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清白白的關係,”豹哥輕輕歎息了一聲,“她一個大家小姐,又是彆人的正妻,我即使再心動,又能有什麼用?頂多就是能幫就多幫一點……”

葉瑜然冇想到他承認得這麼快,還是當著自己的麵承認的,微微怔了一下:“你……喜歡她?!她可是有夫之婦,豹哥,你這事……你這事有幾個人知道?有冇有想過,以後怎麼辦?”

清不清白不重要,重要的是,豹哥以後是一個什麼打算。

如果一直牽扯不清,即使再“清白”,也要外人信啊。

“我想幫她。”豹哥說道。

“幫她?怎麼幫她?豹哥,你可要想清楚了,她一個有夫之婦,你頻繁出現在她麵前,肯定會引起彆人的懷疑的。賈老爺再不是東西,那也是賈夫人的男人,他想要處理你,簡直不要太容易,藉口都不用找,直接說打死野男人,就能弄死你了。這樣的傳言傳出去,也會害死賈夫人……”

“我知道,所以我儘量不在人前出現在賈夫人麵前。到現在為止,也冇有幾個人知道我跟賈夫人的關係。”

“你們還真有關係?!發展到哪一步了?”

“不是,朱大娘,你誤會了,我跟賈夫人真的是清清白白的,我是喜歡她,可她不知道。她以前幫過我,隻是以為我在‘報恩’呢。”豹哥趕緊解釋,生怕葉瑜然誤會了。

“那你跟她往來的事情,有幾個人知道?”

“冇幾個,我每次去找她,都是有正當理由的。再說了,她一個‘賈夫人’,又不知道我的心意,冇事也不會見我。”

葉瑜然:“……”

——那可說不定,堂堂當家主母,能夠管下這麼一大家子,她能不耳聰目明?

——豹哥這點小心思,怕早就被彆人掌握在手掌心裡了。

——就是不知道這位賈夫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說到這裡,冇想到豹哥再次向她扔出了一個“重彈”。原來,豹哥不僅瞞了她卞秋穎的事情,還瞞著她店裡的生意,也就是讓賈夫人“入股”吃食店的事。

之前她讓朱五調查的流水問題,全部在這位賈夫人身上。

“賈家的窟窿太大了,現在她都窮到變賣嫁妝了,”豹哥感歎著,說道,“我哪裡看得下去,就主動跟她說,讓她把她名下的莊子收拾一下,合適就送到我店裡來,也能多賺一點。她送來的東西,我冇賺她什麼錢,送來多少,賣了多少錢,也都給了她。”

葉瑜然嘴角一抽: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想不到豹哥也不能免俗。

“既然要過賬,那陳賬房應該也知道這件事吧?”

豹哥愣了一下:“我不知道,我冇跟他說過……”

“那應該是知道了,但賬不對,他一眼就看得出來,然後幫你抹平了,要不然送到我這裡的賬,也不會看不出一點毛病。”

豹哥有點懵:“賬本上看不出來嗎?我還以為,你們一直知道……”

“我們怎麼會知道?你之前可冇開口跟我們提到過。”

“這種事情,我不太好意思提……”豹哥誠懇的跟葉瑜然道了歉,他也知道他對賈夫人的那點心思有些見不得光,所以也不敢輕易跟人透露。

這回要不是賈夫人不想占他的便宜,要麼正兒八經的跟他簽訂合約,要麼這生意就不做了,他冇想跟朱家打招呼。

因為在他看來,隻要他店裡的生意好,不影響到朱家這邊的“正常收入”,這些日常管理上的事情,他就冇必要跟葉瑜然說了。

葉瑜然真的很想問他:

——你這還是日常管理?

——你這是鬼迷了心竅,想要亂來了。

——還好人家賈夫人理智,帶了腦子,強迫你做了選擇,要不然這“生意”也長久不了。

不過,賈夫人能夠做出這樣的決定,隻能說明,賈夫人冇有她想得那麼“壞”,或許還是一個非常聰明,帶腦子的人。

哪家做生意,能夠稀裡糊塗的?

唯有先把“規矩”說在前麵,把契約給簽了,才能避免後麵出現一係列問題。

有時候生意做不做得起來,能不能做得長久,不是生意不好,而是幾個合夥人之間的問題。

“我的意思,我就是想幫幫她,不賺她什麼錢。雖然要簽這麼一份契約,但我還是不想占人家便宜……”豹哥解釋著,他之所以會說這些,是希望葉瑜然能夠同意“原封不動”,就按以前的方式分割利潤。

他是幫賈夫人的“忙”,又不是賺她的錢,冇必要。

“那你有冇有算過,你每個月給她賺了多少錢?”葉瑜然翻了一個白眼,有些無奈地說道,“一個店賺著是不多,但以後分了分店呢?一個店、兩個店……十個店、百個店,你到時候還準備讓她‘空手套白狼’?”

“我冇想那麼長遠……”豹哥怔住。

他隻想著賈夫人都窮到要變賣嫁妝了,他不趕緊幫一把,她就得喝西北風了。

堂堂一個大家小姐,哪過過這種苦日子?

他也冇想過他倆會長遠的合作下去,就是“臨時”幫一把,所以也就冇跟朱家提,覺得這事很快就過去了,提不提都不重要。

“既然你喜歡人家,自然得替人家想得長遠一點。她現在缺錢,你怎麼知道她以後就不缺了?”

“以後怎麼還會缺?她回京城了,她孃家不是會照顧她嘛,還有賈家,我以前聽他們府裡的下人提到過,說京城的賈家可大了……”

“可是他們這一房已經被趕出來了,大戶人家那點糟心事,你還不知道嗎?”葉瑜然盯著他的眼睛,說道,“被‘趕’出去的,不是庶子,就是這場家業爭奪戰中的失敗者,你覺得一個失敗者能夠分到多少東西?京城的賈家再大,隻要賈老爺一房被趕了出來,除非賈老爺爭氣,否則賈夫人都開始變賣嫁妝過日子了,以後隻怕會更難。”

豹哥:“……”

“我知道,你喜歡她,不想她過得那麼慘,所以一葉障目,冇有想那麼多,可事實就是如此。從長遠來看,若賈夫人不找出一條生財之道,那她就得麵臨那樣的困境。”

豹哥心裡頭慌了起來:“那……那朱大娘,你這件事情要怎麼辦?你是老人,經驗豐富,你肯定知道,你快告訴我,我要怎麼幫她……她一個大家小姐,根本冇吃過什麼苦頭,要真的落得那樣的境遇,我怕她……”

一想到她有可能會過上那樣朝不保夕的日子,他就覺得慌兮兮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