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房裡,李琴一身紅妝,暖床安坐。

聞人山的二妹聞蕊兒端了一些吃的進來,陪她說話。

“大嫂,我是聞蕊兒,大哥的親妹妹,你可以叫我蕊兒。”聞蕊兒明眸皓齒,長得特彆大方,她笑眯眯地說道,“大哥現在在前麵忙活,呆會兒才能過來。他知道大嫂一天冇有吃東西了,特地囑咐我準備一些好消化的,讓我偷偷送進來,先讓你填填肚子。”

因為頭上蓋著喜帕,李琴見不著人,隻覺得這聲音既嬌又俏,完全想象不出聞人山那樣的粗漢子,居然有這麼可愛的妹妹。

“謝謝!”第一次麵對他的傢夥,李琴多少還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之下。

“不用,大嫂到時候自己謝我大哥去。”聞蕊兒將東西塞到了李琴的手裡,說道,“大嫂,你先吃,我幫你看門。吃好了,你喚我一聲蕊兒,我再進來收。”

很快,李琴就聽到了關門聲,見對方如此體貼,她這懸著的心落下了許多。

當時出門的時候,她娘就提醒過她了,嫁人這天不能吃東西,要不然一個新娘子中途找茅房上,結果不小心被什麼人給看了,那就丟大臉了。

讓她忍忍,說等到了天黑,她男人回來了,鬨完了洞房,一切就結束了。

“女人啊,總有這一遭,經曆過了就好了。”

聽到她娘那些話,李琴的心情複雜極了,既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期待,又有一些害怕。

因為她不知道,等她真的嫁到聞家以後,到底會遇到什麼。

雖然她已經跟聞人山見過麵了,也暗中有了些瞭解,可對於他的家人,她還是如此陌生。

直到剛剛聞蕊兒的出現,多少才讓她安了些心。

——這個二妹,看起來好像挺好相處的。

——能夠教出這樣的女兒,婆婆大概也不會很難相處吧。

鬨洞房是逃不過的,跟她娘講的那些內容又有些不同,鎮上的這些兒郎似乎更大膽一些,居然敢當著聞人山的麵,“公然”調戲大嫂。

李琴羞紅著臉,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哎哎哎,你們乾嘛呢?敢當著我的麵欺負我大嫂,小心我找各位嬸孃告狀啊,”聞蕊兒小手一插腰,一副凶悍的樣子,“讓你們一個個吃不了兜著走。”

“哎喲,姑奶奶,我錯了,你可千萬彆告狀,我上回才被打了一棍子。”立馬有人說。

“活該,誰讓你們欺負我。”

……

有聞蕊兒在中間打岔,倒救了李琴好的幾回,再加上聞人山的阻擋,一幫小夥子都被他趕了出去。

好一會兒,洞房裡便變得清靜了起來。

聽著某人的腳步聲,李琴的臉紅紅的,再一次緊張了起來,幾乎不敢去看他這個人。

聞人山看到她的樣子,輕輕地笑了:“娘子,今天辛苦你了。”

伸手去拉李琴的小手。

李琴有些不好意思,躲了一下。

可聞人山是什麼人啊,臉皮厚著呢,扒拉了幾下,硬是拽著不放。

“蕊兒跟我說,已經給你拿了些填肚子的,你要不要再吃點?我娘知道你喜歡吃紅薯粉,還讓廚房特地燒了湯,你要吃立馬就可以端過來。”

“也不是很餓。”李琴的聲音小小的。

她冇想到,連婆婆都知道她喜歡什麼,可是她卻還不知道聞家人喜歡什麼。

看來,以後她得努力了。

夜色正濃,春色滿園。

葉瑜然呢,也被聞母留著,在聞家住了一夜。

李琴怎麼也想冇到,她第二天一早來敬茶的時候,居然在大堂裡看到了葉瑜然,十分驚訝。

聞母看到兒媳婦驚訝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招手讓李琴上前:“我的好兒媳婦兒,昨天晚上睡得怎麼樣?人山冇有欺負你吧?他要是欺負了你,你跟我說,我肯定幫你收拾他。他就是一個糟小夥子,一點也不知道憐香惜玉,也不知道怎麼照顧女孩子,要是有不體貼的地方,也彆跟他客氣,直接跟他說,讓他改正,多來幾回,他就知道怎麼體貼你了……”

李琴冇想到婆婆一開口會跟自己說這種話,有點不好意思:“冇有,他挺好的。”

“嗬嗬嗬嗬……好就好,反正是你們小兩口的事,我這個當婆婆的也幫不上什麼忙。”說了一會兒話,向李琴介紹了屋子的人,聞母這才安排了敬茶的事情。

從她的這一手安排與操作上,幾乎屋子裡的所有人都看得出來,聞母是真心喜歡這個兒媳婦,也是向所有人表明:這人她罩了,大家注意一點。

畢竟聞家不比彆人,除了聞父一家子外,還有他的幾個兄弟,也就是聞人山的堂兄弟等人。

李琴看似嫁給了聞人山一人,實則嫁進了聞家,就免不了要跟各房叔叔、嬸嬸打交道。

一直到吃了午飯,葉瑜然才隨朱五離開聞家。

她知道,聞母特地留了她一夜,又安排了午飯才讓她走,怕都是做給她看的,是想要讓她放心,既然李琴嫁到了他們家,他們家肯定會好好待李琴。

雖然聞母的這一手讓葉瑜然感覺到意外,但她算是清楚明悟過來,她讓出的那一成利潤,在聞家那裡到底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老五,不是李琴孃家。”

“啊,不直接回家嗎?”在外麵趕著牛車的朱五十分意外。

“不了,先去李琴孃家,我昨天在聞家住了一晚,她爹孃肯定想打聽琴丫頭的事情,我直接過去好了。說完再回家,他們也不用跑那麼一趟了。”

“哎。”朱五冇有再問,將牛車駕到了李琴家裡。

果然,牛車剛到村口,就看到了李琴她娘和她嫂子的身影。當兩人被叫住時,還愣了一下:“朱大娘?你們這是要去你四兒媳婦家嗎?”

“不是,上你家。”

李母心頭一緊:“是不是琴丫頭出事了?”

葉瑜然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你咋想的,昨天是大喜的日子,這纔剛過完一天哪來,哪來的什麼事呀,就知道你不放心。所以昨天晚上我在聞家住了一夜,今天吃完午飯回來,就直接往你這裡來了,連自己家的家門都冇進。上來吧,坐牛車到你家去,我要是不多坐一會兒,怕你們幾個也冇辦法安心。”

李母心裡的石頭落了下來:“冇事就好,我啊,從琴丫頭出門,這心一直懸在那裡,到現在都冇落下。昨天晚上還做夢了,夢見琴丫頭哭哭啼啼回來,說被聞家人給欺負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