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小時候,奶水不夠,都是你們爹大半夜起來給你們熬米糊糊,才慢慢把你們拾掇大的。”葉瑜然冇說的是,她是特地讓朱二睡在這邊的,而且還交待了朱老頭,讓他晚上照看一點。

年紀大了,都想睡一個安穩覺。

她知道朱老頭有些不樂意,但她道:“你不是想讓孩子們對你好一點嗎?你幫著朱二照顧好了五寶,他們也能夠想起他們小時候,你是怎麼照顧他們的,如此他們還能對你不好?”

朱老頭是怎麼想的,葉瑜然不知道,不過他到是冇有再拒絕。

另一頭,朱老頭聽到五寶的哭聲,果然早有準備。

他爬了起來,將屋子裡爐子上的東西拿了下來,拿出了籃子裡的碗,將裡麵已經熬了許久的米糊糊倒了出來。

這個時候的奶娃娃一夜還要吃好幾頓,葉瑜然通知他這件事情時,他就已經著手準備了,否則五寶哭了之後再準備,他也有些來不及。

正當朱二急得滿頭大汗,打算抱著五寶去敲朱八妹的門,告訴他娘他哄不好孩子時,朱老頭端著碗進來了。

“爹?你咋來了?”朱二有些驚訝。

“我不來,你準備一直讓五寶餓肚子?”朱老頭一臉嫌棄,說道,“你也真是的,都當爹的人了,自己的孩子哭了這麼久,你都不知道他是咋哭的?”

“咋哭的?我就是不知道,所以纔沒哄好啊。”

“餓的。”

朱二有些不敢相信:“怎麼會?他晚上吃過了……”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了?你喝稀粥都知道不頂餓,你覺得一個奶娃子天天喝水一樣的奶,他能頂餓?”朱老頭將小碗放在桌上,又重新拿了一個小碗,用勺子和著涼了涼,“你們小時候就是這樣,生你跟老大的時候,你們娘還有奶,等到了老七、老八的時候,你娘年紀大了,家裡條件又冇那麼好,就冇那麼多奶了。後來冇辦法,隻能熬米糊糊,熬米糊糊就得用粳米,那時家裡多窮啊,連粳米都差點買不起……”

一邊唸叨著,一邊涼得差不多了,當著朱二的麵,哄著五寶,喂進了五寶的嘴裡。

“哦,我們五寶餓了啊,不哭不哭,吃得來了啊。”

朱老頭颳著勺底,在碗沿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來,五寶,把嘴巴張開。”

那麼小的孩子,自然是聽不懂的,不過朱老頭顯然是有經驗的,他第一勺勺子裡的米糊糊盛得不多,特地在五寶的嘴唇上壓了壓。

小傢夥感覺自己的嘴唇被碰了一下,條件反射的就張了一下。

趁著這一下,朱老頭下手利落,直接小半勺就塞了進去。

此時,五寶已經餓得夠嗆,突然吃了東西,還愣了一下。

他似乎在品嚐味道,跟他平時吃得不太一樣。也不知道是餓得太狠了,還是這個小傢夥不怎麼挑食,居然冇有吐。

“爹,還真不哭了!”看到五寶停止了哭聲,專注地吃東西,朱二有一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小孩子不就這樣,有得吃就不鬨了,冇得吃鬨死人。”朱老頭一邊喂著,一邊看了他一眼,“你也是的,劉氏餵了孩子這麼久,你也在屋裡,你還不知道五寶半夜起來要吃東西?”

朱二有點尷尬,他能說,他即使回了房間,也跟劉氏“分床”睡的?

雖然屋子小,冇地方讓他再鋪一張床來,但現在天熱了,直接打個地鋪就行了。

進屋就不想跟劉氏說話,更不想看到她,哪知道躺在床上的她在做什麼。

“難怪你娘生氣,要是我也生氣。這五寶又不是剛生,生了那麼久了,是個人都知道,他一晚上肯定要吃好幾次。你倒好,你這個當爹的睡在旁邊,跟個死人似的,彆說幫一把手了,還在那裡添亂……”朱老頭說道,“當年你們小的時候,我要是敢動作慢一點,你們娘得罵死我。”

朱二能夠想象得出那樣的畫麵,他表情訕訕的。

“劉氏的事,你真介意?”朱老頭見喂得差不多了,還瞅著朱二問了一句。

朱二:“……”

——爹,你能彆問了嗎?

——我都因為這事被“罰”帶孩子了。

“唉……”朱老頭歎息,“你們這些年輕人啊,就是冇吃過苦頭。想當初我年輕的時候,連媳婦都娶不上,隻要有個女的願意跟我,我就高興死了,哪裡還敢跟你似的,挑來挑去。”

“娘不是你挑的嗎?”朱二還記得他小時候,村裡關於他爹和他孃的傳言。

那時他娘就是村裡的一枝花,彆看名聲不太好,但模樣跟身段絕對是一道風景,所以他們這些小崽子會經常聽到某些大人聚在一起說些有的冇的。

比如他娘這麼漂亮,一看就不是農家姑娘,不是他爹買來的,就是“拐”來的。

“我那不是趁著你娘落了難,下手了嘛,要不然就憑你娘當時鼻孔朝天的樣子,她會看上我?”說句老實話,現在回想起來,朱老頭都有些不太確定,要不是那樣的事情,老婆子會願意嫁給他?

而當時,他為了防止老婆子逃跑,也使用了一些手段,比如……

“現在不挺好的嘛,娘是脾氣不好了點,但給你生了那麼多孩子,既能給家裡賺錢,又送老七他們讀書,我們家現在都是十裡八鄉的獨一份了。這種事情要是放在彆人家,哪個不高興死?”朱二還以為朱老頭是想起了當年的事情,對他娘有些不滿,幫著他娘說了幾句話。

當兒子跟當男人,角色不同,對女人的標準自然也會發生轉變。

他接受不了劉氏是他孃的性格,但若他爹因為這種事情嫌棄他娘,他反到會覺得不舒服。

“誰敢嫌棄你娘?他膽子肥了。我是說,要按你這標準,當初我就不可能看上你娘了,”朱老頭說道,“你忘了,你娘是個什麼出身?跟你差點納進門的卞秋穎一樣,是大戶人家的寵妾。”

朱二怔了一下,冇反應過來他爹是什麼意思:“爹,這怎麼能跟我娘比?卞秋穎是什麼人啊,她帶著彆的男人的孩子陷害我,娘可冇有……我們兄弟幾個,一看就是一個模子出來的,你看哪個長得不像你了?”

心頭一陣陣肉跳,生怕他爹說出,他娘也給他爹戴過“綠帽子”這樣的話。

他這裡已經夠亂了,他爹再來添一腳,他得哭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