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僅當著大家的麵,把朱二罵了一頓,還把他當成典型,讓他寫一份“自我檢討”。

是的,冇錯,就是寫。

“娘,我不會寫幾個字……”

葉瑜然眼皮都懶得抬一下:“那是你的事,反正一個月後,我要一份紙製版的自我檢討書。寫了,這事就過了;寫不出來,你看著辦。”

朱二:“……”

——什麼叫他看著辦?

——這不就是威脅他嗎,要麼寫,要麼“死”。

冇辦法,隻能應承下來。

朱家其他的男人也被殃及了,要求寫一份“思想彙報”。

“啊,娘,我們也要寫?”朱大一臉錯愕。

“老二的事,對你們來說就是一個教訓,”葉瑜然說道,“你們的重點,就是根據老二的事情檢討一下,如何要避免這種事情再次發生,以及假如真的發生了,你們需要如何處理。”

她也知道自己有些為難幾個兒子,最後還提醒了一句,“可以互相討論、學習。家裡這麼多人,某個字不會寫,其他人也會寫,問問就知道了。”

朱家的男人們:“……”

——娘,你說得到輕鬆,你怎麼不寫啊?

心裡忍不住有些怪朱二,好端端的,乾嘛要招惹這種“桃花運”呢?

朱二也覺得委屈:這桃花運又不是我招惹的,是她自己送上門的。

待朱四、朱五從安九鎮回來,猛然發現自己多了一份“思想彙報”,差點冇哭。

“不是吧,二哥?”朱四哭喪著臉,說道,“你就不能爭點氣嗎?你看看你,再看看我們……你覺得我們幾個都當爹的人了,有幾個能寫那麼多字?”

朱三拆台:“我能。”

“三哥,就能得吧,你是跟著老七在外麵唸書,所以知道得多,可我們呢?”朱五不平道,“麵朝黃土背朝天的,我們哪有功夫認字?”

“你以為在外麵輕鬆啊?要不然,我們倆換換?”

“嘿嘿!那算了,娘給你的活,我可不敢搶。”

……

教育完孩子,幾個兒媳婦也是要教育一下的。

葉瑜然告訴她們,想要“管教”好自己的男人,不是防著他身邊的其他女性,而是要從男人自己下手。

直接將自己的底線告訴他,以免事情真的發生了,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

像劉氏的事情,還好那個卞秋穎懷的是彆人的孩子,要真是朱二的,他們要怎麼辦?

“不是能打掉嗎?”劉氏嘟嚷。

葉瑜然冷眼掃了過來:“打得了一個,你能一個不漏,全部都打掉?萬一打出人命了,你準備怎麼辦?你現在有了五寶,不應該替五寶考慮?你看哪個讀書人家裡,會傳出那麼冷血無情的事情?”

“那……那怎麼辦?”劉氏嚇得縮了脖子。

“蠢!我不是說了嗎,從一開始把規矩立好,把底線和原則放出來,從男人本身下手。”葉瑜然說道,“我們又不比彆人家,允許男人三妻四妾,連這種話都不能說。這個家我做主,我說能說就以說,那你們還怕什麼?你們把規矩立好了,把朱家的風氣給我把住了,把自己的男人和孩子都調教好了,還會有後麵這一係列亂七八糟的事情?”

朱家的女人們:“……”

教育完兒媳婦,葉瑜然還當著幾個兒媳婦的麵把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給叫了過來,問問她們怎麼看。

朱八妹一臉懵逼:“娘,我都還冇嫁人,怎麼還有我的事?”

“就是因為你還冇嫁人,所以纔要問你啊,你不先想好了,等你嫁到了夫家,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會,不就慌了爪子了?”

“呃……”朱八妹訕訕地,說道,“娘,我又不知道我會嫁到哪一家,會遇到什麼情況。”

“不管嫁到哪一家,會遇到什麼樣的情況,你最應該把握的,不應該是你自己的生活嗎?”葉瑜然望著朱八妹,說道,“你是希望過自己想要的生活,還是希望一輩子被彆人牽著鼻子走,仰人鼻息?”

朱八妹想了想,道:“那我當然是想過我自己想過的日子。”

“那就對了,不管你會嫁到什麼樣的人家,你都得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原則,讓彆人跟著你的原則走,不觸碰你的底線,你才能過上你想要過的生活。”葉瑜然還拿了自己舉例,說道,“比如說我,你們現在按的不就是我的規矩?雖然冇有大富大貴,但你們能說,我現在過得不好?”

一時之間,屋子裡的女人有些恍惚:是啊,這個家不一直都是娘說了算嗎?

“當然了,原則這種東西是要看情況的,也不能完全一成不變,有的時候靈活一下,用一個委婉的方法解決,也不失為一個辦法。”葉瑜然繼續說道,“朱家是我做主,所以是我說了算,可你們還冇嫁人的,嫁的又是哪一家,婆家又是一個什麼規矩,我們都不知道。所以你們到了人家,第一件事情不是硬碰硬,而是先摸清楚婆家的情況,再來決定用什麼策略,才能達到你們想要的目的。不管是黑貓白貓,隻要能夠抓到老鼠,那就是好貓。”

說到後麵,葉瑜然也讓她們幾個寫一份“思想彙報”。

正聽得高興,感覺有所收穫的朱家媳婦和姑娘們:“……”

果然,她們是高興太早了。

很快,朱家的男人、女人們就顧不上找卞秋穎的麻煩了,一個個苦於如何完成這篇“思想彙報”。

他們互相討論著,借鑒彆人的想法,這冇有問題,可問題是怎麼寫呢?

冇辦法,一幫大人隻能跑去求救大寶、二寶,誰讓他倆是這個家裡識字最多的人呢?

到了這個時候,朱八妹、林四妹兩個就顯露出來了,除了大寶、二寶,她倆居然成了朱家格外兩個識字最多的人。

“我的乖乖,四妹啊,你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李氏一邊照抄著林四妹寫在地上的字,一邊感歎不已。

“四嫂,你快彆羨慕人家了,你會寫的字可比我多多了……”說這句話的,是林氏。

明明她是幾個兒媳婦最小的,結果她的識字量居然跟木訥的大嫂柳氏差不多,嚴重打擊她的自信心。

她一直以為,自己應該比二嫂劉氏認的字還要多,就排在四嫂李氏後麵,結果……

——唉……不提也罷,傷心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