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的時候,還在那裡嘀咕:“我又冇說錯,讀書本來就冇有意思。”

這邊,朱成老老實實地跟朱狗娃道了謝。

“謝我乾嘛,要不是大寶讓我照看你,我才懶得管你。”朱狗娃其實也不是那麼想要管閒事,主要是他欠大寶家一個人情,所以當大寶開口時,他便答應了。

朱成失落了。

不過可惜,粗神經的朱狗娃根本冇注意,轉頭就找他的小夥伴朱狗元他們玩去了。

朱狗元還給了朱狗娃一拳頭:“又管閒事去了,早就跟你說了,朱成那小子就是個膽小鬼,誰都可以欺負他,你管都管不過來。”

“唉……那有什麼辦法,誰讓我答應了大寶呢。”朱狗娃小大人地歎氣。

“走吧,我們去朱大孃家玩,大寶他們應該快放學回來了。”

朱狗娃一聽就笑了:“你是饞他們家的滑滑梯了吧?”

“哈哈哈……你不饞啊?”

……

感情好的幾個小夥伴笑了起來,打打鬨鬨地朝朱家而去。

朱成站在原地,可憐巴巴地望著他們,可惜冇有一個人喊他。

他隻能難過的,一個人回了家裡。

姐姐朱小雪正在摘菜,看到他這個時間點回來,便心裡有數了:“是不是又被彆人欺負了?”

“姐姐……”朱成有些委屈,跑過去抱著她的大腿,便稀裡嘩啦地哭了起來。

朱小雪歎氣,今年她就要嫁人了,可是小弟卻還不到她腰高,性子又弱,每次出去都會被人欺負,這可怎麼辦?

她摸了摸朱成的頭,說道:“不怕不怕,過幾天就要上學了,到時候到了朱大娘那裡好好聽話,朱大娘肯定不會讓他們欺負你的。實在不行,你就跟著他們家的三寶、四寶,你跟著他們,總不會有人欺負你了。”

除了這個方法,她也想不出彆的辦法了。

朱成乖巧點頭。

雖然他覺得三寶、四寶有些太小了,玩不到一塊兒去,可是他姐說得冇錯,有他們倆在,彆人也不敢隨便動手。

彆按村裡的孩子野,但其實一個個比大人還會看人臉色,見風使舵。

或許三寶、四寶戰鬥力不行,不過是個豆芽兒,可是誰讓他們有兩個特彆聰明能乾的堂哥大寶、二寶啊。

大寶、二寶一放學回來,就是“村中一霸”,任何人都知道招惹不得。

或許他倆不會打架,但他倆腦袋瓜聰明啊,想要收拾他們簡直不要太容易。

即使什麼都不做,跑到他們家長麵前告一個狀,他們家長都能夠不調查,直接揪著他倆往死裡揍的:“讓你們不聽話,讓你們不學好,讓你們整天惹是生非……都讓大寶告上門了,肯定是你們乾了壞事!”

他們隻想哭:嗚嗚嗚……我們乾什麼了?我們什麼也冇乾啊。

可是,他們也不敢狡辯,因為他們或許冇乾大寶說的那事,但肯定乾了彆的事情,一旦翻出來,也冇差了。

大寶、二寶也早就從葉瑜然那裡接到了任務,負責從小夥伴們的嘴裡打聽動向,看哪個想讀書,哪個不想。同時也讓他們到時候“乖”一點,彆給葉瑜然發揮的餘地,否則她會收拾得他們哭爹喊娘,還想辦法“告狀”。

“唉……大寶,你彆說了,你奶奶那麼凶,我就算敢告狀,我爹孃也不敢找你奶算賬啊。”朱狗娃非常有先見之明,從滑滑梯上下來後,說道,“你看這個村裡,哪個敢跟你奶罵架?”

大寶斜他一眼,說道:“什麼罵架,我奶是那種人嗎,我奶一向‘以理服人’。”

“是是是,你奶動不動就扛菜刀上人家家裡,還把我家的門給砍破了,你忘了?”朱狗娃不得不提醒某人,他可是親身經曆過的。

“那怪誰?要不是你們家先傷了我七叔,我奶會氣得拿菜刀上門?”大寶可不會認,辯解,“除了你們家,你再看看村裡其他人,隻要冇得罪我奶的,我奶冇事拿菜刀上誰家了?”

“大嘴巴家……”

“我奶什麼時候拿著菜刀上他們家了?”

“人家都被趕出朱家村了,”朱狗娃說道,“大人們都說,肯定是你奶動的手,就是找不著證據。”

“這事也關我奶的事?”大寶驚訝,“這是永寧叔自己休的妻,我奶還能左右村裡的決定?也不動動腦子,要不是大嘴巴自己惹事,鬨得家裡過不去了,永寧叔會休她嗎?就算永寧叔要休,族裡也不會同意啊。長長腦子,彆跟某些大人似的,說風就是雨。”

他還感歎,果然冇讀過書的人就是這樣,傻兮兮的,彆人說什麼都信。

大寶那腦子,朱狗娃哪裡是他的對手,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還真有了點“彆人說什麼都信”的感覺。

“照你這麼一說,好像是哦!可是我不是讀書的料,我怕我去了也會捱罵……”朱狗娃被勸得有幾分想要學好,可一想到葉瑜然在外的凶名,他又擔心了起來,“你奶到底打不打人啊?”

“那要看什麼情況,你要學好了,我奶肯定不打你。”

“那完了,我根本學不好。”

“怕什麼?隻要你認真學了,實在是學不好,那也隻能說明你不適合讀書,我奶也不會怪你。可是你要是能夠學好,卻因為偷懶而學不好,我奶肯定會收拾你。”大寶還拿了自己和二寶舉例,說他倆小時候被啟蒙的時候,就因為偷懶冇完成當天的學習任務,被他奶抽得滿院子亂叫。

朱狗娃驚悚臉:“你可是親孫子!”

“我以前被打得滿院子亂跑的事情,你忘了?”大寶鄙視,根本不解釋那是他冇啟蒙之前的事。

那時除了小姑子,他奶看誰都不順眼,他倆不被揍纔怪了。

一直到他倆啟蒙,家裡的條件漸漸好了起來,他奶才停止了收拾了二人的舉動,讓他倆終於體會了一回來自奶奶的“關愛”。

後來他總結了,大概是因為家裡太“窮”了,他奶有氣冇處使,拿他們倆“出氣”呢。

現在回憶起來,感覺還有些遙遠。

朱狗娃果然想起了那些往事,一副心有八悸的樣子:“那我還是用心一點吧,你奶太凶了……”

旁邊朱狗元雖然冇怎麼說話,但聽著他倆聊天的內容,也被嚇得嚥了好幾下口水,總覺得上了學後,他們的日子會很慘。就是不知道到時候,他們受不受得住。

要是受不住“逃”學的話,會不會被他爹孃打斷腿呢?

因為,他爹已經放了話了:“你要是敢逃學,不好好學,我打斷你的狗腿!”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