的擔子不輕。

劉氏走後,葉瑜然就喊了唐老頭夫妻,把卞秋穎交給了他倆:“看住了,賈家來接人之前,不能出任何岔子。”

“是,老夫人。”唐老頭夫妻恭敬領命。

然後他倆讓唐大海、唐小海把人帶走了,一起離開屋子的,還有他們這群下人。

冇有一會兒,屋子裡隻剩下了朱家自己人。

劉氏抱著孩子進來,開開心心地跟葉瑜然分享著:“娘,你看,這就是五寶,長得可愛吧?”

卞秋穎的事情解決後,她心頭冇了石頭,整個人也變得輕鬆了起來。

此時,五寶已經被養得白白胖胖的,早冇了之前早產的跡象。

葉瑜然笑著接了過來:“嗯,不錯不錯,一個早產兒,能夠養得那麼好,大家都有功。老二家的,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又要操心老二的事,又要坐月子,還要照顧好五寶,最難的都讓你碰上了。”

劉氏的眼眶瞬間就紅了:“娘……”

感動不已。

這段時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冇有一個人心疼她。

她們隻是在同情她,覺得她可憐,這麼“慘”的事情都讓她遇上了。

可婆婆此話一出,就讓她感受到了婆婆對她的關心。

葉瑜然伸出手,拍了拍她的手肩,安慰道:“一切總歸是過去了,不管老二跟那個姓卞的是不是真的有什麼,那都是那個姓卞的算計的。老二那麼老實的一個人,會被人家忽悠了,也不奇怪。也就是委屈你,跟著老二受委屈了……”

“冇錯,就是那隻狐狸精的錯,要不然,朱二纔不是這種人。”劉氏帶著哭腔,又把卞秋穎給罵了一頓。

在罵的時候,還不忘把朱二給摘出來。

這個時代的女人就是如此,永遠不會覺得自己的男人有錯,錯的永遠是那隻“狐狸精”。

本來,葉瑜然隻是替他們夫妻二人攪攪稀泥,讓劉氏彆記恨朱二,和朱二好好過日子,結果口一開,發現劉氏就是這樣想的,有些哭笑不得。

在鬆了口氣時,又歎息這個時代的女人有多悲哀,還好她穿越的是原主,不是劉氏,要不然……

安慰完劉氏,葉瑜然表情一變,就把朱二給叫了過來。

“傻站在那裡乾什麼,還不過來跟你媳婦賠禮道歉?”

“娘……”朱二木訥的,還有些恍惚。

他走過來,完全不知道葉瑜然要叫他乾嘛。

“你做錯了事,還想無視我立的家規納妾,你不覺得你應該給劉氏道一個歉嗎?”葉瑜然盯著他的眼睛,說道。

朱二有點傻:“啊?可劉氏不是說,這不是我的錯,是……”

“閉嘴!一個巴掌拍不響,你要是不接,就一個姓卞的,她能把後麵的戲唱完?說到底,還是你守不住,有了不該有的心,所以纔會給了彆人可趁之機。”葉瑜然喊了朱二的名字,“朱順為,你老實回答我,你是不是想納妾?”

“娘,你咋這樣問?”朱二一臉震驚,“我啥時候想納妾了?卞姑娘,卞姑孃的事情是個例外……要不是她自己說,她懷了我的孩子,我不能讓自己的骨肉流落到外麵,我也不會答應啊。是她主動要給我當妾的,又不是我主動找的她……”

劉氏也被嚇到了,她纔剛替朱二說回話,婆婆就這樣問她男人,不會是婆婆發現了什麼吧?

“那你的意思是,以後如果真的有人懷上了你的孩子,上趕著給你當妾,你就收下了?”葉瑜然問道。

朱二:“……”

——這話,讓他怎麼接?

“你是不是當我的家規當成耳邊風了?”葉瑜然表情瞬間就冷了,把家裡剩下的幾個男人都叫了過來,“你們都給我站好了,聽清楚了,等朱四、朱五回來,也告訴他們一聲。你們所有人,都把我給腰上的帶子繫緊了,這次老二的事情就是給你們的一個警告,彆一口黃尿喝多了,就管不住自己的腰帶,誰要是真敢在外麵給我搞一個孫子、孫女出來,我就剁了他的老二。”

朱家的男人們,隻覺得自己身下一涼。

“彆以為我是開玩笑的,我的孫子夠多了,即使現在不生了,也有一溜五個,隨便拿到哪家去,都已經算多的了。”葉瑜然擲地有聲,“我葉瑜然,要認也隻認嫡孫!”

最後一句話,久久迴盪在朱家男人和女人的心頭。

男人們意識到,他們娘這話,還不是開玩笑的!

而女人們,鬆了口氣,因為這意味著,她們孩子未來的地位,再一次得到了保證。

冇有哪一個女人願意自己的男人再在外麵找一個,還把外麵的孩子帶到家裡來,跟自己的孩子同起同坐……

憑什麼?

明明自己纔是明媒正娶的正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