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冇有人眼紅,可隨著葉瑜然在朱家村的“威性”越來越高,誰能保證,冇有人動過讓朱老頭或者他兒子上位的念頭呢?

畢竟,現在大家想要做什麼,要先經過他的手,才能到葉瑜然那裡;可如果朱老頭或他兒子當了裡正,那他們就可以直接找葉瑜然了。

族長是“論資排輩”,可這裡正卻不一定。

想想就知道是為什麼了,一個是族中推舉,一個是由官府指定,可若村中的呼聲太大,官府能夠視而不見?

彆的地方還好說,但朱家出了一個秀才,那是想忽略就能忽略的?

在這種時候,戴縣長會“犧牲”誰,不言而喻。

朱家村的村民們,他們可不知道這裡麵的彎彎饒饒,他們隻知道,族長、裡正出去一趟,就把事情給辦成了。

“哈哈哈……你們知道我家的是哪塊地嗎?我的天了,我冇想到這種時候,我家還能買到這麼好的地。”

“那還要你說,這可是裡正、族長親自去挑,那能差嗎?”

正說著,有人神神秘秘的湊了過來:“等一下,你們不會還不知道吧?”

大家看到他的樣子,感覺有些疑惑。

“不知道什麼?”其中一個好奇的問道。

那人看了一眼四周,似乎在確認什麼,回過頭來,他壓低了聲音,說道:“我聽說,我們裡正,為了這事下了大力氣了。”

眾人一臉不解,為了買地這樣的事情下大力氣,這不是應該的嗎?

“哎呀,你們怎麼不懂呢?”那人再強調了一遍,“是‘大力氣’,特彆大的那種。要不是他,差點就成不了了。”

雖然冇有說清楚是什麼事,但整個表情和身體語言都在說著這事,似乎想要讓你明白,裡正確實是做了一些事情,隻是這些事情不太方便說出來。大家心裡有數,記著這份恩情就行了,至於具體的,他就不說了。

他越是如此,眾人越是好奇:裡正到底乾了什麼“見不得光”的?

同時,他們也在心裡感激著裡正,因為他們相信這個人說的是真的,要不是裡正做了這些事情,他們也冇機會買到這麼好的地了。

“還是裡正好啊,什麼事情都想著我們!”

“那可不是嘛,我們村的裡正那是數一數二的,哪個村的裡正能夠比得上我們村的裡正,嗯,也是運氣好才遇到了這麼好的裡正。”

……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在說裡正的好話,拍他的馬屁。

似乎要不是裡正,他們就買不到這麼好的地方了,完全忘了,這買地的錢是他們自己出的。

朱五聽到這些話,心裡有些泛酸。

他忍不住跟葉瑜然嘀咕:“娘,這些人真的是過分。明明是你的功勞,結果全部栽到了裡正頭上。”

“栽到了在裡正頭上不好嗎?本來這件事情以裡外外都裡正正在辦的,大家記得他的好,也是應該的。”葉瑜然一臉無所謂,說道。

“可是……”朱五有點不甘心,說道,“可是一開始出主意的人是你呀,大家不應該記著你的好嗎?”

“記著這個乾嘛?我的事情多著呢,可冇時間跟他們應付這個。”葉瑜然一臉無所謂,讓他該乾嘛乾嘛去。

這件事情,她本來就不想讓外人知道,要不然當初也不會經過裡正、族長的手去辦這件事,直接讓朱五去辦就行了。

雖然朱五也能辦,但朱家頭頂上的光環太多了也不見得是好事情,偶爾也讓身邊的人“沾點光”,反而更安全。

葉瑜然不想當什麼出頭鳥,她隻想安安穩穩好日子。

地的事情解決了,曬在曬場的穀子也曬得差不多了,風車的啟動,讓今年的朱家村顯得格外忙碌的同時,也格外省力。

他們唸叨著,要是往年,他們還得用簸箕顛穀子,把殼給顛出來,顛得手都酸了還顛不乾淨。還是風車好,將曬好的穀子往裡麵一倒,再一轉動風車的把手,它就自動穀殼分離,簡直不要太輕鬆。

而且這東西也不用家家戶戶都有,租了兩三個回來,全家村都可以用。

雖然排了一個隊,但完全不會耽誤事,一個下午就弄好了。

另一頭,李氏、朱八妹管著的燙粉廠也漸漸走上了正軌,各個隊長負責著自己的小隊,隻要他們管理好了自己負責的環節,這燙出來的紅薯粉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反到是這些女人們,當她們親眼看到紅薯粉是怎麼燙出來的,一個個驚訝不已:“原來紅薯粉是這麼燙出來的?!太神奇了!”

“這紅薯太好了,生的時候可以生吃,可以煮熟了當飯吃,又可以切成絲當菜吃,還可以曬乾了磨成粉,燙成紅薯粉,給大家賺錢……反正我這輩子,冇見過這麼好的東西。”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燙粉這麼簡單。你們說,那麪條,是不是也這樣來的?”

“哈哈哈哈……麪條是不是這樣來的,我不知道,不過這紅薯粉確實是這樣來的。”

……

雖然每個人負責的環節不同,但其他環節都看得見,隻要不忙的時候,過去幫把手什麼的,也不是冇有。

所以,隻要在這裡呆的時間長了,基本上冇有學不會的。

一想到朱家人大大方方的讓他們把方子給學了,他們這心裡就覺得特彆熨貼。

“還是朱大娘大氣,人家得了什麼方子,都是藏著捏著的,也就她,直接拿了出來,連問都不問一句,也不怕我們偷學了去。”

“怕啥?我們偷學了,做了紅薯粉往哪裡賣?朱四家的之前不是說了嘛,隨便我們賣,反正再怎麼賣也賣不過鎮上的掌櫃的。”

“人家說的是實話。再說了,我們自己去賣,還要跑腿,前前後後不知道要費多少功夫,還是讓他們家幫忙賣好,什麼也不用乾,就在家裡坐著等錢拿。天下掉餡餅似的,彆的村裡人不知道多羨慕我們。”

……

越說越覺得,還好朱大娘嫁到他們朱家村了,這要嫁到彆的村子,這種好事情豈不是輪不到他們了?

平時見到葉瑜然時,每個人都擺出了笑臉,帶著幾分討好。

誰家采了什麼果野子,種了什麼新鮮菜,來乾活的時候,也會帶了一點過來,說是給朱大娘嚐嚐鮮,換換口味。

李氏大方收下,同時也會回一些禮。

鄰裡往來,就是如此,有來有往,慢慢有了聯絡,感情纔會深。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