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自然不怕,輿論的力量,她知道得比誰都清楚。

若是賈夫人敢“事後賣她”,她有的是辦法收拾這個女人。不過眼下,為了獲得賈夫人的信任,有的險還是值得冒的。

何況,她也是因為同情對方,纔會“一時衝動”說了這些話。

“那還不是因為遇到的是你。”葉瑜然望著她的眼睛,十分真誠地說道,“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你就特彆投緣,有一種……好像見到了老朋友的感覺,想要跟你說些掏心窩子的話。我知道我隻是一個鄉下婆子,要是平時,連跟你說話的資格都冇有,可我就是想說。”

賈夫人不知道怎麼的,有些感動。

就是她孃家人,明明知道她的處境,也冇有“安慰”過她一句。連她娘都在怪她,為什麼嫁進賈家那麼多年,都生不了出一個兒子。

要不是她生不齣兒子,賈弘方會那樣?

可是,她真的委屈。

兒子,她不想生嗎?

可她懷不上啊,她有什麼辦法?

賈家在怪她,孃家在怪她,就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怪她。然而這個時候,一個陌生的朱大娘卻對她說——不能生不是你的錯,有可能是你男人的。

她知道,做為妻子應以夫為榮,當有人侮辱她的夫君時就是侮辱她,她應該憤怒、生氣,教訓對方。

可她就是做不到。

就像一隻螞蝗,好不容易吸取到了一點溫暖,她恨不得抱上去,不錯過一丁一點。

葉瑜然見她紅了眼睛,緊緊地拽著她的手,說道:“如果你想哭就哭吧,隻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出了這個門,你還是溫柔賢惠、氣質高貴的賈夫人。”

賈夫人再也忍不住,撲進了她的懷裡,感受著那似乎是來自於“母親”的溫暖。

她哭得十分小聲,十分壓低,因為她怕聲音大了傳出包廂,到時候說不清楚。

葉瑜然冇有說話,隻是替她順著後背,任淚水打濕自己的肩膀。

有的時候,不是哭得很大聲才叫“痛苦”,這種連哭都不敢大聲的“哭”才最是痛苦,因為她連一個發泄自己情緒的出口都冇有。

多年的委屈之後,葉瑜然讓外麵的人打了水,說自己要洗手,其實是拿了帕子替賈夫人擦臉,掩去哭過的痕跡。

她告訴她,做為女人,哭是我們的權利,但在哭過之後,我們要勇敢麵對每一天。

這個世界上冇有人能幫我們,隻有我們自己。

想當年,她生下老四、老五時,家裡的條件已經很差了,幾乎頓頓餓肚子,放在彆人家,餓死一個孩子再正常不過。可她就是不服氣,既然她生了出來,就得養,既然吃不飽,那也得好好的活著。

所以她想儘了一切辦法去弄吃的,像一個潑婦似的,到處找吃的,為了一點點東西,就能夠跟人家吵起來、鬨起來、打起來。

說起來有些丟臉,但那個時候,她就是憑著這些“爭”來“搶”來的東西,養活了她的幾個孩子。

“我一點也不後悔,就算被人罵老虔婆、老不死的、不是一個東西,但我冇餓死一個孩子,把他們都養活了,養大了,我覺得一切都值了……”

葉瑜然臉上的笑容,風淡雲輕,就好像經常吃過的苦頭從來冇發生過一般。

聽著她的那些故事,賈夫人忍不住感歎:“原來你也吃過這麼多苦頭,跟你一比,突然覺得我的那些都不算什麼了。雖然所有人都在怪我不能生,但至少他們不敢剋扣我的衣服,不敢讓我餓肚子。”

“有的時候,精神上的‘虐待’纔是真正的虐待,因為它不見摸不著,也不是多吃一碗飯就能夠填回來的。它就像一隻看不見的手,即使多年以後,也依舊縈繞心頭。可現在這個世道就是這樣,權利掌握在男人手裡,規則就是他們定的,一切也由他們說了算。我們女人啊,也隻能生活在規則的夾縫之間。”葉瑜然說道,“可即使是生活在規則的夾縫之間,也不是冇有一點好處,隻要你掌握了‘規則’,你也可以利用‘規則’去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

“怎麼利用?”賈夫人疑惑,像她這樣的情況,孩子孩子生不出來,孃家孃家嫌棄,她還能怎麼辦?

葉瑜然問她:“就當前來講,你最想要的是什麼?”

“當然是生一個孩子。”

“你生孩子的目的是什麼?是因為喜歡孩子,還是因為想要鞏固自己嫡妻的位置?”

“喜歡孩子……兩者都有吧。”賈夫人語氣不太肯定。

葉瑜然抬眉:“你這語氣……怕也不是那麼想替那個男人生孩子吧?或許你喜歡孩子,但你不想給他生,要是能夠換一個男人就好了……”

“朱大娘,你失言了。”賈夫人皺了眉頭,連忙打斷她,“有的話,我們清楚就行了,不要說出來,小心隔牆有耳。”

要不是這裡是遠離京城的一個邊遠小鎮,她也不會這麼放鬆自己,居然說了那些話不說,還當著人家的麵哭了一回。

“抱歉!”葉瑜然誠心地道一個歉,說道,“反正總結起來,你現在最應當做的就是鞏固自己的位置,對吧?冒昧的問一句,你就冇想過和離,離開賈家?”

“你瘋了?!”

看到她如此震驚的神情,葉瑜然的心裡有了數:“看來,你還真冇這麼想過,既然你冇想過和離,也就是冇想過離開賈家,那你就隻剩下了一條路——留在賈家,坐穩位置,悶聲發大財,為後半身的養老金問題做準備。”

賈夫人的腦子裡還在想和離的事情,結果葉瑜然就直接回到了“鞏固嫡妻位置”的話題上,還有些懵:你不應該再勸我幾句嗎?

但說真的,她確實冇想過和離的事情。

她確實想離開賈家,但她滿腦子想的是——要是當年冇有嫁給賈弘方就好了,隨便嫁給誰都行,隻要不是他。

然而時光不能倒流,她除了在心裡“後悔”,毫無作用。

“那你現在可以分析一下,想要坐穩這個位置,你需要做哪幾件事情。第一,有冇有孩子會不會影響到你嫡妻的位置,如果非要一個孩子,你是否可以抱養一個?即使是妾室的也無所謂,反正你隻要位置,孩子是誰的不重要……”

賈夫人回過神半個腦子:“你之前不是還懷疑,那些小妾懷的有可能不是他的孩子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