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李家村,以及太當山腳下的其他村子,這人便無話可說了。

可不是嘛,整個太當山腳下的村子那麼多,也就因為朱大娘是朱家村的,所以朱家村才特彆“占巧”,什麼都趕上了。否則換成彆的村子,能夠種的數量更是有限,更不要說跟著朱家一起賺錢了。

就是她自己的孃家,也都跟她打聽好幾回了:“你們今年到底收了多少紅薯呀?”

“聽說你們朱家村今年集體買地了?哎呦我的天,這得掙多少錢,才能買得起。”

“明天我們可以跟你們一起種了吧?你多說說好話,彆光顧著自己吃肉,也讓我們跟著喝點肉湯。”

……

她又忍不住開始跟李氏打聽,是不是到了明年,其他村子就可以跟著朱家村一起大批量種紅薯了。

這話李氏可不敢承認,隻說她也是這樣希望的,但到底能不能,還要看她孃的意思。

不過,要是今年他們村的紅薯粉出去得順利,那麼明年其他村子的希望也要大一些。

“這種事情,可冇人敢保證。”李氏說道,“你想呀,我娘一片好心,幫大家找到了一個增加收入,改善家庭條件的路子,可要是有人非要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在中間攪合、搗亂,我娘能有什麼辦法?總不能為了這種事情。害得我們老朱家自己冇辦法過安生日子吧?”

“這話,我咋有些聽不懂呀?”她一臉糊塗,剛剛說一起發財說得好好的,結果李氏突然來了這麼一個轉折,怎麼感覺像是話裡有話呢?

她尋思了一下,是不是上回大嘴巴的事情,讓朱家人起了“退意”?

“唉……”李氏歎了口氣,說道,“大娘,這說生意可冇有你想的那麼容易。這生意要是做的好吧,容易讓人眼紅,指不定打著什麼壞主意,想壞你的事兒。就拿前幾回,我娘不是還被人陷害下過大牢嗎?”

那人:“……”

雖然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還真彆說,這件事情的印象挺深的。

當時老虔婆下了大牢之後,所有人都怕的要死,生怕惹禍傷身,都躲朱家躲得遠遠的。

結果冇有幾天,老虔婆就回來了,平安無事不說,還拾掇著小姑子跟人家“和離”了。

這可是破天荒的頭一頭,哪有一個女人主動要求跟男人和離的?這離了男人女人還能過好了?

那些死了男人自己獨自帶孩子過活的寡婦,有幾個人過上好日子的?就連他們村的秦寡婦,之前不也年紀輕輕就病死在床上了嗎?

倒是冇有想到,老虔婆的這個小姑子在和離以後,這小日子的過的挺不錯的。雖然男人跟大兒子都進了大牢,可小兒子孝順,小兒媳婦也是一個好的隔三差五的上門伺候,反倒成了讓大家羨慕的對象——自己不用下地乾活,還有人伺候,這日子豈能不爽?

“還有我娘這回,出個遠門都被人害得摔斷了腿,前前後後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娘能不鬨心?”李氏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大堆,見大家都豎起耳朵在聽,更是麵露愁色,“如果說我們家一點錢冇掙到也不可能,否則我們這幾個兒媳婦也不可能抽出錢去買地。但要說賺了很多錢,那也不太現實。可就是為了這麼一點錢,家裡就出了這麼多事情,到底是值得,還是不值得呢?”

房子跟地雖然有了,但是自己摔斷了腿,也不知道還能享受幾年。

到底值不值得,還真的很難講。

雖然每個人心裡的答案都不太一樣,但是李氏的這些話,也突然讓她們意識到,朱家賺的這個錢也挺不容易的。

平時他們隻看到彆人有多風光,卻冇有注意到,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彆人付出了多少。

原本以為朱家掙了很多錢,心裡有些妒忌的朱家村人,一時之間又妒忌不起來了。

葉瑜然冷眼旁觀:果然,自己選老四家的去辦這件事情是對的!

瞧瞧,這才幾天的功夫,朱家村的風向就變了。

這年頭就是這樣,寧願“哭窮”,也不能“炫富”,否則就容易招人妒忌。

雖然現在還冇有什麼大的壞訊息傳來,不過葉瑜然也不得不提前做一些準備,以防萬一。

隨著秋收的落下,朱家村的燙粉工廠初立,裡正、族長這邊的買地計劃也步上了日程。他們倆一連幾天往衙門跑,就是為了辦這個事情。

如果隻是一兩個人想要買地,其實也好辦,朱家村附近的空地隨便劃幾畝出來就夠了。但這回不同,朱家村是集市買地,加起來有幾百畝。

這麼大的量,想要立馬找出來,反正有點難辦。

“你們要求也太高了,這麼多地要連成一片,還要都是好地,我們這種地方哪裡有那麼多好的呀?”縣長戴正德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說道,“要是有好的早就被那些大戶人家給買完了,哪裡輪得上你們?”

“戴縣長,就是還真的得麻煩麻煩您,這不是一家一戶的事情,而是整個朱家村。”裡正一臉誠懇,說道,“我們也是第一回買地,冇什麼經驗,也就想著吧,這地越好越能夠做出莊稼,大家就越能夠填飽肚子,過上好日子。等我們村今年開了一個好頭,說不定明年太當山腳下的村子也會跟著買地,到時候大家的日子都好過了,您也是大功一件不是?”

縣長戴正德心裡自然是清楚的,否則也不會自己坐在這裡,親自接見一個村子的裡正跟族長。

“這麼幾百畝地,如果你們想要撿現成的,怕是有些難度。但如果你們隻是想要在,自己開荒的話,本官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這……”裡正露出了為難的神情,“戴縣長,草民等是買地,如果隻是數量不夠,用幾畝荒地湊一下,那也說得過去。但要是全部換成荒山野嶺,要我們自己去開荒,那就……”

“那怎麼辦?”縣長戴正德兩手一攤,說道,“你們一下子要那麼多地,本官就算想要劃給你們,那也得有地方劃呀。太當山腳下最多的便是荒地,劃荒地很好劃,可好地就不好劃了。你們可以自己去戶房看看,太當山附近到底有多少地。”

裡正、族長對視了一眼。

“戴縣長,草民已經看過了。”裡正冇有隱瞞,便將他們之前的計劃給說了出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