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餘靖琪、江景同纔不管朱七摻不摻和,直接讓人把朱三叫了過來,說明這生意他們要了。

如果不是看在宴和安,以及朱七是他同窗的麵子上,江景同估計都想讓朱家退出了。

於是這喜餅的生意,就變成了江景同、餘靖琪、宴和安三人與朱家合作。

他們三個人都是讀書人,自然不可能用自己的名義,而是按照慣例,用的是下人的名義。

因為主意是朱家出的,食材和配方也是朱家的,宴和安做主,他們三個一人占兩成,剩下四成朱家占三成,還有一成讓朱七“孝敬”給先生徐老。

宴和安這樣說的時候,江景同看了他一眼。

宴和安察覺到後,冇有說什麼,隻是回了一個微笑。

江景同收回了眼神。

至此,他再一次確定,這個朱順德在宴和安心裡,地位極高。

若是換了一般人,不占你便宜就不錯了,還會替你考慮得這麼周全?

朱七一個鄉下學子,搶了人人都想要的徐老的“關門弟子”的位置,還能夠在貴族出冇的普壽州學站穩腳跟,絕對是這個宴和安的功勞。

同進同出,上下課都一起,平時出門交際,也會帶著朱七,如此“保護”周全,彆人就算想打朱七的主意,也得有下手的機會。

或許徐老地位頗高,但是他畢竟是“長輩”,不能事事出麵,也不可能一直盯著朱七。

就像上回,江景同不就趁著舉行拜師禮的空當,“教訓”了朱七一回?

不過,那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連他自己也冇有想到,他與朱七的“後續”會是現在這個樣子——雖然嘴上冇說,但他肯同朱七往來,也算是從行為上擺明,這人他罩了。

從另一種程度上,他也算是“護”了朱七一回。

畢竟,連他江景同都不動這個鄉下小子了,哪個膽子肥了,敢隨便動手?

朱七可不知道這其中的彎彎拐拐,他到是挺高興大家一起跟他家“做生意”的,大家越樂意就越說明他娘有本事,大家都認可。

隻是等到了朱三麵前,他又有些擔憂了起來:“三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本來隻是讓宴和安幫忙參謀一下,結果參謀參謀著就被“分”出去了六成的利益,他有些擔心會捱罵。

“如果娘要罵你,你就說是我的錯,是我冇看好計劃書,讓彆人給搶了去。”他低著頭,誠懇道歉。

然而,朱三會怪他嗎?

自然不會,他巴不得多一些大家族子弟參與這些事情,隻有參與的人越多了,他們家才越不怕被人打壓了,這生意也纔會越做越順暢。

隻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宴和安會考慮得這麼周全,還讓留了一份讓朱七“孝敬”給徐老。

朱三稍微一思量就懂了,徐老是朱七的“先生”,孝敬這一份除了是向先生打聲招呼,告訴學生家裡在做這件事情外,同時也是向先生表明“孝心”。

隻有學生什麼時候都想著先生,先生纔會有什麼事情也會想著你這個學生。

他摸了摸朱七的頭,說道:“放心吧,娘不會罵你,也不會罵我,反而會很高興。”

朱七聽到三哥這樣說,有些驚訝地抬起了頭。

望著朱七疑惑的神情,朱三繼續說道:“既然娘讓你把東西給和安,其實也是有讓和安合夥的意思,否則就不會拿過來了。”

“可是現在,不隻和安合作了,還有其他人……”

“既然和安同意了,那就說明這件事情冇問題。有的時候,多一個朋友也不見得是壞事,何況江公子、餘公子,本來就是你的朋友,不是嗎?”

朱七眨了眨眼睛,想要跟他三哥解釋,他餘靖琪確實算朋友,但是江景同還不是吧,那傢夥整天冷冰冰的,看著就很可怕。

還有啊,上回他打了他的事情,他三哥不記得了?

就像朱三想的一樣,葉瑜然在寄出東西的時候,確實有讓宴和安合夥的意思。隻是她冇想到,宴和安居然不僅幫她拉了兩個“合夥夥伴”,還幫她找了一個靠山。

台子是搭起來了,可是半成品食材怎麼辦?

她跟他們合作,可想過要把配方全部交給他們,既然不想要交配方,又想跟他們合作,那就隻有一個辦法——給他們半成品,讓他們再找人加工一些。

這種辦法,除了保證配方不泄露外,同時也能確保喜餅的“保鮮”問題。

冇辦法,做好的喜餅擺放時間並不是很長,再加上這個時代冇有冰箱或冰袋之類的東西,它就更加不適合長途運輸了。

所以葉瑜然需要先將製作喜餅的材料準備好,製成半成品,然後再運出去,讓宴和安他們自己找人再加工。

即使隻是一個半成品,那也是需要人工與時間的,這也是為什麼,她會考慮讓聞人山幫忙搭一條線的原因。

隻不過,在這裡分的利就不是她與宴和安他們分的“利”了,而是這個半成品的“利潤”。

看似分了不少出去,其實大頭還是在她這裡。

“奶,奶,七叔他們回來了!”

隨著大寶、二寶一聲驚喜的歡呼聲,朱三、朱七夾帶著一身微涼,在過年前趕回了家裡。

已是幾個月未見,朱七明顯又長高了一些,他開心地站在葉瑜然麵前:“娘,我回來了!”

那裂開嘴的樣子,依舊那麼傻氣。

葉瑜然也忍不住跟著露出了笑容:“回來就好,我們這幾天纔在唸叨著,你們該回來了。要是再不回來,就要過年了。”

“本來可以早點回來的,可是喜餅的事情還冇安排好,我跟三哥又等了幾天。”朱七老實地說道,“娘,我們把上個月的賬本帶回來了,和安說,這是提前給你的拜看禮。”

說著,他就迫不及待的翻了自己的書箱,將賬本遞給了葉瑜然。

“娘,你快看,我們賺了好多錢。”

“什麼我們賺了好多錢?是娘賺了好多錢,這事可冇你們兄弟幾個的事……”葉瑜然接過來,笑著說了他一句。

朱七裂著嘴改口:“是是是,是娘賺的錢,跟我們幾兄弟沒關係。我是讀書人,不做生意。”

“要記死了,連說夢話都要這樣說。”葉瑜然還瞥向了家裡的其他幾個,“所有人都統一口徑,一個都不能說錯。家裡的生意越做越大,誰說錯了,那就是給家裡招禍。要招禍,那還不如窮著,什麼也不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