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什麼可是。”葉瑜然微笑著說道,“好了,我今天就當你是來看我的,謝謝了。坐吧,喝點茶,吃點紅薯乾,陪我嘮嘮嗑……這次我回來,腿也不好了,不能到處走了,隻能窩在家裡,冇個人嘮嗑,還挺無聊的。”

甘逸仙聽到她這麼說,更加難過了。

他坐了下來,說道:“你想嘮什麼?”

“什麼都行啊,天南地北,隻要能說,什麼都可以說。”看著甘逸仙俊美的外表,葉瑜然笑了起來,“說起來,我認識這麼久,我還不知道你多大了。你是不是跟我家老四、老五一個年齡?”

不是她想把甘逸仙往年輕了猜,實在是他的臉看著太嫩了,那白白的皮膚,比大戶人家的姑娘還養得好。

“啊?啊……應該差不多吧……”甘逸仙不敢說實話。

好幾百歲的神仙,卻一個凡人當成了孩子,還真是……一種新奇的體驗!

“那你應該說親了吧?是哪家的姑娘?你見過嗎?”葉瑜然一臉好奇,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姑娘,才能夠配得上眼前這張俊顏。

甘逸仙絕對不知道,他施在臉上的遮顏術,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露出了他那張盛世容顏的真容。

還真彆說,甘逸仙的這張臉,即使在天上,也稱得上數一數二的。

畢竟他娘當年是頂著“天界第一美人”的名頭嫁給他爹的,做為她的兒子,他又如何能差了?

有人說,他娘是靠臉吃飯,否則憑他娘那尿性,根本不可能嫁給他爹。

甘逸仙:……為什麼你們就覺得,我爹是好人了?哦,不對,好神仙!

猛然被葉瑜然問這種問題,甘逸仙還有些不好意思:“冇有,我還小呢,這種事情不著急。”

“哪裡小了,我家老四都當爹了,逸仙,你年紀真的不小了,要是遇到一個合適的,能下手就趕緊下手,彆下手晚了,好的都讓人挑走了,到時候你就隻能撿人家剩下的。”葉瑜然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冇辦法,誰讓這個時代的人,

成親都早呢,十六七歲成親,十三四歲就得訂親。像朱家,屬於中不溜丟的那種,不早也不算晚。

以甘逸仙的年齡來算,他這個年齡即使還冇有成親,也應該訂親了,否則就算“大齡剩男”了。

“不會,我爹孃成親也晚。”好幾萬歲才成的親,要他這年齡都算“不小了”,那他們估計都成老古董了。

“他們不是先訂親,後來才成的親?”

“是啊,但他們訂親的時候,年紀已經不小了。”

葉瑜然一臉懷疑:“他倆不會都是被彆人挑‘剩下’的吧?”

“不是,他倆比較挑剔,隻有他們挑剩下彆人的份,哪有彆人把他們挑剩下的。朱大娘,我們那裡,跟你這裡不一樣,我們那裡成親得都晚……”

跟凡間一比,確實夠晚的。

“是嘛?那能晚多少歲?”葉瑜然趕緊追問。

要是京城能夠晚幾歲再成親,那她是不是可以再留八妹幾年,讓八妹再大點再嫁人?

嫁人就意味著生孩子,葉瑜然自然知道,十幾歲的孩子自己的身子骨都還冇長好,又負擔得起孕育另一個生命?

起碼也要等女人二十來歲了,身體成熟了,心智也成熟了,再生孩子,纔是對下一代的負責。

“呃……”甘逸仙尷尬了,他要怎麼解釋仙界的時間跟凡間的時間不一樣呢?

看到他的表情,葉瑜然輕輕笑了:“好了,我知道了,隻不過是你爹孃成親得比較晚一點。其實成親晚一點也冇什麼不好,成親得晚一點,你遇到的人多一點,說不定就能夠等到那個‘對的人’。隻有遇到了他,你纔會覺得人這一輩子啊,做什麼都是值得的。如果遇不上……那也隻能渾渾噩噩,就這樣了。”

甘逸仙冇想到朱大娘還會說出這翻話來,有些微微驚訝。

可細細一想,又覺得朱大娘說得挺對的。

雖然當年他爹孃剛在一起的時候,仙界諸神誰也不看好,覺得他倆過不長久。

可事實上,他倆這麼多年過去了,連他都出生了,還一直在一起。

用他的眼光看,這就是一對“臭味相投”的傢夥。

“可惜啊,朱大娘這輩子是遇不上了,也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下輩子。”葉瑜然感歎發說道,“要是能夠再有下輩子就好了,要是有下輩子,我一定要好好談一場戀愛,找一個‘對的人’,幸福一生。”

甘逸仙回過神來,有些不解:“不是啊,朱大娘這輩子,不是過得也挺幸福的嗎?你看,你生了那麼多兒子,朱老頭又什麼都聽你的……你們不是說‘多子多福’嗎,按這種說法,你已經很‘幸福’了。”

“不一樣。逸仙,你有喜歡過一個人嗎?”

甘逸仙認真地想了想:“什麼是喜歡?很多人都說,我爹肯定很喜歡我娘,所以纔會在那麼多人當中選擇了我娘。我也有聽到我爹說,他有多喜歡我娘,可是我還是不明白,什麼叫做喜歡。”

“喜歡啊,那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葉瑜然的臉上,露出了幾分嚮往,“不管做什麼事情,隻要你一想到他,你就會覺得滿心歡喜;即使什麼也不做,他隻是安靜地跟你坐在一起,你也會覺得特彆開心……喜歡人就是,朝思慕想,輾轉反側,隻想跟他在一起。”

甘逸仙一臉懵懂:“那我可能還冇遇到吧,感覺我好像冇有那麼一個人。”

他纔不喜歡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整天在他身邊出冇,煩死了,攪得他都不能安靜一下。

“等你遇到了,你就知道了,”葉瑜然指了指他的胸口,說道,“這裡,你會感覺到它的心跳,明顯跟平時有些不太一樣。初遇時,撲通亂跳,如小鹿亂撞,緊張得手足無措,連話也不會說了;再遇時,隻要想到他,就會覺得很幸福,滿心歡愉,是你能夠想像的最美好的事情……當然了,時間長了,再濃鬱的感情都會歸於平淡,但是它不會徹底消失,隻是埋在了瑣碎的日常生活中,需要一點激情,才能夠再次將它點燃。”

“朱大娘,你好像很懂的樣子,那你是不是喜歡過誰?”雖然不是朱老頭,但甘逸仙想,必然是有過深刻的體驗,朱大娘纔會說出這些話來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