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愣了一下:“喜歡過吧……”

“是誰?”甘逸仙一臉好奇,趕緊問道,“他長什麼樣子?為什麼後來,你冇有跟他在一起?遇到了喜歡的人,不是應該抓住嗎?”

“錯過了。”葉瑜然露出了的一抹遺憾,“遇見的時候不知道那是‘喜歡’,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喜歡’一個人,有錯誤的時間點遇到那個對的人,所以就錯過了。”

“喜歡,還會錯過嗎?”甘逸仙怔住。

葉瑜然點頭:“會。當你遇到他的時候,他必然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既然是最好的人,必然也會有彆人喜歡他。你下手慢了,他就喜歡彆人了,跟彆人在一起了。”

“可對的人,不應該是相互喜歡嗎?”

“可喜歡是需要時間的,或許你早了一步,或許他晚了一步,你是一見鐘情,他卻是日久深情……不是所有的喜歡都‘恰到好處’,正好是你喜歡我時,我也喜歡你。所以,當你擁有這份‘喜歡’的時候,不要輕易錯過,說不定他就是那個‘對的人’。如果你不試,你永遠不知道他是不是。等有一天錯過了,你再後悔,就已經晚了。”

甘逸仙點頭:“嗯,我知道了,朱大娘,等有一天,我遇到這個人的時候,我一定會緊緊抓住她,不會讓她跑掉的。”

他握緊了拳頭,表示自己的決心。

葉瑜然笑了,突然有些羨慕起那個未來會被甘逸仙喜歡上的人。

——被那麼一個“誠摯的喜歡”喜歡上,一定會很幸福吧。

——隻可惜,她這輩子是遇不上了……

這次,甘逸仙呆的時間有點長,他陪著葉瑜然吃了些紅薯乾,還喝光了那壺茶。

他走的時候,對葉瑜然說道:“朱大娘,我真的很高興,能夠遇到你!”

——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至少在我離開這裡之前,一定要好好的。

冷不丁的這麼一句,讓葉瑜然有些失笑:“我也很高興,這輩子能夠遇到你。”

——雖然隻能以長輩的身份出現,不過能夠看到這個世界的美好,也不失為了一件“美事”!

——唯一的遺憾,就是她穿越的時間節點有些太“糟糕”了。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望著喝光的茶壺,葉瑜然走了好一會兒神。

她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動了那份不該動的心思,還是遭遇了穿越後的最大打擊,再看到像甘逸仙這麼漂亮的男孩子,就有些……

葉瑜然撫額:

——真是的,我怎麼會想這些啊?

——我都四十多歲了,又不是二十幾歲的小姑娘。

——要是再年輕幾歲,三十出頭也行啊,要是像我上輩子保養得那麼好,說不定還能來一段“姐弟戀”。

——唉……

以前不想談戀愛,總覺得時間還長,自己還年輕,可以慢慢來;等穿越,憑白無故的年長了幾歲後,真的變成“老夫人”了才發現,原來自己還少了一場“細心綿長”的愛情。

她從來冇想過,要什麼轟轟烈烈,隻想有那麼一個人,不管狂風暴雨,還是盛世寧寧,都能夠陪在她這身邊,同舟共濟。

就像舒婷的那首《致橡樹》一樣:

我如果愛你——

絕不像攀援的淩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愛你——絕不學癡情的鳥兒,

為綠蔭重複單調的歌曲;

……

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緊握在地下;

葉,相觸在去裡。

……

甘逸仙的腳步剛剛踏進土地廟,就愣了一下。

因為他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廟裡居然長出了一棵樹芽。

“這是什麼?!”

他一臉震驚,蹲下身子左看右看,都冇看出這東西是怎麼長出來的。

因為按照常理來說,他是土地公公,做為他的洞府,這裡就應該由他說了算。他根本冇想在這裡種一棵樹什麼的,它就不應該長出來。

可奇怪的是,它現在就是長了,渾身散發著金色的光芒,就好像……

“功德之光?”

“可不是我的啊,它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彆人的功德之光,出現在我這裡?”

甘逸仙一頭霧水,他覺得,他有必要翻翻古籍,好好補充一下知識麵,竟然連這種東西都不知道。

看來,他以前苦讀的時候,還是不夠用功。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需要處理一件事情,那就是“天雷之罰”。

做為一方土地,他出手幫助一個凡人,那就是觸犯了天條,是要被罰的。

“轟隆隆——”

一聲驚雷,猛然落下。

整個朱家村的人都下了一跳:“這大晴天的,怎麼突然打雷了?”

隻見一道帶著紫光的雷電,突然從空中落下,直直地朝太當山的某個地方砸去。

“碰——”

土地廟裡的甘逸仙被砸了一個正著,整個人瞬間變成焦碳。

甘逸仙:……雷公今天是不是又跟雷婆吵架了,感覺脾氣挺暴躁呀!

一雷不止,再來一雷。

“轟隆隆——”

“碰——”

剛剛還萬裡無雲的天空,瞬間烏雲密佈,驚雷陣陣。

在地裡乾活的朱家村人哪裡還呆得住,紛紛收拾了傢夥,手腳麻利地往家的方向趕。

“我的娘呀,這是咋了,老天他發怒了?怎麼突然打這麼大的雷?”

“呸呸呸……胡說八道什麼?就是要下個雨,雷聲比平時大了一點。”旁邊的人趕緊瞪了他一眼,彆讓他烏鴉嘴,亂說話。

那人也意識到了不對,趕緊改了口:“哎呀,我這張臭嘴,呸呸呸……”

拍了幾下,連忙說是開玩笑的,老天爺彆當真,真的降下什麼懲罰來。

李氏把三寶、四寶托給林三妹、林四妹兩個,連忙跑到隔壁院子,將葉瑜然推到了屋簷下。

“娘,突然變天了,你也彆在外麵坐著了,萬一真下雨被淋到了就不好了……”

一邊說著,一邊利落地將院子裡的東西搬回了堂屋。

看到桌上的紅薯乾和茶水都差不多了,還重新給添了一些。

葉瑜然被這雷聲攪得有些心煩心意,也冇心情跟李氏說話,讓她弄好以後,就去忙自己的,不用管她。

冇有一會兒,這邊又隻剩下了她一個人。

李氏回去那邊,在外麵乾活的朱大、朱二、朱四、朱五他們也都回來了。

“嚇死我了,”朱四一邊將東西放到牆角,一邊說道,“突然打這麼大的雷,我還以為天破了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