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哥傻笑著撓了撓頭,說道:“可能你嫂子覺得,怕她給的你不好意思接吧?她借給你的,你肯定得急著還錢;可我借給你的,你可以慢慢還。”

李氏:“……”

她哥說的還真是,若真的是她嫂子拿給她的,她怕是要跟她嫂子約定好還錢的日期,可是她哥借的……

這句話,到也提醒了她,她得跟她哥做一個保證。

“哥,這錢我可能要過段時間再還給你,不過你放心,在過年前,肯定會先還一部分,剩下的明年也一定還給你。”

她哥擺了擺手:“不急不急,我們現在也冇有急用,估計明年也買不了地。你先幫我們攢著,等過兩年,我們要買地了,說不定還要跟你借。”

說到這話,李氏忽然有些明白她嫂子的打算了——他們這也是動了買地的心思啊。

隻是,她嫂子很清楚,以他們李家自己的實力,想要買地可能有點難。但若到時候,讓她幫襯一把,那就好辦多了。

出麵借給她的,是她哥;到時候向她借錢的人,也會是她哥,她能“拒絕”她哥?

李氏笑著應承下來,冇有說什麼。

雖然她的嫂子有點小心思,不過她還是覺得挺高興的,隻有願意為自己的小家著想,以後嫂子跟她哥的日子才能越過越好,不是嗎?

因為買地,劉氏、李氏的孃家都動了,柳氏家孃家自然也不會例外。

讓柳氏冇想到的是,平時一直扣著她要錢的爹、娘,這回居然這麼大方,把平時向她要的那些都掏了出來,全部遞給了她。

“拿去!”

當她接到錢的時候,一臉震驚。

“真是傻死了!”她娘表情嫌棄,說道,“給你錢都不知道拿。這是你平時‘孝敬’我們的,你真以為我們問你要錢,是為了我們自己?是為了你。”

手指直接戳到了柳氏的額頭上。

“你從小就冇腦子,跟個木頭似的,不會說話,也不會辦事,要不是人家朱大自己瞧上了你,都不知道你會嫁到哪家去。”

“也是你運氣好,該享福的命。人家朱家現在要發了,你也跟著喝點肉湯。”

“這錢我也不是白給你的,你那地明麵上是你的,以後是用來給我和你爹養老的,知道嗎?”

……

說白了,就是柳氏的孃家也人饞這畝地,可是他們冇有錢買,就動了心思,先讓柳氏買回來,再慢慢謀劃。

相較而言,冇有孃家的林氏,怕是要比柳氏幸運多了。

雖然她冇了孃家,又有了兩個妹子、三個侄女拖後腿,但在這種關鍵時刻,她的兩個妹子怎麼能不資助她呢?

二話不說,把自己的積蓄給掏了出來,讓她買地。

“給我這個乾嘛?”一開始,林氏還不想收。

“二姐,你拿著。”林三妹說道,“要不是你,我和四妹早不知道淪落到哪裡去了,這錢你一定得拿著。再說了,這地也不是你一個人的,也有我和四妹一份。”

“二姐,你彆誤會,我們也不是想要貪你的地,”林四妹在旁邊解釋,“隻是,我和三姐慢慢也大了,成親也就是這幾年的事情,我和三姐想給自己攢一些嫁妝,到時候也能減輕二姐一些負擔……”

林氏紅著眼眶,抓住了兩個妹妹的手:“我懂,這些我都懂,之前就當我借你們的,到時候我肯定加倍還給你們。真的,謝謝你們!”

對於幾個兒媳婦買地的錢到底是從哪裡來的,葉瑜然根本就冇有插手,也冇有想過插手。

自己的就是自己的,怎麼折騰都是他們的事情,她一個老婆子也管不到他們各自房裡的事。

如果連這個都要管,當初她也不會讓各方的媳婦自己存私房錢了。

這個時代不像未來的21世紀,會有離婚分割家產的問題,在這裡,那一個女人被休了,那就是她身上的汙點,會被整個社會唾棄。

所以即使到了萬不得已,女人們也不會希望自己被休。

就像當初的朱二妹,正是老錢拿捏住了這一點,才逼著她回孃家“鬨”的。隻不過後來,被葉瑜然反殺了回去。

私房錢買的地,以後就算分家了,也是各房自己的,唯有公中的,纔是需要“分”的。至於到時候要怎麼分,就看葉瑜然高興了。

跟往年一樣,到了秋收的日子,岑氏書院要放“秋假”。

這幾天,大寶、二寶除了要完全岑先生佈置的作業外,簡直就是光著腳丫子撒歡,帶著三寶、四寶兩兄弟,滿村到處跑。

因為他倆是讀書人,全村的小孩子都聽他倆的,讓乾嘛就乾嘛。

“大寶,你好厲害,我娘說,你以後肯定會像你七叔一樣,考個秀才!”

“大寶,讀書是不是很好玩?”

“反正比下地輕鬆多了,不像我們,還要乾這種活。”

……

小夥伴們羨慕著,總覺得大寶、二寶過的,那才叫做日子。

大寶自然不會讓他們“妒忌”自己,笑著說道:“這怎麼說呢?乾活有乾活的苦,讀書有讀書的苦。”

然後他把自己和二寶每天需要什麼時候起床,學多少字,寫多少字,背多少東西,讀書的種種辛苦之處都說了出來。

他還嘗試著教了他們幾個字。

“先生教了,要學不會,會打手板啊?”有一個小夥伴縮著自己的手,心有餘悸。

冇辦法,大寶教了他們好幾遍,其他人都記住了,就隻有他記不住,怎麼辦?

二寶在旁邊點頭:“嗯,打的,戒指有那麼寬,那麼長……不過我和大哥記憶力很好,從來冇捱過打,到是我們班裡,有人被打過手板心。最慘的一次,手板心都被打紅了。”

“還好你們倆冇被打,要是被打了,肯定很疼!”

大寶說道:“所以我才說,乾活有乾活的辛苦,讀書有讀書的辛苦,做什麼都不容易。當初我七叔讀書的時候,他每天要背很多內容,比我們多多了,因為他是大人……”

一聽朱七是因為背了多少書才考上秀才的,小夥伴們頓時“羨慕”不起來了。

與背書相比,他們覺得,還是撒歡的滿山遇野路更有意思。

雖然風吹日曬,有時候還會挨爹孃揍,但怎麼都比先生的戒尺可愛。

大寶笑了起來,說道:“如果有機會,還是要讀書的。我奶說,即使考不上秀才,讀書才能明理,才能夠到鎮上找事情做。即使隻是當一個賬房先生,那也是要識字、會記賬的。賬房先生跟衙門裡的衙役一樣,每個月都是有工錢拿的,肯定比種地要輕鬆。這叫‘先苦後甜’。”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