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哇!想不到今年要染這麼多布!”林三妹看到名單,欣喜不已,“嗬嗬嗬……這可是錢啊!”

看到自家三姐開心的樣子,林四妹有些無奈,她不得不提醒對方:“三姐,這名單上的人越多,說明我們要乾的活越多。你這是不是高興的也太早了??”

林三妹表情無辜:“那也比冇有人找我們染布強呀,一年也就染那麼一回,我們幾個也就掙那麼一回的錢,不抓住這次機會,下次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了。何況,要是以後村裡的人條件越來越好,以後說不定就冇有人找我們染布了……”

林三妹說得不無道理,畢竟村裡人會找她們染布,是因為白布便宜,即使加上染布的功夫錢,他們也有得掙。

若是以後冇得掙了,或者以後大家的條件開始好了起來,看不上白布了,這筆生意也就斷了。

一時之間,林四妹、朱八妹都有些擔憂起來:要是以後冇有人找她們染布了,那他她們還怎麼掙錢呀?

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報名要染布的人那麼多,她們得趕緊再清算一下染布的材料,彆到時候不夠用了,那可就麻煩了。

老宅的後院用來燙粉,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就將染布的場所放在了朱家的新院子裡,讓幾位兄長幫忙,把一個又一個架子搭好,便開始忙活了起來。

柳氏、劉氏、李氏、林氏知道今年報名染布的人特彆多,也急了起來,趕緊跟葉瑜然商量,自己家的布也提前染了。

不僅如此,她們還分彆給孃家捎了訊息,讓她們今年早一點買布,彆到時候排到了後麵,彆年前來不及做新衣服了。

你傳我,我傳你,朱八妹這邊纔開工冇多久,訊息就已經傳出了朱家村,太當山腳下的十裡八鄉都知道了。

不少人家開始急了起來,生怕自己趕不上染布的隊伍,紛紛跑到朱家打聽。

這下子,朱八妹更忙了,她要盯著染布的事,又要應付這些報名的人,腦袋都差點炸了。

到了晚上,累得那叫一個腰痠背疼。

“我的脖子好酸啊,娘,你能不能幫我揉揉?”泡好了腳,朱八妹就將脖子湊到了葉瑜然跟前。

葉瑜然看到她小小年紀,就已經這麼辛苦,自然也有些心疼,便伸手揉了起來。

一邊揉還一邊唸叨:“不是跟你說了嘛,這染布的錢能賺就賺,要是不能賺,那我們就少賺一點。這活再賺錢,能有你身體重要?”

“當然是錢重要,”朱八妹說道,“錯過了這個村就冇有這個店了,誰知道明年是個什麼情況?萬一明年不能賺染布的錢了,那我怎麼辦?這麼一大筆收入,我捨不得……”

她還將林三妹、林四妹跟她談到的談憂,也一併跟葉瑜然說了。

“娘,你有冇有什麼好辦法,讓他們一直找我染布?”

“一直找你染布?”葉瑜然問道,“你是想開個布莊嗎?”

“布莊?”朱八妹愣了一下,她搖了搖頭,說道,“娘,我哪有錢開布莊啊?而且,就我們這個小地方,有幾個人買得起好布?就是我們家,也不敢買好一點的布,也就給七哥,還有大寶、二寶他們買了一身稍微好一的……就是那個,都心疼死我了。”

要不是她七哥是秀才,兩個大侄子看著又像是特彆會讀書的樣子,她纔不想提前“投資”,拉攏他們呢。

“你剛剛不是才說,以後大家條件好了,就不會來你這裡染布了,而是直接去鎮上的布莊買了?既然他們能去鎮上的布莊買,為什麼不能來你這裡?”葉瑜然反問。

“對哦,我這裡還近一點。娘,你這個主意真好!”可是誇完,朱八妹又為難了,“主意是好,就是有點難。我那點錢,連好布都買不起,更不要說是開布莊了……”

“既然村裡有那麼多人找你染布,為什麼你不問他們,讓他們直接從你這裡買帶顏色的布呢?”葉瑜然再一次提醒,說道,“你可以在手工錢和布錢的基礎上,再便宜他們一些,然後讓他們下單,拿著這些訂單找布莊談,以比市場更低的價格拿到白布,這樣你不就可以賺差價了嗎?”

朱八妹呆呆的:還可以這樣?!

“雖然一開始看上去,你又是自己買布,又是染布,也賺不了多少錢。可是你想啊,你拿下了村裡人去買布的渠道,以後隻要他們想要便宜一點布就會考慮到你,你還怕他們以後不會找你買布?隻要他們一直找你買布,你還怕你的布莊開不起來嗎?”

朱八妹:“……”

——果然不愧是她娘,這種“好主意”都想得出來。

——是啊,誰說她一開始就要把布莊開起來了,就好像他們家“收”的紅薯粉,不也是先收東西,後給錢的嗎?

——她完全可以想辦法,先讓村裡人付訂金,然後她拿著這個訂金找布莊的掌櫃談,以低價拿布,染好了後,再轉手賣給村裡人。

腦子裡一這麼想,朱八妹更是激動起來,細細地問了葉瑜然很多細節。

或許她想得不太周全,但她把她能想的都想了,再加上葉瑜然的“提示”,到也還算完整。

葉瑜然讓她不要急著動手,而是像她七哥那樣,不管做什麼事情,先寫一個“計劃”出來。拿著“計劃”找相關的人討論,進一步對計劃進行完善,這樣就能夠避免更的問題。

“你年紀還小,也不用那麼著急,可以慢慢來,儘可能想得周全一些。即使這一次冇有成功,也沒關係,主要是學到經驗。有了經驗,以後你想做什麼事情纔會有頭緒,知道該從哪裡下手……”

朱八妹點著頭,記在了心裡:“嗯,娘,我知道了。”

第二天,她就開心的把這個好訊息跟林三妹、林四妹分享了。

於是,三個女孩子趁著休息的時候,湊在一起討論“計劃”的事情。

你一句,我一句,到還真把“計劃”給整出來了。

葉瑜然看到他們送來的東西,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嗯,不錯,第一次做就能把計劃做得這麼好,很不錯。不過有幾點……”

她指出了計劃書上,她覺得不太合適的地方。

有的她也拿不準,就讓朱八妹去問她五哥。畢竟她一個小姑娘,整天在家裡呆著,對於外麵的事情,還是不如她五哥知道得多。若是想要跟掌櫃的打交道,到時候怕是還得她五哥出麵。

葉瑜然提醒道:“朱氏男兒不經商,你可以讓你五哥‘幫忙’,但你不能讓你五哥頂上‘商人’的名頭,知道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