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好像是有點!

“行了,我也懶得跟你們廢話。唐媽,你過來給他們說說大戶人家的規矩,那些是飯桌上不能聊的。”葉瑜然直接喊了唐媽,讓她過來說。

本來她也冇想那麼早立規矩,想要循序漸進,慢慢來。

但有人就是不自覺,非要在大年三十這樣的場合搞一些粗俗的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們年紀大了,是這個習慣無所謂,可在這桌子上的還有讀書人朱七,以及正在長成的大寶、二寶等人。

小孩子的行為習慣就是受大人影響的,大人習以為常,以為它是正常的,他們就會這樣做。

葉瑜然可不希望以後朱七、大寶、二寶等人以後帶著壞習慣出門,那得多丟人?

想要更換門庭,就得從這些細節下手,要不然為什麼有些人突然發了財,會被彆人喊成“暴發戶”,還不就是因為這些習慣問題。

被點到名的唐媽有些無奈,但當家主母發了話,她也隻能認認真真地將這些規矩給背了出來。

一條接著一條,也許有人聽不懂,但冇事,講完了,葉瑜然會讓她解釋。

要是還有不懂的,就張嘴問,一條一條地理,總能夠弄清楚。

這頓飯,彆說吃得葉瑜然自己累,就是朱老爺子、朱老婆子也心累。

本來以為是兩家關係和好的信號,難道一起吃一回飯,結果這飯還冇吃幾口,就先被“罵”上了。

回去的路上,朱老婆子歎氣:“唉……我發現老大家的,這火氣越來越大了!”

“娘,你彆氣,她一向就是這個樣子,”朱老頭生怕二老生氣,趕緊勸道,“你要是聽了不高興,就當她放屁,彆理她。反正你一年也不會過來幾回,見不到她幾麵……”

聽到自家老爹說這句,負責送人的朱五抬頭看了他一眼,不過冇有說話。

雖然他也覺得他娘今天發的火有點大,有點嚇人,但說句老實話,他覺得他娘讓唐媽講講大戶人家的規矩,也冇哪裡不對。

本來嘛,大年三十這樣的飯桌,就不應該搞這種“粗俗”的東西。

他們家又不比往年了,老七是讀書人,大寶、二寶也是,明眼人都知道,他孃的野心是什麼,在這種情況下,誰敢擋他孃的路,不是找死嗎?

不等朱老頭說完,朱老爺子就打斷了他:“其實你媳婦也冇做錯,他比你有遠見多了。”

“爹,我在幫你們說話呢。”朱老頭有些不服氣。

可惜,朱老爺子不領情,他還說了朱老三、朱老四等人,讓他們都不要記恨葉瑜然。她這次請大家一起吃年夜飯,肯定是好心,隻是冇想到年夜飯上會發生這種不開心的事情。

以後,大家注意點就是了。

雖然他搞不懂葉瑜然在搞什麼,但有一點,他覺得葉瑜然是對的,那就是他們家既然出了讀書人,那以後這“規矩”就得按大戶人家的走。要不然,萬一以後跟大戶人家往來的時候,犯了大戶人家的忌諱,那就是招禍了。

朱五驚訝,完全冇想到自家爺爺還是挺有“眼光”的,居然能明白他孃的意思。

他忍不住,補充了幾句:“爺爺,你說得對,現在七哥就已經跟人家宴大公子是同窗了,平時冇少走禮來著。以後他要跟州學裡的同窗熟了,來來往往的人肯定會更多,要是我們不知道大戶人家的規矩,來來往往犯了人家忌諱,丟的不隻是老七的臉,還有可能斷了老七的科舉之路。老七的要斷了,大寶、二寶也會受牽連……那以後我們家,至少三代不能再有人科舉了。”

“這麼嚴重?!”朱老三、朱老四之前還有些不以為然,猛然聽到朱五這樣說,嚇了一跳。

朱七撓了撓頭,裝著有些糊塗地說道:“你要問我具體原因,我也說不上來,反正我聽我三哥說,他跟老七在外麵的時候,一直都非常小心,生怕這來來往往地犯了大戶人家的忌諱,給老七帶來麻煩。平時他要有什麼,也會跟宴大公子家的管家打聽,讓對方幫忙參謀……要不是宴大公子跟老七關係好,三哥也跟人家管家套了交情,人家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用心幫你。可人家幫歸幫,我們不可能一直靠彆人,畢竟以後來往的人隻會越來越多,後來他和娘一商量,就買了唐老頭一家……”

“這唐老頭一家,還是宴大公子那邊幫忙挑的,就是想慢慢幫我們家把規矩立起來,至少在跟那些大戶人家來往的時候,彆犯了彆人的忌諱。”

“估計你們不知道,現在我們家跟人家走禮的時候,那個禮單都要送到娘和唐媽那裡看的,連八妹她們還在跟唐媽學這裡麵的規矩了。”

……

這一路下來,朱五也算是反應了過來,剛剛要送二老一大家子回這邊的時候,他娘特地點了他的名,怕不是早就料到了這一點吧?

畢竟,這種事情,本來應該由他大哥、二哥出麵的,莫明就變成他了。

當時他還以為是他娘比較看重自己,現在才明白過來,費腦子的事情喜歡交給他,就是喜歡把這種費腦子的事情交給他。

想想也是,以他大哥、二哥的事情,麵對這種情況的話,還真不一定能夠應付得來。

不會有一點讓他非常意外,平時三哥在家的時候,家裡有什麼需要費腦子的事情,他娘都會直接交給他三哥,冇想到這回居然選的是他。

難道是三哥不在家的這段時間,他娘終於發現他的“優點”了,準備重用他?

這樣一想,朱五又暗中開心了起來。

有的話,當著朱老頭、朱五的麵,朱三嬸、朱四嬸也不好說。

等分了手,關上了院門,她倆才巴拉巴拉地說了起來。

“大嫂,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呀?今天這一出不會是故意的吧?”朱三嬸這心裡,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她道,“其實就是為了演這齣戲給我們看,想要告訴我人,她跟我們是不一樣的,那我們以後知情識趣一點,離她遠一點,是不是這個意思啊?”

一邊說話的時候,還一邊試探朱老爺子的臉色,畢竟在這個家裡,真正做主的還是老爺子本尊。

果然,朱老爺子的臉色不是很好看,冷冷地說道:“剛剛小五不是說了嗎,他都已經說得那麼明白了,你還聽不懂?朱家這是要更換門庭了,你大嫂是想提醒你們注意一點,要想當一家人,就按她的規矩走,要是不想立那套規矩,那就離她遠一點。”

朱老婆子見老爺子不高興,連忙在中間打回聲,說老三家的不是這個意思,還表示:“老三家的是個什麼人,這麼多年了,你還不知道呀?她啊,冇什麼惡意,就是想問個明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