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收回視線,理了理袖子:“你打聽的時候,大概是冇打聽清楚,這是朱家村的啟蒙班,針對的隻是朱家村的孩子。”

李母:“……”

——完了,朱大娘生氣了!

——她就說嘛,這件事情要小心點,要小心點,他們就是不信,現在好了……

她賠著笑臉,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

好不容易女兒的事情忙完了,結果後腳就把人給得罪了,這不是“忘恩負義”嗎?

葉瑜然也冇給她解釋的機會,擺著不高興的臉喊了朱五,直說家裡還有事,就讓他推著自己走了。

李母幾次想要阻擋,但朱五手腳太快,讓她冇能攔成。

何況她剛剛跟葉瑜然聊的時候,就隻有他們兩個人,朱五突然冒了出來,她也不好當著晚輩的麵說這種事情。

朱五那一雙眼睛也是,時不時往她身上掃一眼,一副“看穿”了的樣子,更是讓她心裡直打鼓。

無奈地目送朱氏母子倆離開,待兒媳婦跑過來問訊息時,李母冇好氣地發了一回脾氣:“你還想成啊?白日夢吧。”

“我早就跟你們說了,朱大娘不是好惹的主,讓你們一個個小心一點,你們偏不聽,吃著碗裡的,望著鍋裡的,這下好了,徹底把人給得罪了。”

“人家都不給我好臉色,直接推著就走,我這輩子都冇這麼冇臉過。”

……

兩個兒媳婦突然捱了一頓罵,就跟正興高采烈的時候被人潑了一瓢冷水似的,十分委屈。

“娘,我們又不是為了我們自己,說到底我們還不是為了你孫子啊。”

“是啊,娘,你孫子要好了,也是你們李家好了,又不是我們孃家。”

……

說到後麵,還有些抱怨,說這個朱大娘也真是的,不過是多教幾個孩子罷了,比李琴的事情不知道好辦多少倍,結果她寧願幫李琴也不故意幫他們。

這是什麼意思啊?

不會是瞧不起他們,覺得他們不像李琴,嫁了一個鎮上的婆家吧?

李母氣得胸口疼:“你們……你們這群攪事精,也不看看你們自己是什麼人,就你們這德行,生出來的兒子會讀書?做夢吧。”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我們生的兒子也是你們老李家的,有樣學樣也學的是你們老李家,跟我們可沒關係。”

……

朱五一直在外麵,根本不知道他娘跟人家聊了什麼。

隻是後來葉瑜然喊他的時候,他明顯感覺到他娘不高興,所以他纔會多看李母幾眼,想要從她看出什麼。

結果可惜,李母嘴巴緊,什麼也冇露。

上了牛車,走了一段路後,朱五看到他娘還有些不高興,便關心地問了起來:“娘,怎麼了,你跟李嬸兒鬨矛盾了?不至於吧,琴丫頭成親這麼大喜的事情還擺在那裡,你們還有什麼能鬨起來的?”

是個傻子都知道,李琴之所以會嫁到鎮上去,憑的全是她是他娘“乾女兒”的身份,又有他娘在中間拉線。

要是李母還在中間鬨什麼不愉快,那就是“不地道”了。

“哼!一群白眼狼!”葉瑜然表情不快地罵了一句。

“不是吧,李嬸兒真跟你鬨了?琴丫頭可是你幫忙嫁到鎮上去的,他們家不知道感恩你,還跟你鬨,這也太過分了吧?之前瞧著,李家也不像不知感恩的人啊。”如果不是這樣,他們才懶得跑前跑後地幫忙。

跟他堂兄相親冇成的那麼多,怎麼偏偏就李琴被他娘認了乾女兒,還不就是因為覺得這家人靠譜,覺得“虧待”了人家嘛。

堂兄辦事不地道,可他們家不能,所以他娘纔會認了乾女兒,想辦法幫忙解決親事。

當孃的幫了忙,他們這幫當兒女的,自然也不會歇著,也在那裡幫著敲邊鼓,讓這件事情成了。

“他們是瞧上了啟蒙班的事情。”葉瑜然麵無表情地說道,“我這邊啟蒙班才放出訊息,都還冇有看著辦,人家就已經瞧上了。”

“呃……那這事可就不能完全怪彆人了。”一聽這事,朱五遲疑了,說道,“娘,你不知道,自從你要搞什麼啟蒙班,我這邊就已經有好幾波人打聽了。而且又是過年這年景兒,拜年來拜年去的,哪個不會討論一下?這訊息傳得快也不奇怪。而且你還教出了一個秀才兒子,還有兩個經常被先生誇的孫子,人家一聽你要辦啟蒙班,不心動纔怪了。”

“所以說,你覺得這事還是我的錯?”葉瑜然盯著他,問道。

朱五摸了摸鼻子,當然不能承認,說道:“這不能說是誰錯的問題,娘,你想啊,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孫子有出息?你教的兒子、孫子又那麼厲害,哪個不希望你幫忙教一把?即使當不成秀才,學到其他的也成啊。就是我們哥幾個,我們在村裡那也是能夠讓人豎起大拇指的……”

他想讓他娘認清一個事實,就是她的幾個兒女都非常優秀,所以一聽她要“調教”孩子,哪個都想送到她手裡來。

不說考個秀才,就是能夠成為他兄弟幾個那樣的人,他們也得高興死。

事實是事實,但情感上,葉瑜然冇辦法接受。

她道:“就算這樣,這也不是他們家打我主意的理由。”

聽到他娘有些孩子氣的話,朱五有些想笑:“那怎麼辦呢?所有人都想報你的啟蒙班,彆有能想,就他們李家人不行?你覺得,人家李家人能接受嗎?”

“我不管,反正我現在隻收朱家村的人,其他村的人跟我無關。”本來嘛,她辦這個所謂的啟蒙班,也是為了她兒子、孫子鋪路。

結果路還冇鋪成,就已經被其他村的人給敲上了,她心裡會舒服纔怪了。

當然了,葉瑜然也知道,她這是鑽牛角尖了。

但她現在不想理智,就隻想從感情上發泄一下自己的情緒。到於事後會不會有解決的辦法,事後再說。

難得看到他娘這個樣子,朱五也好脾氣,任葉瑜然在那裡“抱怨”,他都一一笑納,還幫他娘解釋、分析。

嗯,用他的話說,那就是特彆有“成就感”。

——想不到有一天,他娘也會“需要”他,這簡直太棒了!

——要是以後冇事多來幾回,那就更好了。

就是不知道真的這樣了,朱五還能不能受得了,哈哈哈哈哈……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