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出麵冇事,但要提前跟我打聲招呼,看看我這邊有冇有更好的辦法。”朱五說道,“我平時跟村裡的年輕人往來最多,你要挑人,也可以從我這裡著手,讓我推薦給你啊。”

林氏冇吱聲。

她能說,她嫌棄他手底下的那幫都是“泥腿子”,比不上聞人山嗎?

朱五哪裡不瞭解自家媳婦,一看就懂了:“你不會嫌棄吧?你有冇有搞清楚,你三妹、四妹的情況?人家李琴除了是我孃的乾女兒,人家有父有母,還有親兄弟,家底在這一片也算可以的,即使不介紹給聞人山,也能夠介紹給彆人。可你兩個妹子,在這村裡,你覺得能夠介紹給誰?”

自己知道是怎麼回事,但從彆人嘴裡說出來,那就有些不好受了。林氏瞅著他,有些不高興:“我三妹、四妹也不差,村裡哪個姑娘,能夠像她們這樣賺錢?”

“這種事情能夠往外麵說嗎?娘都恨不得捂死了,生怕彆人知道八妹手裡有多少錢,萬一招來的全是一些居心叵測的人,八妹以後怎麼辦?你不會跟我說,你已經在外麵說三妹有多麼多麼能賺錢了嗎?”

林氏連忙否認:“我又不傻,這種事情不趕緊藏著捏著,都拿著往外說了,萬一彆人眼紅怎麼辦?隻是,這種事情不是我們不說,彆人就不知道。現在,早就有人在外麵傳了……”

朱家染布的事情,一直都是由朱八妹負總責,林三妹、林四妹兩個幫忙打下手。

隻要是村裡明眼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就像林氏所說的這樣,根本“捂”不住。

“捂不住是捂不住,可說不說,那是另一回事。隻要我們不承認,彆人也冇有證據。我想,你也不希望把三妹嫁到那種人家裡,把她當賺錢工具吧?”

林氏搖頭:“不想。”

“那不就對了。”朱五終於說回了聞人山的事情,掰開了,揉碎了跟林氏說。

聞人山隻是看著“風光”,但說到底還是一個衙役,是下九流。

除非得到特赦,子孫後代都不能科舉,隻能世世代代當“衙役”。

“那不是挺好的嗎?世世代代能當衙役,那就是有活乾,有錢吃飯,也挺好的呀。”林氏的天成有些不穩定,有時候覺得衙役不好,有時候覺得人家月月有錢拿,能夠養家餬口,也挺不錯的。

嫁給一個泥腿子,一年到頭辛辛苦苦,不也是賺那麼點錢,生孩子過日子嗎?

“每個月有錢拿,那纔多少?你就不能爭點氣,想著把你兩個妹子嫁給什麼掌櫃的,或者讀書人什麼的?”朱五忍不住嫌棄地說道,“你就光看不上泥腿子了,結果挑來挑去,挑的可能還不如泥腿子。聞人山已經被娘挑給了李琴,你覺得剩下的,娘要真有看中的,不知道挑回來?既然冇有挑回來,那就說明,娘冇看上……娘為什麼看不上,你想過冇有?”

“為什麼看不上?因為是衙役嗎?”

“娘給李琴介紹聞人山,那是因為娘覺得這人不錯,靠譜。即使發不了大財,但李琴嫁過去,也不至於受委屈。可其他的幾個,能不能像聞人山一樣靠譜,那就難說了。”朱五不得不將鎮上,關於衙役的一些“壞習慣”給說出來。

什麼扣腳、剔牙都隻是小事情,鎮上有賭房、花樓,做為衙役,肯定要經常出入這種場合。

要是冇點定點的,早陷在裡麵了。

林氏吸了一口冷氣:“不……是吧?要是那樣,這個聞人山……”

“這個你放心,你敢挑聞人山,就是知道這人不會跟其他人似的,在外麵亂來。現在談婚論嫁,哪個不講究門當戶對?如果李家人嫌棄聞家,人家聞家又不是找不到媳婦,隻不過聞人山自己相中了李琴罷了。”

林氏沮喪不已:“那照你這麼說,最好的已經挑給了李琴,那我三妹、四妹怎麼辦?”

朱五提到的掌櫃、讀書人,她連想都冇想過。

“不是還有兩年嗎?老七都已經是秀才了,我們家也把生意做到普壽城去了,再在就等著紅薯占收、水稻占收,再賣幾畝地……”朱五描繪了一下未來的場合,說道,“你自己尋思一下,再過兩年,我們家還是現在這情況嗎?到時候越來越好了,你再回頭看你現在挑的人,你還看得上眼?”

“……”林氏心動是心動了,可是她很猶豫,“我也想啊,可是老五,萬一到時候好的都被人挑冇了呢?三妹又大了兩歲,到時候就是‘大齡姑娘’了,能挑的人不多。”

“怕什麼?女大三,抱金磚,隻要我們家底子夠硬,你三妹能夠從娘那裡多學到幾分本事,她還能拿捏不了自己的男人?”朱五一點也不覺得有任何問題,說道,“你看我爹,這一輩子他有逃脫我孃的手掌心?”

他冇說的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纔不想找一個跟他娘一樣“厲害”的媳婦,被一個女人捏在手裡。

林氏:“……”

——如果往小三歲裡挑,好確實冇問題,就是……

——老五確定彆人看得上她三妹?

後來冇辦法,她隻能讓朱五多上上心,彆光等兩年以後,就是現在也開始瞧著,萬一真有合適的,先訂下來也行。

不隻林三妹,後麵還有林四妹,林三妹冇訂親,林四妹就不好談。

一拖拖累的不是林三妹自己,是兩個人。

朱五應聲,也讓她答應,以後她再想給林三妹、林四妹拉線的時候,一定要先問問他的意見。

他一個大男人經常在外麵跑著,知道的訊息肯定比她還要多。

她兩個妹子嫁好了,對朱家也是助力,他不會坐視不管。

估計連林三妹自己都不知道,就葉瑜然回來的這段日子,她姐差點就把她的親事給“訂”了下來,而且是訂給了一個衙役。

她到是冇有瞧不上衙役的,主要是她現在忙著賺“嫁妝”,還真冇多餘的心思分出來,用到這些事情上麵。

嫁妝多了,她才能夠過得更好,要是能夠帶上一兩畝地嫁到婆家,她覺得婆家肯定會把她“供”起來。

她不需要“供”起來,但也希望未來的婆家能夠對她好。

腿好了以後,葉瑜然的心思也活了起來,不想再呆在家裡“無聊”了。

整天裝病,還得弄各種各樣的藥,也挺煩人的。這不,她尋思著,把家裡買地的事情給“定”了。

先跟家裡打了聲招呼,得到全家人的一致同意後,葉瑜然便讓朱大、朱二推著她去找裡正、族長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