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這個時候,有人跳了出來,說道:“這群孩子有一個會讀書的,但我不說是誰。如果你們想知道這個幸運兒是不是你們自己的孩子,就把他送到啟蒙班來。”

猛然聽到這個訊息,所有人的反應是懵的。

可是等聽清楚這件事情是誰提出來的,大夥兒又開始疑惑了:朱大娘說的不會是真的吧?

可不是嘛,朱大娘是什麼人呀,她能說謊?

她說她家老七能讀書,她家老七就能讀書,還考了一個秀才。

她說水田能夠種穀子,一種果然活了。

她說用水渠澆水更省力,一試果然有用。

……

“這是真的是朱大娘說的?”

“可不是嘛,就是朱大娘說的,當時我們家老爺子去了,親耳聽到的。”那人一臉肯定,說道,“就是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朱大娘冇說。”

“那她怎麼不說是哪家的?她直接說不就好了嗎,還折騰這麼一出。”

“這你就不懂了吧?”那人笑眯眯地解釋,“人家說了,這種事情不能隨便說,要說了,本來好端端的一個孩子,說不定就被我們給毀了。”

“這咋還能被我們給毀了,我怎麼聽不懂呀。”

“哎呀,反正我說不清楚,反正就是這個意思,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那人也隻是從老爺子那裡聽了一耳朵,聽得稀裡糊塗的,哪裡解釋得清楚啊。

反正,她一口咬定,就是說出來對孩子不好,所以朱大娘纔不說的。

彆的也不知道,但她知道朱大娘絕對不會說謊。

人家裡正、族長那麼多人聽著,那麼多人都同意的,即使她不懂其中的道理,便也絕對相信,他們都同意的,肯定就是這個樣子。

其他人:“……”

好吧,裡正、族長同意的,那就照辦吧。

另一頭,朱七也在忙碌著。

本來好不容易放個春假,他在家就還要完全先生佈置的任務,哪知道他娘還給他接了一個活。

還好,他有大寶、二寶、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等人幫忙打下手,要不然讓他一個人忙活,還真有點忙不過來。

首先,他整理了一個計劃書,先各家各戶去調查,他們家有幾個孩子,大概在幾歲,平時最喜歡乾的是什麼事情。

其次,根據孩子的數量確定需要多大的教室,以及多少桌椅。

當他們拿著單子跑到人家家裡問時,每家每戶的反應是不一樣的。

有的人比較自信,就覺得這個神童肯定是自己家的,見著就說:“八妹,我跟你說,我家小子可聰明瞭,平時乾活可利落了,他這麼大一點就能夠上樹抓鳥了……”

一個勁地吹捧著自己家的孩子有多能乾,就好像生怕人不知道似的。

聽著孩子整天捉雞攆狗的故事,朱八妹嘴角都有些犯抽:這些大娘,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是讀書人?這種事情,是讀書人會乾的?

也有人不太自信,在朱八妹他們來調查時,不怎麼積極,說道:“我們家那小子就算了吧?他一看就知道不是讀書人的料,整天到處亂跑,臟兮兮的……”

“是不是我們可不知道,我娘又不肯說,還是等以後以了啟蒙班,看看情況再說吧。”朱八妹拿著冊子,讓他報名字、報年齡。

朱家村不大,可要想摸清楚村裡有多少孩子,大概是多少歲,以及大名叫什麼,這麼一圈走下來,也需要好幾天功夫。

冇辦法,你上哪家去,人家都能跟你嘮一會兒嗑。

也有的,是孩子跟著當孃的回了孃家,留在家裡的公公、婆婆隻記著孩子的小名和大概出生的年月,具體的也記不清楚了。

還好朱八妹這邊隻需要瞭解一個大概的,否則碰上這麼糊塗的爺奶,她們怕不得哭死。

等柳氏、劉氏、李氏、林氏各自從孃家回來,調查才終於進入了結尾階段。

朱七拿到調查出來的結果,進一步完善他的計劃,並且隨時跟葉瑜然報備。

中間,一家人還出席了李琴與聞人山的婚禮。

作為乾孃,葉瑜然當仁不讓,直接坐了主位。

不管是男方家長,還是女方家長,對她都非常客氣。後者是感謝她給自己女兒介紹了一個這麼好的夫君,前者則是看在她有個當秀才的兒子,以及那份被李琴帶到聞家的一成股份。

當然了,關於股份的事情,兩家心裡有數就成了,並冇有對外張揚。

在曬嫁妝的環了上,兩家人也隻字冇提這事。

唯有李琴的嫂子在後麵感歎:“唉……可惜了,那可是一成的收入了。”

“再可惜也不是咱的,”另一個嫂子說道,“人家乾孃給的,指名了要當嫁妝,你能怎麼辦?”

“難道你不羨慕?”

“羨慕啊,可有什麼用?”她的腦子還算清醒,說道,“你以為人家是送給琴丫頭的?人家是送給聞家的,不過是為了給琴丫頭長臉,所以才放在了琴丫頭的名下。如果不以嫁妝的名義送過去,琴丫頭以後在聞家怎麼呆?隻有有了這份嫁妝,她才能站穩腳跟,聞家看在這個上麵,也得對琴丫頭好。”

“我咋就冇有這麼大方的乾孃呢?”

“……”

……

不管這兩個嫂嫂如何羨慕,也隻能羨慕,除此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難道說,她們就冇想過扣下的事?

一邊是凶名在外的朱大娘,一邊是需要抱大腿的聞家,哪個都得罪不起,就算有這種心思,她們也不敢動。

吃完了女方的席麵,葉瑜然還被請到了男方席麵,聞母見著她,那叫一個親熱,恨不得拜成姐妹。

那些衙役圈子裡的夫人們見了,奇異不已。

跟她關係好的,還特地跑過來提醒她,彆為了一個鄉下婆子冷落了其他人。

聞母笑道:“那還得勞煩你幫我說個情,我實在是太喜歡這個兒媳婦了,要不是兒媳婦的乾孃幫忙做了回媒,差點就討不到這麼好的兒媳婦。今天又是這麼大喜的日子,難得高興,就容我放肆一回,等以後我再補償大家。”

“行行行,知道你討一個如意的兒媳婦不容易,我們就不為難你,你忙你的,那幫多嘴的婆子我幫你搞定。”

“好姐妹,謝謝你了,事後我請你喝茶。”

“既然是好姐妹,說這些乾嘛?不過這茶我肯定是要喝的,”那人笑了起來,“到時候,記得把你這位兒媳婦的好乾娘也介紹給我認識認識,我家還有冇成親的子侄呢,說不定也能托她幫我介紹一位合心的侄媳婦。”

話是這麼說,可聞母哪裡不知道對方的意思,對方也是瞧上了人家有一個秀才兒子,想要拉點關係呢。

他們這種當衙役的,都是下九流,要是哪個能夠傍傍讀書人的大腿,說出去出有麵子。

聞母冇有拒絕,笑著一口答應:“行,到時候給你引見引見。她家姑娘可多著呢,你慢慢挑。”

乾女兒都嫁到她家了,她還怕這個乾親被人搶了?

笑話,那一成的利益,是誰都能送的?

聞母心裡有數。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