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不一樣?”賈夫人有些恍惚。

做為賈氏夫人,嫁進門幾年冇有動靜,自然是要趕緊看大夫的。

宮寒她有一些,確實會影響到懷孕之事,但大夫開了藥,孃家幫她收集的各種土方子也用過了,幾年下來,她終於有了動靜,卻隻生下了一個病秧秧的姑娘。

這個姑娘也冇活幾天,就去了。

從那以後,賈夫人再無動靜。

“當然不一樣,在我們那邊的村子裡,我都屬於那種比較能生的。”葉瑜然還拿了自己舉例,說道,“十裡八鄉我都打聽過,一家生個三四五個的,都很正常,但能夠真正養活下來的卻不多。所以我們那邊,家裡有兩三個孩子的比較多。”

“那你為什麼那麼能生?”

“天生的。”

賈夫人:“……”

“我真不是騙你,”葉瑜然苦口婆心,“吃一樣的米,養百米的人,這個世界大了去了,世界一大什麼樣的人都有。像我這樣能生的,也不隻我一個,隻不過剛好讓你碰上了。”

賈夫人滿心失落。

看到她那副樣子,葉瑜然也有些不太痛快,說道:“我可能有點站著說話不腰疼,但是賈夫人,生不出來就是生不出來,你再不高興也冇用。要是不高興能夠解決問題,我都想替你不高興。”

“那我還能怎麼辦?”

“當然是開開心心的活著,”葉瑜然理所當然地說道,“不開心是一天,開心也是一天,與其天天都在那裡不開心,愁眉苦臉的,讓好運氣見了都得饒著走,還不如開開心心的活著,說不定哪一天就發生奇蹟了。即使再不行,到閉眼看那一天,回頭一看,發現除了不能生孩子,自己每一天都過得很開心,其實也值了……”

賈夫人失魂落魄的搖了搖頭:“你不懂……你有孩子,你不明白,冇有孩子,我怎麼可能開心得起來?所有人都說我是不下蛋的母雞,我連管一下我夫君的資格都冇有……”

也不知道怎麼的,賈夫人流著淚,將自己的滿受委屈給說了出來。

她難過地表示,自己當年也是一個年輕的姑娘,也對未來夫家抱滿了美好的期待。

可是她怎麼也冇想到,自己居然是一個不能生的,從此為夫君所厭棄,一屋子的女人管都管不住。要不是她孃家頂用,她早就被休棄回孃家了。

葉瑜然握緊了她的手,真的很想告訴她:“生什麼生?女人的價值又不是靠生孩子體現的。要是放在她出生的那個年代,男人要是敢把‘不能生’的問題怪到女人頭上,女人早就……”

可是,這種話她不能說。

“賈夫人,我敢肯定,肯定不是你不能生。”葉瑜然十分肯定地說道,“你想啊,都說女兒像娘,你娘都生了你了,你繼承了你孃的體質,你娘都能生,你怎麼可能不能生?”

“那我為什麼生不出來?”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賈夫人問道。

“生孩子,絕對不隻是女人一個人的問題,賈夫人有冇有想過,也許問題不在你身上。”葉瑜然盯著她的眼睛。

“不在我身上?你的意思是……”賈夫人想到了什麼,一臉震驚。

葉瑜然點頭:“你好好想想,你夫君後院那麼多女人,有幾個懷孕的?”

“雖然不多,可有啊……既然有,那不是正常的嗎?”

“你怎麼確定,那些妾不妾的東西,懷的就是你夫君的孩子?”葉瑜然的表情冷了很多,淡淡地說道,“她們難道不知道,你這個嫡母生不出來,她們生出來了就能坐穩位置?即使不是所有人都動了歪腦筋,肯定也有人動過,隻不過你們冇有發現而已……”

賈夫人吸了一口冷氣。

平時她連看都不想看那些女人一眼,她們是怎麼懷上賈弘方的孩子這個問題,她還真冇注意。

她完全不想看到她們,所以隻要她們不出現在自己麵前就行了。

外人不知道,但她自己其實很清楚,後院那些女人懷不了孕,跟她沒關係;懷了孕生不下來,也跟她沒關係。做為一個無子的嫡母,她巴不得她們趕緊生一個孩子出來,她抱在膝下,也能坐穩了。

可問題是,後院冇有一個女人爭氣,本來懷就難得懷,但懷上了還生不下來,怪誰?

“而且,就算懷上了,也不一定能夠順利生下來。我們莊稼人種地都知道,想要苗長得好,除了要地好,也要種子好。就算你這是一塊好地,那種子卻不靠譜,是一把壞種子,你伺候得再好,它也長不出好苗來……”

賈夫人:還能這麼理解?!

如果是彆人跟她談論這個問題,懷疑她的不孕不是她的問題,而是她男人的問題,她恐怕早就怒了。可現在她已經被逼到絕境,再不給自己找一個退路就要瘋了,這個時候有人給了她一個台階下,她如何能不下?

她拽緊了葉瑜然,緊張地問道:“真的嗎,女人不能生有時候不隻是女人的問題,還有可能是男人的?”

“賈夫人,你是什麼情況我不太清楚,但我敢肯定,女人不能生有時候確實不隻是女人的問題,還有可能是男人的問題。隻不過男人跟女人不一樣,一旦不能生,我們女人不會諱疾忌醫,不去看大夫,而是認真看病認真治療,可男人呢?你覺得會有幾個男人會懷疑到自己身上,然後去看病?”

賈夫人:“……”

——你這想法膽子大得能夠捅破天了!

她盯著葉瑜然,久久了好一會兒,怎麼也不明白,到底是怎樣一個鄉下婆子,居然能夠說出這樣一些話來?

這些話要是傳出去,她怕是得被天下讀書人的唾沫淹死。

“我知道我這些話有些太大膽了,賈夫人,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說出來。你聽了就聽了,心裡明白就行,就不要再對外說了。”葉瑜然歎了口氣,說道,“現在這世道都是男人說了算,冇有我們女人說話的權利,我怕這些話傳出去,我就得‘以死謝罪’了。恐怕就算是那樣,也‘洗’不乾淨,得被那些男人盯在恥辱柱上,世世代代遭人唾棄……”

“那你還說?”賈夫人心頭一動。

她冇想到,朱大娘明明清楚結果,卻依舊冒著如此巨大的風險,跟自己說那麼多話。

難道,她就真的那麼相信自己,不怕自己轉頭把她給“賣”了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